他愈吻愈深,轻车熟路地用唇舌一寸寸撬她的朱唇,他的力道遒劲又蛮横,如狂风暴雨般,不断地侵略战争境地。纪宁宁的大脑一片混沌世界,她想用力房门他,身体却不受以及控制般越靠越近纪嘉嘉的大脑一片混沌,她想要用力推开他,身体却不受控制般越靠越近。。...

他愈吻愈深,轻车熟路地用唇舌一寸寸撬开她的朱唇,他的力道苍劲又霸道,如狂风骤雨般,不断侵略境地。

纪嘉嘉的大脑一片混沌,她想要用力推开他,身体却不受控制般越靠越近。

“走,去对面搜!一群废物!”

楼道外的一阵嘈杂声将纪嘉嘉拉回了现实。

她用尽全力试图推开眼前的这个男人,却是徒劳。

直到室外的声音消失殆尽,男人的动作才停下,他一把推开了纪嘉嘉,眼底却掠过了一丝迷离。

明明是他突然闯进来,占了自己便宜,现在他却是一副无辜的样子,他有没有搞错啊!

“你这个混蛋!”

纪嘉嘉一脸懊恼,举起手就要扇过去,猝不及防被他一把抓住,她的手放上本就有伤口,现在更是使不上力气。

一个趔趄,险些跌入男人的怀里。

“我看你嘴上说不要,身体却挺享受的嘛。”男人的嘴角邪魅地向上勾起,一双琥珀色的眸子深沉却无害。

“不要脸。”

纪嘉嘉用手硬撑住墙面,语气冰冷刺骨。

“哒哒哒……”

一阵突兀的巨响。

纪嘉嘉蹙了蹙眉头,望向窗外,那么偏僻的地方怎么会有直升机?

直升机盘旋在对面的楼顶,探灯四处搜索,狂风骤起,四周的住户纷纷探头出来,却没有一个人敢多嘴。

毕竟这样的进口飞机不是政府的高层就是黑帮的头目!

纪嘉嘉来不及反应,便看见男人侧身一卧,躲进了床底,还不忘扯下被子丢在纪嘉嘉的身上。

他眼底一沉,伸手做了一个手势示意她趴下,纪嘉嘉愕然,身体却很配合地匍匐在地上。

“你最好别出声,如果他们发现了我,你也活不了了。”

男人眉头皱起,用低哑的声音说道,口气却分明是命令的口吻。

纪嘉嘉死死地咬着嘴唇,紧紧地攥着被子,这个男人的话并不像是在开玩笑。

现在可不是逞能的时候,要是对面的人发现了他,说不定自己的小命当真不保了!

直升机下走下一群穿着雇佣军服的男人,个个身材魁梧高大,他们戴着夜视镜,用某种小语种交流着。

纪嘉嘉听话地趴着,大气不敢出,却发现自己手拽着的地方有些湿润。

她低头,定睛一看,是血迹!

自己伤口上的血早就凝固了,她敢肯定,这个男人受伤了。

那群男人来回踱步,却没有收获只好放弃这片区域,回到直升机上离开。

男人这才从床底爬出来,他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支微型的设备,按下按钮射出一束光,他细细检查了一番。

还好,没有留下血迹。

“他们肯定还会到处找你,你快逃吧。”

纪嘉嘉松了一口气,压低声音说道。

“你有医药箱吗?”

男人微微抬起眼眸,慵懒地扫过她的脸庞,用清隽的声音说道。

纪嘉嘉眉头紧锁,没有好气地说道,“你是嗑药了吧,刚才才占了我便宜,现在还指望我救你吗?”

男人并没有丝毫不好意思的样子,反而异常的冷静,他压低声音,缓缓说道,“我要是死在这里,恐怕你更不好处理吧。”

看着这男人理直气壮的样子,纪嘉嘉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她灵动的桃花眼死死盯着男人双眸,眼底竟是怒气。

占了自己便宜不说,还这么不知羞耻,一看就知道是情场老手!不过似乎,他长得还挺好看的。

男人一愣,还从来没有女人敢用这种眼神看他。

不过仔细一看,这女人面容精致,特别是那双水灵的桃花眼,看久了仿佛能把人的魂魄勾去。

但他可不是一般人,也同样直勾勾的盯着纪嘉嘉。

两人僵持了两分钟,纪嘉嘉最终败下阵来。

他说的对,要是自己家里有个死人,她有一百张嘴也说不清。

纪嘉嘉转身向客厅走去,到处翻找了起来,嘴里还不停抱怨着。

男人听着客厅“叮叮咚咚”的动静,原本以为这女人的装备有多齐全。

可当纪嘉嘉出现在他面前,手里只拿着一版消炎药时,男人彻底无语了。

“你难道不知道我在流血?”男人挑眉,用讥诮的语气说道。

纪嘉嘉挠挠后脑勺,慢吞吞的说:“看你这么生龙活虎,还能跟我互怼,感觉伤的也不是很重嘛,男人流点血不要紧……”

话还没说完,纪嘉嘉感受到男人灼热的目光,似是要把她吃了一样。

纪嘉嘉打了个寒颤,弱弱的问,“你需要什么,我马上给你找。”

男人眼睛一闭,天呐!这女人是白痴吗?

眉头皱起,一个极其不悦的声音响起在纪嘉嘉耳边,“酒精,纱布,剪刀,胶布。”

纪嘉嘉“哦”了一声,又去客厅翻找起来。

奇怪,自己为什么处处都听他的?

不管了!现在最重要的事让他赶快处理好伤口后赶紧离开。

刚才那一帮人说不定什么时候会搜查到这里,要是连累了自己,那可就不好了。

十分钟后,纪嘉嘉抱着男人需要的东西来到他面前。

男人撇了一眼,问,“酒精呢。”

“呃……没找到。”

“双氧水?”

“没有。”

纪嘉嘉能感受到男人身后升起的怒气,他那如修罗一般的气场,让周围的空气都开始慢慢凝固。

“酒呢?”男人的语气不耐烦到了极点。

“我又不喝酒,哪里来酒!”

纪嘉嘉终于忍受不了了,夜闯民宅的是他,占自己便宜的是他,现在怎么自己还成了做错事的那个人?

似乎是感受到了纪嘉嘉的不悦,男人眼睛微眯,一双好看的丹凤眼看着眼前懊恼的女人。

他正要说些什么,女人转身走到厨房,三十秒后手里多了一瓶老陈醋。

“只有这个了。”纪嘉嘉不满的将老陈醋放到男人面前。

我靠!有没有搞错?老陈醋能消毒!?

男人气的脸色发白,他还从来没有被人这么对待过。

不过看着眼前这女人的架势,自己要是再提什么过分的要求,说不定真的会被赶出去。

“给我打火机。”

男人说完,拿了些桌子上的东西,摇摇晃晃的走进了卫生间。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偶像文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醉爱花丛懒回顾”,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