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第3章 美艳女人

这也太怪异了吧?除了,眉心之中的那龟壳上面,可分八个小格,每个小格上面都有四个字,分别为1是:风水堪舆,卜卦星象,奇门医道,阴阳术数。四个小格,仅有风水堪舆和卜卦星四个小格,只有风水堪舆和占卜星象是亮着的,另外两格是灰暗的。。...

无相神算

推荐指数:10分

《无相神算》在线阅读

这也太诡异了吧?

还有,眉心之中的那龟壳上面,分为八个小格,每个小格上面都有四个字,分别是:风水堪舆,占卜星象,奇门医道,阴阳术数。

四个小格,只有风水堪舆和占卜星象是亮着的,另外两格是灰暗的。

刚刚脑海里浮现那一行字,算出王坤会有横财天降,陈歌记得是“占卜星象”的小格中闪过了一丝光芒。

占卜星象,根据正易心法的解释,分为占卜术与星相学,其实里面的学问很深奥,很玄妙,在古代一般是占卜请神和为帝王查看星象变化的。

也只有帝王,皇室贵族才有资格。

但是随着时代的发展,人们的急功近利,很多古老的智慧都失传了,慢慢演变成世俗中简单的算命看相。

陈歌以前是不信这些的,但是现在,他有些信了。

龟壳上显示张翠兰今天天降横财,结果真的中了五百万,这世上哪有这么巧合的事情?

而且,他熟读历史,纵观五千年上下的历史,大多数朝代,英明神武的皇帝,都极其信奉鬼神。

比如秦始皇,汉武帝,赵匡胤,难道这些帝王他们傻吗?

这个世界上,总是自作聪明的人多,真正聪明的人少。

笃,笃,笃!

这时,店铺的门敲响了。

“进来。”陈歌的思绪被打断,有些不快。

门打开,走进来的是个美艳女人,身后跟着一个黑西装男子。

这个女人脸蛋很精致,穿着贵气,气质出众。

她戴着太阳眼镜,穿着一身火红色的长裙,后背裸露,胸前,雪白如玉的脖颈下是深长的事业线。

虽然穿着长裙,但是更衬托出玲珑曲线,还有那盈盈不足一握的纤细腰肢。

一双雪腻的美腿下,踩着的是红色的高跟鞋。

黑西装男子似乎跟电影里的保镖一样,立在门外,顺手把门带上了。

而美艳女人丝毫没有客气,直接坐到了桌前,点燃了一根女士香烟,随后看着陈歌,道:“小先生,刚才我都看到了,你算的真的准吗?”

“费用一万,不准退款。”陈歌笑了,故意报出了个高价。

他从来没打算变成二叔那样的神棍,靠算命看相混吃饭,而且,这职业传出去除了不好听,只怕会让老大,老二他们几个笑话死。

报这么高的价格,他只想吓退面前的这个美艳美女。

但是没想到,美艳女人直接从随身的坤包里拿出了一摞红色钞票放在桌上,淡然道:“麻烦你帮我看个全身相,就算不准,钱也是你的。”

说着,美艳女人就直接站了起来,露出了纤细的腰肢以及傲人的双峰,看得出来,她是经常健身,刻意保持着身材。

“小先生,衣服要不要脱掉?”美艳女人问道。

“呃,不用!”

陈歌愣了一下,回过神来,脸上有些羞红,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看到女人的身体,尤其是这样的美艳女人。

再脱衣服的话,他怕自己承受不了。

而且,看相,他自然是不会的。

正易心法上面,记载了许多看相的要诀,他虽然看得懂,也记得住,但是真正面对人,他还是一知半解。

相法,也不是看几本书就能会的。

不过还好,他有那块破裂的龟壳。

陈歌回忆了一下,当时他能看出张翠兰会天降横财,是盯着张翠兰的脸看了一会儿,然后那龟壳上“占卜星象”的格子,亮起了一道光芒的。

当即,陈歌抬眼看向美艳女人的脸。

不得不说,这是一张极其精致的脸蛋。

柳叶眉,睫毛很长,瓜子脸,红唇上粉色的唇彩十分诱人。

再往下,如玉般的脖颈下面隐约能够看到一抹雪白。

好像有点不对劲!

陈歌定了定神,不敢再往下看。

嗡!

这时,他的眉心一动,脑海里的龟壳之上,“占卜星象”的那一块格子,再次缓缓的浮现出了一行字:

“柳倾城,祖籍江南,1986年生,寿元92载,此女天生白虎相,克夫克子克亲,任何男子接触到她便会走霉运,生灾祸。第一任男友,被高空坠物砸成植物人,第二人男友在酒店触电身亡,第三任,死于车祸。三日之内,必有血光之灾,欲要化解……”

看着龟壳上的这行字,陈歌不禁有些瞠目结舌。

天生白虎,连交了三个男朋友都遭到了不幸,这命格也太狠了!

关键是,那龟壳后面的化解之法并没有显示出来。

陈歌有些头疼。

“小师父,怎么样?”柳倾城看到陈歌皱眉,连忙问道。

“柳小姐,你这命格有些特殊,所以才姻缘多舛。而且,三日之内,你身上必有血光之灾。”

听到这话,柳倾城倒是不惊讶,反而眼神之中露出一丝欣赏之色,看着陈歌,问道:“小师父,那该怎么化解?”

果然,麻烦来了!

陈歌沉吟了一声,道:“柳小姐,恕我直言,天生白虎相,克夫克子克亲,很难直接化解。不过我倒是有个法子,可以帮你慢慢化解,但要去你的住处看一下才行。”

柳倾城有些着急,说道:“那好,我们现在就去。”

陈歌摇摇头:“今天不行,我还有事,明天一早你再来,我过去看看再决定用什么法子化解。”

今晚班里还有聚会,他也不好缺席。

而且,这化解的办法,他还没有想好。

柳倾城想了一下,又道:“好,那就拜托了。对了小师父,我能加你的微信吗?”

“可以。”

面对美女的要求,陈歌自然不忍心拒绝。

柳倾城的微信名字叫做倾城国际,陈歌好像听过,这似乎是哪个大集团公司的名字。

叮!

正愣神的功夫,柳倾城居然直接转账过来了五十万,道:“小师父,这是定金,明天一早我派人过来接你。”

柳倾城做事雷厉风行,根本不给陈歌拒绝的机会,转身就走了。

陈歌一脸懵逼,算命看相真这么赚钱?随便说了几句话,五十万就到手了?

……

一辆银色的奔驰商务车内,柳倾城坐到了后面,黑西装男子开着车,忍不住说道:“柳总,哪有算命师傅这么年轻的,那小子好像是个骗子,先前你看到的,肯定都是托。”

柳倾城微微皱眉:“你是觉得我傻吗?我还没有开口,他就知道我姓柳,难道你觉得我也是托?开车!”

“啊,是,柳总!”

柳倾城本来是对陈歌有质疑的,但是听到陈歌称呼她“柳小姐”的时候,她就知道这个年轻人不是骗子。

两个人是第一次见面,而且,他还知道自己是天生白虎。

光这两点,就足以证明了陈歌是有真本事的。

所以,柳倾城才敢大方的转账过去五十万。

她也知道,像陈歌这样的人物,是视钱财如粪土的,没看到收到五十万的时候,眼睛都不眨一下的。

但是不给钱,她心里不安,万一大师不给自己化解了怎么办?

其实这是柳倾城理解错了。

陈歌完全是懵了,第一次见到这么多钱,他还没反应过来。

冷静了片刻,陈歌还是收了那五十万,因为他有把握,帮助柳倾城改变那克夫克子的命格。

天色不早了,陈歌也没有打算再给人算命看相。

他想要的是小富即安,五十万已经足够他生活很久了。

关了店铺,陈歌难得奢侈的打了个出租车,直奔温莎ktv。

温莎在江城算是最高档的娱乐场所,一般的学生肯定是消费不起的,但是订在这个地点,自然是班里的富二代刘洋的手笔。

陈歌与刘洋有些过节,如果不是因为导师林清雪在学校里对他多加照应,他是不愿意来的。

车子停在了温莎门口,陈歌刚下车,迎面一辆宝马也开了过来,从车里走下来一对年轻男女。

男的正是刘洋,而那女的叫冯蕾,是他的新女朋友。

一看到陈歌,冯蕾便阴阳怪气的说道:“哟,陈歌可以啊,今天都舍得打车来了?”

刘洋更是不屑的扫了陈歌一眼,讥讽笑道:“嘿嘿宝贝,这你就不知道了吧,在穷人的眼里,打车都是很有面子的。对了,我请他了吗?”

冯蕾长相不错,打扮时尚,说起话来却是尖酸刻薄:“好像没有吧,不过算了,都是一个班的,总得给人一个蹭饭的机会嘛。反正多一个人也不多,就当是可怜乞丐了。”

刘洋笑了,伸手揽住冯蕾的腰肢,道:“宝贝,我就喜欢你的心地善良。”

看着这两人在自己面前演戏,陈歌却很冷静,这种事情,他不是第一次经历,刘洋仗着家里有钱,几次羞辱陈歌都忍了。

不是他怕,而是因为,钱是男人的胆。

但是这一次,陈歌并没有打算忍。

他目光盯着刘洋,淡然道:“你是金命,虽然命中富贵,但是火克金,富贵之中带着凶险,下半辈子会很落魄。所以,得意时不要太张扬,不然落难的时候,会很凄惨。另外,奉劝你一句,从你的面相上看,今晚你会有破财之灾。还有,同学一场,提醒你一句,你最好抽空去趟医院,检查一下身体,要不然很容易英年早逝的。”

“你说什么?!”

刘洋懵逼了一下,随后反应了过来,脸上大怒,陈歌居然敢说他有牢狱之灾,还叫他去检查身体,这不是诅咒自己死吗?

想起一年前的事情,新仇旧恨涌上心头,刘洋的怒火一下子被激起来了。

当即,他上前一步,眼神凶狠的盯着陈歌,破口大骂道:“草泥马的,你一个乡下琼鼻,老子是看你可怜才没有赶你,凭你的身份,你有资格来温莎吃饭吗?给脸不要脸的东西,还敢说我有破财之灾,英年早逝,陈歌,你特么是想找死了吧?”

刘洋的声音很大,立刻引来了许多围观的人。

陈歌却是脸色平淡,道:“信与不信在你,我是看你可怜,同学一场,才提醒你几句,不爱听当我没说过。”

刘洋差点气乐了:“看我可怜?哈哈哈,冯蕾,你说他特么的是脑子进水了还是发神经了?”

冯蕾也一脸鄙夷的看着陈歌,语言恶毒道:“刘洋别理他,他就是纯粹的自卑,心里嫉妒,故意诅咒你的。这种穷鼻,最喜欢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了,真是活该倒霉三代,穷一辈子。”

“老三,你怎么这么早就到了!”

刘洋还想再奚落陈歌几句,后面,张恺和束阳来了。

束阳也是陈歌一个宿舍的兄弟,因为年龄最大,排行老大,家里有些背景,听说束阳的父亲是江城的大官。

也正因为如此,刘洋一直不敢在明面上对陈歌怎么样。

看到这两人,刘洋冷哼一声,便是搂着冯蕾进了温莎。

束阳也看到了刘洋,走过来一拍陈歌的肩膀,问道:“老三,刘洋是不是又为难你了?”

陈歌摇摇头:“没有,我们进去吧,跟林老师打声招呼,尽量早点走。”

张恺说道:“也是,这狗币请客吃饭,就算是五星级大酒店也没啥意思。等下走个过场,咱们兄弟三个去外面聚聚。”

考古专业比较冷门,所以学生也少,班里一共也就二十几个人。

温莎的一个大包房里,摆成了两桌,空间还很开阔。

陈歌与束阳,张恺坐在一起,等了半天,却没不见导师林清雪。

这时,刘洋站了起来,端着一杯红酒,笑道:“同学们,林老师突然有事今晚说过不来了,不过没关系,这是我们大学四年的最后一个学期,为了友谊,我们干杯!”

冯蕾也站了起来,一脸骄傲的说道:“今天全场消费我们家刘洋包了,大家想吃什么,随便点啊,不用客气的。”

“刘少真是豪爽啊,对我们这些同学也仗义,每次出来聚会都是他买单。啧啧,这次可是温莎,刘少,这一顿下来至少也要万把块吧?”

“切,万把块?没见过世面,据我所知,温莎最差的一个包房费用都要一万八。我们这里叫帝王厅,包房费用至少三万八起步,再加上这些红酒,少说也快十万了。”

“就是啊,也就我们刘少请得起,让我们跟着享福。不过说到享福,还是我们冯蕾嫂子啊,郎才女貌,天造地设的一对啊!”

众人纷纷起身,举杯,吹捧着。

他们大多都是普通的家庭,哪里比得上刘洋这样的富二代,温莎这种档次的地方,他们能够来一次,感觉脸上很有面子,以后至少可以拿出去吹嘘了。

所以,这些人对刘洋很感激,也很恭敬,崇拜。

听着众人的赞誉,刘洋面露笑意,心里很满足。

冯蕾更是得意无比,为自己有这样的男朋友而骄傲,她甚至恨不得马上毕业,嫁给刘洋。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偶像文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无相神算”,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