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倩羽轻轻地吁了口气,别过脸望向窗外,街上熙熙攘攘的路人,清韵古色古香的店铺在灯火的映照下别有一番韵味,茶楼酒坊门庭若市,貌似比蜀国的街市要熟络繁华热闹的紧。随着马车的快随着马车的快速行驶,酒楼茶坊一一掠过,取而代之的是华贵风韵的亭台楼宇,一道道宫墙映入眼帘。。...

白倩羽轻轻吁了口气,别过脸望向窗外,街上熙熙攘攘的路人,古香古色的店铺在灯火的照耀下别有一番韵味,茶楼酒坊门庭若市,倒是比蜀国的街市要热络繁华的紧。

随着马车的快速行驶,酒楼茶坊一一掠过,取而代之的是华贵风韵的亭台楼宇,一道道宫墙映入眼帘。

“爷,凤翎宫的宫门到了!请王爷王妃移步!”

追风恭敬的将马车停在凤翎宫的宫门口,等待着独孤冷宸的吩咐。

“恩!你们先离开吧!”独孤冷宸沉声应了一句,躬身走出车厢,利落的跳下马车。

当白倩羽走出车厢时,望着马车前挺拔高大的宸王爷正扬着那修长分明的大手接应她时,不禁眸色一顿,这男人还真是面上功夫做到了极致,许是看出了白倩羽的迟疑,独孤冷宸剑眉微蹙,风和日丽的俊颜绽出一丝裂纹。

手轻轻搭在他那微热的手掌上,那虎口略带剥茧的粗糙摩挲着她细嫩手,她不禁缩了一下,却还是被他牢牢抓在手中,再次抬眼,她望着一辆暗红花纹的华贵马车也停到了宫门口。

那车前的两个琉璃灯笼上有白家的标志,白倩羽暗自猜想着那马车上下来的老者身份,她不动声色的望了一眼身旁的独孤冷宸,他正用探究的目光看着她。

白倩羽心中一直叨念着,若是认识她的人一定会唤她,若不是,她也不要先打招呼,无视....才是王道。

“王爷,这里天冷,我们走吧!”

白倩羽淡淡勾唇一笑,她反手握住独孤冷宸的手,明显感觉到那身体的主人身形顿了一下,却随着她的脚步,快速走进了宫门。

“还真是无情,自家的爹爹见了面都不准备打招呼了吗?”

他倾身,凑在她耳畔用仅有两人才听得到的声音说着。

“嫁鸡随鸡嫁狗随狗,他将我嫁入宸王府的时候就应该知道!”

“白家的二小姐,倒是比白晋更加心硬!”

白倩羽侧目,许是独孤冷宸还未来得及直起身体,那娇媚软糯的红唇不经意间擦过独孤冷宸面颊,他僵着身体,干咳了一声,匆匆分开。

长长的甬道上,徒留尴尬的两人,各怀心思的朝着宴会殿宇走着,往来宫人纷纷行礼,独孤冷宸随意抬了抬手算是应了。

凤翎宫

文武百官跪伏在剔透冰石铺就成的大殿之上,屏息凝神,迎接着崇武帝孤独冷骏。

那琉璃盏将夜宴点亮,白倩羽随着众人匍匐在地,她好奇的抬起头,却望见宸王笔挺的站在殿中,冷素淡漠的俊颜在宫灯的照耀下越发丰神俊逸。

当崇武帝一席玄黄色龙袍出现在大殿上时,众人整齐划一的山呼万岁:

“恭迎王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众卿家平身吧!今日宫宴大家不要拘束!”

“谢陛下!”

宴坐的官吏按照品阶以此落座,丝竹管弦声响起,舞姬们翩翩起舞。

昌邑国使节二人自殿外,两人都穿着番邦骑装,带着皮貂帽,意气风发的行至殿中,对着崇武帝抱了抱拳算是见礼了。

“昌邑国左鸢、裴黎,参加崇武帝,陛下金安!”

“小小外邦蛮夷,见我王上,为何不跪?”

礼部尚书耿春秋一脸的温怒,对着那两个使节喝怒着。

宴会气氛一下子变得很微妙。

“呵呵,昌邑国使节并无不妥,吾等受昌邑王之嘱托,特来献上朝贡,吾等自幼只跪吾主、神明、祖先,他人一概不跪!”那左鸢使节梗着脖子,挺直腰板,倒是一副傲骨铮铮。

“放肆,小小昌邑国,胆敢如此无礼!”

大司马白晋将手中的酒樽戳在餐桌上,一脸怒气的呼喝着。

“众位勿恼,裴黎还跪智者,只要在座众人能解开裴黎的题,吾等自然臣服跪拜!”

那唤作裴黎的男人一身黑衣袖口禄口也缀着明黄缎边儿,帽檐下一双鹰眸藐看众臣。

热络的气氛,凝结成冰。

白倩羽冷眼看了眼身侧兀自自斟自饮的独孤冷宸,不禁暗生佩服,他倒是真沉得住气。

“这裴黎使节口气不小,孤王倒是想要听听是如何的难题!”

崇武帝面色如常,温润的笑容挂在唇畔,只是那笑并不及眼底。

“素问北周朝人才济济,国富民强,这染织技术更是高超,裴黎想染一匹布料,不知道可否能有?”

崇武帝:“你想染什么颜色呢?”

裴黎说:“我要染的颜色很普通,它不是红色,不是黑色,不是蓝色,不是黄色,也不是绿色和灰色,更不是……”

崇武帝:“可是白色?”

“不,连白色也不是!你明白了吗?”

裴黎说完,狡黠地眨着眼睛:“那是一匹裴黎心上的布,不知道崇武帝可否赏赐给外臣!”

他语毕,众臣便开始议论起来,细细弱弱的声音一下子盖过了丝竹管弦之音。

礼部尚书耿春秋:「这番邦蛮夷纯属刁蛮,怎么会有这种要求?」

兵部侍郎叶熠:「这是来挑衅的,哪里有什么颜色都不是的布料!」

“你觉得呢?有答案吗?”

白倩羽侧目,她真的猜不透眼前这个冷面王爷的心思,他闲适的品着酒,与生俱来的高贵让人高不可攀。

“一个存心来挑衅的使者,需要给他答案吗?本王的金戈铁马会给他答案!”

他扬了扬酒樽,一饮而尽,那眼底的冷冽掺杂着嗜血的光芒。

白倩羽瘪了瘪嘴,她本想借此机会要一个交换自由的条件,现在看来这铁腕王爷根本不买账.....

崇武帝眯着眼,扫过众人:“众位爱卿,可有知晓的?”

他一开口,大殿一下子安静了不少,刚刚还呱躁的众人,大气都不敢喘了。

群臣一脸素白,谁都不给抬头,崇武帝清冷的目光瞥了一眼众人最终落在了独孤冷宸的身上:“宸王见识广博,可有答案?”

“臣弟无解!”

独孤冷宸倒是磊落,他话音刚落,众人皆是眼底一松,暗自窃喜,连宸王都不知晓,那么定然是无解的。

殿中,裴黎勾了勾薄唇,那狭长清澈的桃花眼,闪过一抹得意的笑。

“臣妾白倩羽,想试一试!”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偶像文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冷王绝宠俏妃颜”,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