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倩羽舔了舔发涩的唇角,倏地站起身,迎上众人深入探究的目光,款款驶至殿中,她明显觉得到身后(独孤冷宸的凌冽目光,却依旧腰板了背脊,她仅有这一次机会了,获得新生自由的的机会“哦?”崇武帝低沉稳重的声音,那长长的尾音,让人心弦一颤,听不出任何喜怒:“既然宸王妃可解,那甚好!”。...

白倩羽舔了舔干涩的唇角,倏然起身,迎上众人探究的目光,款款行至殿中,她明显感觉到身后来自独孤冷宸的凛冽目光,却依旧挺直了背脊,她只有这一次机会了,重获自由的机会。

“哦?”崇武帝低沉稳重的声音,那长长的尾音,让人心弦一颤,听不出任何喜怒:“既然宸王妃可解,那甚好!”

白倩羽这才望向裴黎,温和一笑,她本就秀雅绝俗,一双灵动乌黑的眼眸顾盼之间宛若清水:“使节这匹布,倩羽倒是可以照您的意思染,保证让你满意。”

裴黎惊讶地问:“什么?你真的能染我的布?那我什么时候来取布呢?”

白倩羽俏皮一笑,她一本正经的背着手:“到了那一天你就来吧!哪一天呢?不是月圆,不是月缺,不是寒冬,也不是春夏,不是白天,更不是夜晚……”

裴黎认真听着她的话,压了压眉梢:“哦?那是秋天可做好?”

白倩羽提笑着说:“不,连秋天也不是!到了那一天,你就来取吧!”

大殿之上,一片隐忍的笑意,众人没想到这白倩羽如此认真的调侃,勇敢且机智的以彼之道还施彼身,就连孤独冷宸都不由的眸色一暖,看白倩羽的目光都含着几许激赏。

“你....”裴黎一时语塞,他面色变了又变,最终还是仰天大笑:“哈哈,你很聪明,那我再来问你,这天上的星星有多少颗?若是你还能回答,我便服你!”

白倩羽抬眼看着那一脸皎洁的冷峻男子,她眨了眨眼,煞有介事的朝着殿外走去,在众人不解的目光之中,她又款款走来,衣珏环配随风飘摇,那月华般的面容更加清丽脱俗。

“回使臣,今夜这星辰是14233颗!”

“噢?敢问,你从何而知?”裴黎追问。

“这是我北周朝的心算技艺,不可外传!”

白倩羽扬唇一笑,掩不禁的古灵俏皮。

“怕是姑娘随便说一个数,我们也是无从考证的!”裴黎温怒。

“14233这个数,倩羽可没有诳语,若是您不信,倒是可以派人数一数!只是月有阴晴圆缺,星辰也有变幻之时,还请您尽快考证,还倩羽一个清白!”

裴黎一时语塞,他再次打量了一下眼前的女人,一身翠玉色的拖地长裙,宽大的衣摆上绣着粉色的花纹,臂上挽迤着丈许来长的烟罗紫轻绡。芊芊细腰,用一条紫色镶着翡翠织锦腰带系上,轻盈又绝美。

清丽脱俗的白倩羽,他不禁眼前一亮,没想到在这北周王朝之中还有如此胆识过人、机智无双的女人。

“裴黎甘拜下风!”裴黎单膝跪地,对着崇武帝行了礼,身旁的左鸢也心不甘情不愿的跪拜。

“免礼吧!我北周不仅人才济济,昌邑使节不要妄自托大,否则我北周的铁骑也很强悍!”

崇武帝扬眉吐气过后,望着白倩羽倒是更加温和几分:“传闻白家的二小姐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没想到这机智更堪称表率,说说吧!孤王该如何赏你!”

机会来了,白倩羽心下窃喜。

“王上,臣妾不敢居功,一切都是因为我家王爷!”白倩羽一脸的温婉,心下却起了一层鸡皮疙瘩:“臣妾想求王爷许臣妾一个愿望,这件事,也是只有宸王爷才能允诺!”

话音刚落,白倩羽便瞥见独孤冷宸看着她的目光更加冷冽了几分,她那满面红润娇怯的表情被冻结在当场。

“噢?看来你们这新婚燕尔的小夫妻还真是感情甚笃,那就请宸王替孤王好好允诺一个愿望吧!”

“诺!”独孤冷宸纵然千般不愿,却迫于崇武帝的压力,倒也不敢多言。

热络的气氛再次凝结,白倩羽翩翩落座,孤独冷宸难得温柔的提她布菜:“你究竟要做什么?劝你别玩火!”

“宸王爷说笑了,您现在可是欠着我一个愿望,别食言哦!”白倩羽笑得有恃无恐,她现在看着独孤冷宸的冰块脸竟然觉得不这么怕了。

不远处,一道火热的目光始终追随着白倩羽的一颦一笑,裴黎侧目与左鸢低语了一句,便拿着酒壶,举着举杯朝着宸王与白倩羽走了来。

“宸王妃,裴黎敬您一杯,在这北周朝之中,裴黎有幸能与这么绝美聪慧的女人一见,真是人生幸事!”

裴黎轻佻佻的语调,丝毫没有将宸王放在眼中,他目光热切的胶着着白倩羽,她用余光都看出了身旁冷面霸王的面色又暗了几分。

“本王的王妃不甚酒力,这杯酒还是本王代劳吧!”

白倩羽刚刚接过裴黎手中的酒杯,却被孤独冷宸劈手抢了过去,她一脸诧异的看着身旁独孤冷宸,他唇边带着一抹弧度,美丽妖治中有着深深的宠溺。

她一定是看错了,他这副模样是在要与她上演鹣鲽情深的戏码吗?

好吧!她从了。

“嗳~宸王爷,这是我敬王妃的酒,若是您要喝,恐怕是要用这个了!”裴黎邪魅一笑唇红齿白,文雅之中有着几分不可拘泥的粗野,他扬了扬手中的酒壶:“这个才能配得上铁骨铮铮的宸王爷!”

“呵呵!既然使节如此看重冷宸,来人啊!换一个酒器!”

“是!王爷!”宫人们低眉顺眼的将大酒碗分别递给了宸王与裴黎。

一阵推杯换盏之后,白倩羽半张着红唇,目光流转在裴黎与宸王之间,这不是宫宴吗?怎么画风突变,成了喝酒大赛吗?

又是一碗,独孤冷宸面不改色的朝着裴黎扬了扬碗底:“裴黎,本王这酒量你可还满意?”

“呵呵,王爷海量!”裴黎悻悻然的摸了摸鼻子,再次回座:“启奏崇武帝,这次外臣除了进贡给北周的布匹、牛羊,还准备了几名佳丽,进献给崇武帝。”

“恩!昌邑王有心了!!”

酒席之上,杯光交错,白倩羽百无聊赖的吃着水果,时不时用餐桌上的银质袖刀切着羊腿,惬意又自在,她见独孤冷宸的注意终从她身上移开的时候,悄悄拿起小酒杯,小口轻酌了一口,香甜软糯,她桌上的是桂花酿,专门给女宾的酒。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偶像文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冷王绝宠俏妃颜”,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偶像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