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好深的水……救救我她……她会游泳……有也没人救救我她……非常强烈的无法呼吸感席卷而来,舒然猛然睁开眼睛眼,汗水了湿了满身,她低沉的呼吸着,下意识的四下看了看,看见自己现在的“妈咪,你做噩梦了吗?”。...

水……好深的水……

救救她……

她不会游泳……有没有人救救她……

强烈的窒息感袭来,舒然猛地睁开眼,汗水已经湿了满身,她急促的呼吸着,下意识的四下看了看,看到自己现在正在飞机机舱内,不在水中时,她才长舒了一口气。

“妈咪,你做噩梦了吗?”

耳边,糯糯的童音响起,手被人紧紧攥住,舒然扭过头,看到坐在自己身边乖巧的儿子舒思源,她反手握住他的手,然后抿着唇笑了笑,没有说话。

六年前,滕珏派人送她去滕家的那辆车在半路出了车祸,她坠入桥下湍急的江流中,被冲出了好远。

她不会游泳,在失去意识的最后一瞬间,她以为她的这一生就这样结束了,可让她没想到的是,她居然被下游路过的渔船给救了起来。

后来,那家好心人不仅收留了她,在同年移民的时候,还带上了她一起。

出国后没多久,她便被确诊怀上了孩子,就是现在坐在她身边的舒思源,也许是上天怜悯她所遭遇到的不公,生下思源后,她居然奇迹般的恢复了说话的能力。

这六年的时间里,有了思源的陪伴,她虽然过得很开心幸福,但六年前的梦魇,却一直压在她的心里,每每回想起那天的场景,她都压抑的快喘不过气来。

曾经她以为,她再也不会再回到这座城市,可是就在上周,她从国内朋友嘴里得知,自己的外婆生了重病时,她还是忍不住买了机票,踏上了回国的旅程……

“妈咪,外曾祖母是个什么样子的人啊?”

舒思源是个很聪明的孩子,舒然做噩梦的事情,他一直看在眼里,也知道她对于这件事的抗拒,所以,对于这件事,他从来不会多问,反而总是会在舒然情绪低落的时候,帮助她转移注意力。

“外曾祖母是个很慈祥的老奶奶。”

听到舒思源问起外婆的事情,舒然禁不住笑了起来。

五岁那年,母亲病重离世,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她爸便另娶新欢,还带来了一个同父异母的妹妹——舒洛洛。

后来,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舒然都是活在继母的继妹的阴影下。

当年如果不是外婆挂念她一直在背地里帮衬着她,可能也就没有现在的舒然了。

她一直都很感激她的这个外婆,出国之后,她最惦念的人也是她。

所以这一回,她在听到她病危的消息后,她才会义无反顾的回国。

“那外曾祖母……会喜欢思源吗?”

握着舒然的手,舒思源看着她,眼神闪烁不定。

虽然舒思源心性比同龄的其他孩子要成熟,总是做出一副人小鬼大的模样,但孩子毕竟是孩子。

看着他担心又忐忑的模样,舒然伸手摸了摸他的头,然后笑眯眯的开口道:“那当然,我们家思源这么乖,谁家的外曾祖母看了不喜欢呀~”

得到了自己妈妈的肯定,舒思源终于长舒了一口气,眨巴着眼睛,他看向舒然,笑起来还带着两个小酒窝。

“思源真的好期待见到外曾祖母啊……还有十五分钟就到帝都了,妈咪你有叫童谣阿姨来机场接我们吗?”

“那当然,我有这么不靠谱嘛?”

笑盈盈的伸手刮了刮舒思源的鼻子,舒然转过脸,看了看窗外,此时的飞机,已经在降落了。

看着慢慢靠近的地面,她的心也不由得跟着“砰砰砰”直跳。

帝都……

舒家……

滕珏……

她……回来了……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偶像文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霸道爹地太过分”,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