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提供更多千金归来时谢少的心尖宠妻第五章的全文深度阅读,砰铛一声,房门被从外狠狠地房门,季奶奶和季正刚匆匆忙忙赶回去,急切问着:“小言怎么了?到底出了什么事?!” 床沿上还挂着也没擦干净的血迹,鲜红一...季子珊边哭边喊了声“奶奶”,而后又望向季正刚,哽咽道:“子墨妹妹她……她恐怕不好了……”。...

  砰铛一声,房门被从外狠狠推开,季奶奶和季正刚匆匆赶回来,急切问道:“子墨怎么了?究竟出了什么事?!”

  床沿上还挂着没有擦干的血迹,鲜红一片,看上触目惊心。

  季子珊边哭边喊了声“奶奶”,而后又望向季正刚,哽咽道:“子墨妹妹她……她恐怕不好了……”

  “谁做的?!”季奶奶素来疼爱孙女儿,听到这样的噩耗,连步子都站不稳了,将一侧的花瓶砸得粉碎,一脸怒火地瞪着那两个外来入侵的母女,斥道,“好端端的,子墨为什么会自杀?!是不是你们两个逼她了?!”

  “冤枉啊。”江美琴这才回过头来,一脸泪痕,梨花带雨地望着季正刚,“正刚,你可要为我们母女两个做主。是子墨她在学校里跟几个女孩子打架,子珊去拉架,却被她甩了一巴掌,依我看,她是因为内疚才自杀的……”

  江美琴边哭边伏在被子上,“可怜的孩子,这才十六岁,她怎么就这么想不开呢……”

  忽然,被子底下有什么东西动了动。

  江美琴背脊一震,吓得浑身直冒冷汗,整个人都被骇住了,难以置信地瞪着席梦思。

  听她们母女唱了半天大戏,钟可情这才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掀开被子,仰着身子坐了起来,用一脸没睡足的表情望着江美琴,问道:“这位阿姨,你是谁?我不过是睡个午觉,你好端端的,来哭什么丧啊?”

  江美琴不可思议地望着季子墨,“你怎么没有死?”

  钟可情轻哼一声,“这位阿姨,你很希望我死吗?”

  江美琴被她问得噎住,道:“床边上都是血,我们……我们以为你自杀了。”

  钟可情眸光一转,缓缓一笑,问道:“是以为我自杀了,还是希望我自杀啊?”

  “你……你这说的什么话?”江美琴额头渗着汗珠,说话变得结结巴巴。

  钟可情装出一脸委屈的表情,凄楚可怜地望着季正刚,“爸,我的手好疼,方才削水果,不小心划伤了自己。”

  钟可情扬了扬手,手腕处点点血痕便透过纱布渗透出来,季奶奶见了,心痛无比,赶忙对身侧的老佣人吩咐道:“还愣着做什么?!还不快去打120?!”

  佣人琴妈慌忙点头。

  钟可情小心翼翼地辨别着这些人的心思,季奶奶明显是心疼季子墨的,可那季正刚从头至尾都只是面无表情地站着,仿佛并不在意女儿的生死。

  季奶奶这时才想起了什么,恶狠狠瞪了一眼房门口站着的张嫂,冷声斥道:“子墨小姐受了伤,你为什么不打电话告诉我?为什么不送她去医院?!我从前说过的话,都当耳边风吗?!”

  张嫂战战兢兢地缩在墙角,目光时不时瞥向床边上的江美琴。

  江美琴则是恶狠狠地瞪回去,像是在警告。

  季奶奶很快就发现了猫腻,紧咬着下唇,伸出食指,满脸怒气地指向江美琴,冷喝道:“是不是你这个贱女人又在搞鬼?!我说过多少遍了,不许你动子墨一根汗毛!”

  钟可情静默躺在床上看着,也不说话。

  季正刚一心维护那对母女,横出身子来,将季奶奶拦住,道:“妈,这事指不定就是子墨那丫头的恶作剧,你不要什么事都往美琴身上推,她毕竟是我的女人。”

  “恶作剧?你的女人?”季奶奶气得咬牙,伸手便给了姓江的一巴掌,“割腕能是恶作剧,你让她自己去割啊!她是你的女人怎么了?我偏就要打她!想进我们季家的门,就得受我管,否则免谈!”

  “妈,你……”季正刚心疼地去扶江美琴。

  季奶奶冷笑一声,“我怎么了?”

  季正刚气得跺脚,“你真是不可理喻!”

  季奶奶又道,“是我不可理喻还是你不可理喻?你老婆还没死呢,你就赶着接小三进门,你让季氏的那些老股东们怎么看你?!”

  原来又是小三插足,赶跑正室的故事。钟可情总算理清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她慌忙从床上爬下来,虚弱着身子走到季奶奶身边,劝道:“奶奶,我只是流了点血而已,你别怪爸,这件事就算了吧。”

  她表现得越是通情达理,季奶奶便越是对那对母女恨之入骨。

  站在江美琴身边的季子珊突然发起狂来,一副气势凌人的模样,“怎么能就这么算了?!分明是她设计陷害我和我妈!她还在学校打了我!”

  钟可情做出一副被吓到的表情,整个身子都往季奶奶怀里缩。

  季奶奶呸了季子珊一口,“小墨这么害怕,她怎么可能打你,分明是你血口喷人!你们母女两个快点给我滚出季家,有我老太太在一日,你们就别想进季家的门!”

  季子珊还想反驳,却被江美琴从背后拉住,道:“小珊,别闹了。相信总有一天会真相大白,奶奶会原谅你的。”说着,她扶着季子珊走出去。

  经过钟可情身边的时候,钟可情给她一记胜利的目光,扎得她母女二人恨意直起。

  季正刚在屋子里愣了一会儿,等到江美琴母女都出了房门,他这才无奈地望了季奶奶和钟可情一眼,而后推开他们二人,急匆匆赶了出去。

  钟可情的手还在流血,不一会儿功夫救护车就来了。

  去最近的医院做了简单的包扎,主治医生笑着对季奶奶说:“刀口划得很深,流了不少血,幸好这孩子聪明,自己做了急救,这才保住了一条命。”

  季奶奶听了,就更加不相信江美琴母女所说的自杀了。一个一心想要自杀的人,没必要给自己做急救。

  季奶奶一把将钟可情搂紧怀里,哀声叹道:“可怜的孩子,没有妈妈的庇佑,我死了以后,你要怎么办才好!”

  钟可情轻轻拍着她的后背,算作安慰。

  这时,季奶奶的电话响了。

  钟可情静默在一边等着,等到季奶奶接完电话,见她面如死灰,便问道:“奶奶,出什么事了?”

  手中的电话猛然摔落地面,季奶奶叹道:“小墨,你千万不要伤心。你可情表姐昨天去世了,再过两天就是她的丧礼,你要快点好起来,准备准备,去见她最后一面……”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偶像文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千金归来谢少的心尖宠妻”,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偶像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