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吃惊四小姐性情突然大变,但确认她没死,忠妈妈但是兴奋的不行啊。她扑到在张氏的跟前儿泣不成声:“王妃,您听见了?看见了?四小姐她还好好活着,她没死!”张氏嘴里已发出呜她扑倒在赵氏的跟前儿泣不成声:“王妃,您听到了?看到了?四小姐她还活着,她没死!”。...

虽然惊讶四小姐性情突然大变,但确定她没死,忠妈妈还是激动的不行。

她扑倒在赵氏的跟前儿泣不成声:“王妃,您听到了?看到了?四小姐她还活着,她没死!”

赵氏嘴里发出呜呜的声音,眼泪汹涌而出,口水顺着嘴角也流的更多了。

忠妈妈心酸地擦了一把泪,赶紧福身对沐云清道,“四小姐,您看着王妃,老奴就是拼了这条老命也会请个大夫回来!”

之前院里的下人都被蒋侧妃给关了起来,就她一个人在赵氏身边,怕一离开,赵氏会出事,所以丝毫不敢动。

如今沐云清在,她哪里还站得住?

不过刚转身就被沐云清给喊住了:“忠妈妈,你去门外守着,不要放任何人进来!”

“可是王妃的病……”

忠妈妈一脸地焦急,她不明白都这个时候有什么比请大夫还重要的事情呢?

“我有办法治好祖母!”

忠妈妈还想说什么,但看到沐云清那异常坚定的目光,竟是让她别的话说不出口了:“是,四小姐,老奴就在门外,有事您喊一声!”

看着门被关上沐云清才回头,用尚且干净的袖子替赵氏擦了擦眼泪和口水,刻意放缓了声音安慰她:“别担心,接下来我给您治病。”

听闻沐云清要给自己治病,赵氏眼里立马闪过明显的惊讶,但随即便坦然接受了。

几乎在这一瞬间,沐云清就喜欢上了这个通透对至亲毫无保留信任的老太太了,难得地脸上有了濡沫之情,柔声引导:“祖母,闭上眼睛,很快就好!”

赵氏听话地闭上了眼睛。

沐云清闭眼凝眉,稍一催动意识,再睁眼时,手里已经多了一套针灸工具。

刚刚在海棠院的时候,她就发现在她自己身上的不可思议了,那就是她能毫无障碍进出前世基地里她的实验室!

这对她来说简直是意外的惊喜!

半个时辰后,沐云清满头大汗脸色苍白地倒了下去,心里却长出了一口气:还好赵氏中风的症状较轻,加上用了她独特的手法,才能一下子清除她脑子中的障碍,否则以她现在的体力不可能这么顺利。

赵氏只是在沐云清刚开始扎针的时候觉得有点刺疼,之后就感觉一股暖流包裹着她的头来回游走,很是舒服。

等她头脑彻底透亮起来时睁眼就看到沐云清一头栽下去,吓得她猛地坐起来将人搂住,失声大叫:“清儿,你怎么了?别吓祖母,来人,来人呐……”

外面的忠妈妈闻声跌跌撞撞地闯了进来,看到沐云清倒下了赵氏居然没事了,惊愕的不知道该怎么反应了。

还是沐云清仅剩的一点体力努力保持意识清醒:“祖母,我没事,歇会就好!”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来,躺祖母这边睡会!”

赵氏其实很想问沐云清,蒋侧妃信誓旦旦地说她已经没救了,她非但没事怎么还能治病了?

这是自己一手带大的孙女,她有什么本事自己还不知道么?

可是看她现在虚弱的样子哪里舍得开口?

如今在赵氏的心里,只要沐云清好好的没事,别的都不重要!!

————

沐云清是被一阵野蛮又粗鲁的拍门声给吵醒的。

她有非常严重的起床气,即便是前世基地的老大也不敢在她的休息时间找她,否则一样会被追砍!

听着外面的拍门声一阵大过一阵,沐云清霍地坐起来要发飙,突然听到一声温柔的声音:“清儿醒了?来,吃点东西!”

是赵氏!

她笑吟吟地端着一碗燕窝过来了。

那风轻云淡的样子,似乎根本没听到外面几近疯狂的砸门声。

沐云清狂躁的心突然就这么平静了下来。

心里暗叹一声,这老太太,还真是淡定的可以啊。

这份气度和心性之前能被蒋侧妃那个老刁婆给气中风,大概是心里太在乎自己这个孙女儿了,才不堪打击的。

沐云清其实是个相当心冷的人,毕竟从小就在基地里接受各种训练,对亲情没什么渴望。

只是对这赵氏,她是发自内心地想亲近。

如今她的身份就是赵氏孙女,心里更是没有任何别扭地接受了。

欣然接过了燕窝粥,听着越发激烈的叫骂声,沐云清决定还是先坦言相告:“祖母,其实我昨晚已经死了,到了阎王殿,阎王老爷说我阳寿未尽,家有祖母要孝敬,一挥手招来一团海棠花把我送了回来,回来后我惊觉自己竟然有了医术,身体也不似之前那般无力了……”

本来是沐云清为了解释自己的反常,想起她过来后一床的海棠花瓣信口编了一个说辞。

但是没想到赵氏听后竟然激动地不能自已,双手合十,连连向四方拜谢:“神僧所言不虚,我的清儿果然是海棠仙子转世!阿弥陀佛,谢天谢地! ”

沐云清:“……”

什么情况?

经过赵氏的解释,她才知道原来原主出生时正是海棠花开的灿烂的时候,曾有个游方僧人路过沐王府对沐青山说沐云清是天上的海棠仙子转世,能逢凶化吉,命格贵不可言!

她的院子海棠院以及满院子的海棠树就是这么来的。

沐云清一脸懵逼啊。

没想到她随口胡诌了一个说辞,居然这么巧合?

罢了,能让赵氏接受,仙子转世就仙子转世吧,总比被人当成妖魔鬼怪打出去的好!

祖孙两个话音刚落,就听到“咔嚓”一声,大门竟是被人从外面撞破了!

忠妈妈一脸担心:“王妃……”

沐云清和赵氏还没做声,门外就传来一个女人骂骂咧咧的声音“忠婆子,你个老刁奴,好大的胆子,居然敢闩门拦着侧妃娘娘?”

随即又有个谄媚的声音跟上:“什么侧妃,现在该叫太妃娘娘了,咱们大老爷马上就是王爷了!”

刚才那张狂骂人的声音立马低了几个度,连连陪着小心:“是是是,老奴失言,是太妃!太妃娘娘请!

太妃娘娘注意脚下,要老奴说这芙蓉院什么都好,就是这门槛太高了,等您搬进来,老奴就找人给锯了!”

屋里的忠妈妈被外面这不要脸皮的话气的脸红,撸起袖子要冲出去理论。

赵氏却是拍了拍她的手,连脸上的笑意都没减一分。

沐云清见状,心里赞叹:这十足的大佬范儿啊!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偶像文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倾世独宠:娘娘又出宫了”,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