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金花疼的两眼冒金星,更本没往沐云清做小动作上想。她心里诅咒之这芙蓉院的地愤懑,今后她搬回来前得好好的收拾收拾!别人没特别注意,赵氏但是把沐云清的小动作看见一清二楚,眉她心里诅咒这芙蓉院的地不平,将来她搬过来前得好好拾掇拾掇!。...

蒋金花疼的两眼冒金星,根本没往沐云清做小动作上想。

她心里诅咒这芙蓉院的地不平,将来她搬过来前得好好拾掇拾掇!

别人没注意,赵氏可是把沐云清的小动作看到一清二楚,眉目闪了闪。

随后对趴在地上的蒋金花一脸嫌恶,少有地训斥道:“蒋侧妃,你身为侧妃大呼小叫,言辞举止如同市井泼妇一般粗俗,成何体统?”

此时沐云清已经坐回了赵氏的身边。

在蒋金花抬头的瞬间,她没憋住直接笑出了声。

面前的蒋金花头上的金簪金钗金步摇都掉了,披头散发的,脸上的浓妆被水冲刷的沟沟壑壑的,跟开了染坊是的,甚是滑稽。

“你……你是人是鬼?”

刚要爬起来的蒋金花看到沐云清那张森森笑脸,又给吓趴下了。

沐云清刚要顺水推舟装鬼吓吓这蒋金花,不想赵氏怒不可遏地开口了:“蒋侧妃可见大白天见过鬼?”

她的宝贝孙女儿是海棠花仙子转世,是仙女儿!

被这个蒋金花说成是鬼,焉能不怒?

蒋金花没把赵氏的训斥当回事,反倒是猛地一拍地:“对呀,鬼是不能见光的!”

“你们两个奴才,都死了,还不把本侧妃扶起来?”

既然不是鬼,她就不怕了,平时作威作福的架势立马就端上了。

被蒋金花砸的不轻的两个婆子刚刚苏醒,就被这声音炸的忍痛起来了,费了老鼻子劲才将人给拉了起来。

“姐姐,忠婆子她……”

被泼了成了落汤鸡,蒋金花哪里能饶过忠妈妈,她一定要弄死这死老婆子。

刚开口就被赵氏给截了过去:“是本王妃让她泼醒你的!”

蒋金花懵了。

赵氏让人向她泼水?

从她进王府后,赵氏一向温婉大方,就连她同姑母大蒋氏一起刁难她,都没有下过脸,如今居然会让人用冷水泼她!

难道她之前的柔弱都是做给王爷看的吗?

如今王爷不在了,她也不用装了,开始收拾自己了?

蒋金花还没想个明白,赵氏冷冷的声音又在耳边响起:“蒋侧妃一大早带人砸我这芙蓉院的门,想要做什么?”

蒋金花被问懵了,也被赵氏这突然的气势给震慑住了,本能地缩头缩脑地回了句:“妾担心姐姐……”

沐云清一脸讥讽地开口打断了她:“担心我祖母,就让人将人给锁在院子里?担心我祖母却无视忠妈妈请大夫的要求?担心祖母却对祖母说我被砸死了来刺激她吗?担心我祖母却想着夺她的院子?”

被沐云清这一连串的质问砸下来,平素里只会撒泼骂人的蒋金花根本不是对手,连话都答不上来了:“清姐儿,不是……”

沐云清这贱丫头什么时候这么牙尖嘴利了?

以往不是个病秧子,三脚都踹不出一个屁的吗?

还有这丫头眼神怎么这么吓人?

跟要吃了她似的?

“清姐儿是你一个妾能叫的吗?”

赵氏对蒋金花一向温和客气,从不会像现在这般疾言厉色。

冷不丁噎的蒋金花有些无措,蠕动几下嘴皮,竟是低下了头,胖成一条缝的眼睛里满是恨意。

身份始终是她心头的痛!

王府侧妃,说出去身份虽然不低,但终究还是妾。

身为妾哪里有资格称呼嫡亲小姐的名?

见蒋金花服软了,赵氏脸色稍微缓了些,沉声训斥:“你身为侧妃,一言一行都代表王府,王爷不在了,更是要谨言慎行,不能做丝毫有损王爷声誉的事情!”

“本王妃念你因为伤悲过度,才言行无措,这次就不与你计较了,把芙蓉院和海棠院的人放了,下不为例,下去吧!”

沐云清本以为赵氏会借此机会狠狠修理一下蒋金花,没想到只是不疼不痒地说了几句就让她离开了!

蒋金花被赵氏没中风以及沐云清的“死而复生”给吓着了,到底是害人不成心虚,借着赵氏的话赶紧灰溜溜地离开了。

人离开后,沐云清当即就表示不满:“祖母,就这样放过蒋侧妃吗?她可是要害您和孙女儿的命?”

怕赵氏不把自己的命当回事,她特意加上了自己的。

她不明白都到了这种地步,赵氏还重拿轻放,居然自己还给蒋侧妃找台阶下!!

这是圣母过头了吧?

看着沐云清气愤的样子,赵氏脸上尽是心酸和无奈:“清儿,你爹娘去的早,你哥哥不知所踪,如今你祖父又去了,祖母已经是快要入土的人了,虽说你大伯二伯不成器,但也是唯一能依仗的娘家人!”

说这些时赵氏眼里满是愧疚:“是祖母这身子不中用,只生了你爹一个,还这么早就……”

接着就泣不成声了。

她这后半辈子一直内疚没能多生几个儿子,不然也至于如今亲孙女儿要去仰仗庶子了。

沐云清着实没想到赵氏是因为自己才这般容忍蒋金花。

心疼赵氏之余,很清醒地反问了句:“以昨日她们对待我们的方式,祖母觉得大伯二伯是能让孙女儿靠得住的吗?”

蒋氏母子都恨不得她们祖孙儿两个就地死去才是真的。

这么明显的事儿,赵氏这么聪明的人怎么还做这种异想天开的梦?

不想赵氏握紧了沐云清的手,一脸坚定:“清儿放心,他们想要这王府,祖母早就想好了条件!”

是的,即便是没有昨日那一回,赵氏也已经为沐云清打算好了。

只不过有了昨日那一出,更加坚定了她的打算而已。

沐云清当下就急了:“祖母,您糊涂啊,大伯二伯是什么样的人,这么多年了,您难道还不清楚吗?”

看到沐云清这般疾言厉色,赵氏一时发愣。

沐云清顾不上别的,接着道:“您想想看,以先帝对祖父的器重,以当今陛下对祖父的依仗,但凡能给大伯二伯封个小官,还用等现在他们依然是个白身吗?”

“陛下之所以在圣旨上没提,那就说明此事不可行,祖母的打算岂不是让陛下难为?”

“即便是陛下看在祖父,父亲以及哥哥的面上,满足了他们,但您觉得蒋侧妃娘几个的做派,别说让孙女儿依靠了,您就不怕他们把沐王府给毁了?让祖父在九泉之下不得安宁?”

不是沐云清一杆子打翻一船人,实在是她那两个大伯二伯是有前科的,所以沐青山宁愿当废物养着他们!

也不会让他们出去丢人现眼!

沐云清这一番话无疑是给了赵氏当头一棒。

沐青山在世时对蒋金花母子三人不闻不问的做法,她再清楚不过。

还因为如此,赵氏心怀补偿心理,一直对他们比较宽容,王府的大部分吃穿用度都花在了他们身上了。

“可是……,你将来可是要嫁给太子的,没有娘家依仗可怎么成?”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偶像文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倾世独宠:娘娘又出宫了”,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