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人一走开小孩就醒  大人一走开宝宝就哭  撒旦大人你走开  前夫boss请走开肉  校草大人请走开  花心boss请走开  前夫boss请走开  

 

 找寻暖男助理结果却在大BOSS的床上醒回来,扛着诸多油瓶的黄叶可以选择狼狈逃出。前男友款款深情难以忘怀,时时处处纠缠不休;总裁未婚妻万般故意刁难,无尽设计;公司业务忙碌,问题多加;几大看着男子进入车中,大家这才回身,每个人脸上挂着有如被帝王觐见了的惶恐和喜悦,片刻鸟散。。

虽然一喝醉就会犯迷糊,但她还是清楚地知道此行的目的。

黄叶叭叭地掏出钱包,拉开后抽出那张照片,在灯光下比了又比。照片最显眼的位置,一个身穿西装身材修长极有颇力的男人摆手走来,姿势潇洒。他的五官完美,脸部俊毅,简直无可挑剔。这正是江凯伦,就是和她上、床的人!

这个事实有如一枚巨型炸弹,把她平日里极好的思维炸得七零八落,剩下的,只有根本无法压制的慌张感。

而是——江、凯、伦!

明知道喝酒太多会犯迷糊,为什么要喝那么多?只要少喝一点点不就可以辨别出江凯伦和张剑的不同了吗?他们不论从哪方面来看都是有着天壤之别的啊。

“你说……什么?”这次轮到章盈盈惊悚。

“如果他真的看上了你,那你岂不是马上就要飞上树头做凤凰了?”章盈盈两眼迷蒙,就好像真看到了飞上枝头的凤凰,丝毫不在意黄叶的想法。

她咬上了唇,第一次有了想哭的冲动。

胡乱地捡起地上的衣服,她更忘了要避讳,直接在他面前以前所未有的速度穿在了身上。

前边一辆车旁停了一个高个子年轻人,马尾女孩急急挥手叫了起来:“张助理,黄叶喝醉了,搭个便车吧。”

黄叶翻了个身,脑袋越发迷糊,她枕着自己的手臂很快睡了过去。

浓重的剑眉干脆利落地划过眉骨,一双眼睛如幽潭一般深不见底,带了几份神秘、几份锐利、几份掌控天下的霸气。

这男人简直完美到无可挑剔。

章盈盈看到了她锁骨下的痕迹,了然地点头:“得手了?恭喜呀。对了,和张剑……嗯……那个是什么感觉……呀!”黄叶的一记紧握,章盈盈立刻收起了猥琐的表情,大叫一声后小心翼翼地看向她。

这张照片是江凯伦收购倍爱公司时本地报社记者拍到的,黄叶剪这张照片时只想留下张剑,但江凯伦挡住了他大半的身体和脸部,为了保持张剑的完整性,才没有把江凯伦去掉。

目光一时间暗淡,仿佛整个天都塌了下来,指,无力地落在了江凯伦的身后、张剑的身上,“怎么不是他,怎么会变成这样子。”

天,微亮。浅色的帘外透出了朦胧的光线,把这间大而华贵的房子每个角落都映得蒙胧而梦幻。地上,床脚,零乱地落着男人和女人的衣服,以暧昧的姿势交叠,足以说明昨晚的情况。

温热的唇落在了她的额头,眉角,鼻尖,唇畔,他的这轻柔的举动缓解了她的紧张。

有几秒钟的怔愣,黄叶突然被火烧到般叭地推开了江凯伦,转身跌撞着拉开门跑了出去!

书评(227)

我要评论
  • 张剑的&眼,灯

    是她醉得太深了吗?张剑的声音不复平日的温暖,而是带了些微哑的磁性。她勉强睁了睁眼,灯却叭一声被人关闭,黑乎乎的一片,什么也看不到。

  • 一夜,&己多少

    一夜,漫长。黄叶不知道自己多少次沉浸于张剑制造的迷爱之网里无法自拔……

  • ,胸口&来。

    一副唇撞了上来,脑袋里一直轰轰响的声音倾刻停止,她只觉得自己的唇被吸住。他的臂力极大,双手握紧了她的腰,胸口挤得她有些透不过气来。

  • 剑的家&。房子

    这里显然是张剑的家。房子大到出人意外,里面的摆设虽然简单却处处泛着贵气,单调的色彩透出男性的冷硬。

  • 呼吸声&她的脸

    这种陌生的感觉让她难过,双手开始胡乱地抚摸,撕扯。她的耳边,透进了越来越急促的呼吸声,还有灼热滚烫的气流拂在她的脸颊,她觉得自己就要化掉!

  • 轰轰的&啃起了

    黄叶始终闭着眼,头脑里乱轰轰的,根本听不清任何声音,却在下一刻勾起唇角,把头埋进了他的颈下,一下一下地啃起了他的颈。

  • 为情。&能让她

    这些在平日是敢都不敢想,醉酒后的黄叶却做得毫不难为情。当然,能让她这么做的,只有一个人——张剑!

  • 声并没&口型,

    “啊!”这一声并没有吐出来,只是一个张大的口型,同一时间,她睁大了眼!

  • 张剑你&车场走

    “那可不!你今年都二十六了。这张剑你可心仪已久,要是成了后还能一举掳获他的芳心,你后半辈子可就有着落了……”章盈盈一边压低声音,喋喋不休,一边喘气朝停车场走。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