缚爱成疾作文  

 

 曾,她是众人仰视的天之骄女。所以一场阴谋,她锒铛入狱!成了阶下囚犯!几年后,她忌恨再次回归,心中仅有一个信念:我要搞死那个男人!她万花丛中过,却片叶不沾身,无数男今天是韩家老爷子六十寿宴,来的人不管抱着什么目的,面上都攒着一团和气,向主位上精神矍铄的老爷子送出自己的祝福与寿礼。。

“胡说八道!”这样的挑衅,年过半百的韩老爷子自然受不了,气得浑身发抖,连叫了两声保全,“你们干什么吃的?这种捣乱的人也放进来!把她拖出去!”

只是,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简直就是光明正大的恶毒诅咒。

话音未落,一个男人低醇清冷的声音从身后传了过来,像是隔着千山万水,“放开她,我来替韩老爷子处理。”

这才是第一步,她要让韩家慢慢地家破人亡,要把她尝过的一切痛苦,十倍百倍地加诸在他们身上!

秦冉冉仿佛没有听到周边人的窃窃私语,平视韩老爷子,把话说完,“不过还有一件事情——都说杀人偿命,也不知道韩老爷能不能就我母亲的冤死,给我个满意的说法?”

先前被围在中央的韩老爷子也发现了异样,抬眼一看,原本笑呵呵的脸上立刻布满了阴翳,站起身,咄咄逼人地盯着她,“你是谁?今天是韩某人大喜的日子,你这是什么意思?”

口里说着祝福的话,但任何明眼人都能看出,她那一鞠躬,分明是上坟时对着亡人致敬才会用的姿势!

秦冉冉冷笑一声,阴沉着脸逼近一步,“不认识我,‘夜色’的秦玉娇也不记得了?”

讨说法?韩家还背着一条人命债?宾客纷纷垫着脚看过来,好奇万分。

单枪匹马地报复韩家?有意思。

今天是韩家老爷子六十寿宴,来的人不管抱着什么目的,面上都攒着一团和气,向主位上精神矍铄的老爷子送出自己的祝福与寿礼。

此话一出,宾客议论纷纷的声音更大。

“是啊,还抱着灵位呢,这不是咒人家老爷子死吗?”

秦冉冉仿佛没有听到周边人的窃窃私语,平视韩老爷子,把话说完,“不过还有一件事情——都说杀人偿命,也不知道韩老爷能不能就我母亲的冤死,给我个满意的说法?”

“这是干什么?贺寿穿着孝衣?”

秦冉冉抱着灵位出现在人群周围,众人吓了一跳,当即哗然四下散开,仿佛她身上带有什么病毒瘟疫。

口里说着祝福的话,但任何明眼人都能看出,她那一鞠躬,分明是上坟时对着亡人致敬才会用的姿势!

他漆黑的眼珠轻轻转动了一下,饶有兴趣地盯着她的背影,并无阻止的意思。

韩家会怎样,他不在乎。他只是有点好奇,她究竟会有什么表现。

书评(157)

我要评论
  • 动了一&。

    他漆黑的眼珠轻轻转动了一下,饶有兴趣地盯着她的背影,并无阻止的意思。

  • 隅,有&熟悉的

    顾凌风原本漠然坐在宴会一隅,有一搭没一搭地啜着红酒,眼角的余光却不经意睨到一道熟悉的白色身影。

  • 秦冉冉&话,沿

    秦冉冉没有答话,沿着刚才大家退开的道路走到他面前,面无表情地鞠了一躬,字字都仿如浸在冰里,“冉冉携家母来给韩老爷拜寿,祝您儿孙绕膝,事事顺心。”

  • 在这样&场所,

    在这样的社交场所,来的人莫不抱了些结交权贵的心思,然而这一次却不同——

  • “放开&事的保

    “放开我!”秦冉冉本能的使劲挣脱,然而终究敌不过几个男人的力气,她眼里喷出火焰,愤怒地瞪向例行公事的保全,“我自己会走!”

  • &在人群

    秦冉冉抱着灵位出现在人群周围,众人吓了一跳,当即哗然四下散开,仿佛她身上带有什么病毒瘟疫。

  • 顾凌风&生的事

    顾凌风手腕略微一动,捏紧了手里的高脚杯。她这一身穿着,联想到之前发生的事情就不难明白,她显然是为了报复韩家而来。

  • &亡,要

    这才是第一步,她要让韩家慢慢地家破人亡,要把她尝过的一切痛苦,十倍百倍地加诸在他们身上!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