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迷俏女鬼  

 

 给大家提供情迷小俏妇免费阅读,男主叫王强女主叫林婉月的小说名字是《情迷小俏妇》,此书又名《都市王者》、《花都少年行》,是网络作家半江月色为大家带来的一本原创都市小说。王强大学毕业之后便开始了创业,可谁知创业失败了,在他最困难的时候是林婉月帮助了他,并且将他带入了一个刚毕业的我,没有选择找工作,而是决定创业。结果没过几个月,不仅将家里资助的钱赔了个精光,还欠了一屁股债,现在连吃饭的钱都没了……。

  我叫王强,是个悲催的大学毕业生。

  刚毕业的我,没有选择找工作,而是决定创业。结果没过几个月,不仅将家里资助的钱赔了个精光,还欠了一屁股债,现在连吃饭的钱都没了……

  我在出租屋里发愁怎么还债的时候,一个曼妙的身影直接推门走了进来。

  “王强,正巧你在家,帮忙看看我家热水器,怎么突然就坏了……”是我隔壁的邻居周晓梅,此刻她只裹着一条白色的浴巾,胸前的双峰高大饱满,裸露在外的玉腿又白又嫩,玲珑剔透的香足上涂着性感的红指甲。

  看着她那凹凸有致的身材,还是处男的我下面不争气的有了一些反应……

  “看什么呢!”周晓梅嗔道,“快帮我看看热水器,刚才还好好的,怎么突然就不工作了……”

  闲着也是闲着,我去她的房间里帮忙检查了一下,原来是天然气欠费了。

  “那怎么办?我这才刚刚洗一半……”周晓梅撅着嘴,一脸无助。

  “要不你来我家洗澡?”我只是随口一说,哪知周晓梅竟一点都不客气的点了点头。

  “谢谢啦……”她冲我抛了个媚眼,裹着浴巾钻了进去。不过好像是故意没关卫生间的门,只合上了里面浴室的门。透过门上的毛玻璃,我看到一个曼妙的身体如水蛇般肆意蠕动着。

  她不会是在引诱我吧……我心里想着,印象中这女人二十七八要奔三了,没有男朋友。这个年龄段,那方面的欲望应该也快开始强烈起来了吧……

  正在揣测着她的心思,卫生间里又传来她的叫喊声,“王强,能去我家把洗发水拿过来吗?”

  “我家浴室里有啊。”

  “我不用这个,你这个是男士的,我要用我自己的。”

  我去隔壁帮她把洗发水拿了过来,无意中瞄见她换下来的淡紫色蕾丝内裤,面料很薄,只有手掌大小。我强迫自己挪开视线,拿着洗发水重新回到出租屋内。进入卫生间之后,我把眼睛闭上了。

  在外面不小心瞄到也就算了,进了卫生间,虽然中间隔着一层毛玻璃,但当你知道一个身材曼妙的女人正赤身裸体的站在你附近的时候,内心还是有些害羞的。我将洗发水递到了浴室内,没有碰到她的手,却碰到了一抹弹性十足的柔软,紧接着是一声娇喘。

  “你干嘛呢!”周晓梅嗔道,听语调却并没有真的生气。

  “不好意思,我是闭着眼睛进来的,我没注意到……”

  “你少给我装正经,你就是故意的!”周晓梅笑骂,一把夺过我手里的洗发水,我则红着脸退出了卫生间。

  十分钟后,周晓梅裹着浴巾缓缓走了出来,她没有直接离去,而是从我桌上烟盒里抽出了一支烟,大大咧咧的坐在了我对面。

  “平时白天基本上没见过你,怎么今天这么闲啊,没上班吗?”周晓梅点烟一边问道。

  我简单的和她说了一下我的情况,心情不好没有细聊,只是低着头叹气。

  “别太难过……”周晓梅象征性的安慰了几句,“那你下一步有什么打算?”

  我没说话,只是摇了摇头。

  “要不……”周晓梅眼中有一丝狡黠,“我给你介绍个工作?一晚上保底2000,把客户伺候好了还有提成。”

  “什么工作这么赚钱?”

  “去金花夜总会……做那个”周晓梅笑道,故意挑逗味儿十足的挺了挺高耸入云的双峰,那对裸露在外的半球上还粘着晶莹的水珠,散发着无尽的诱惑。

  “我不干!”这是让我去当鸭子啊,我一直都很鄙视这种职业的。“我是个大学生,我要靠知识来赚取财富,不是靠‘身体’”我刻意把身体这两个字压得特别重。

  “哟,没看出来你还挺有志气嘛!”周晓梅笑道,“那我问你,你怎么解决今天的晚餐?马上就是月底了,房租水电费交得起吗?”

  我一时语塞,答不上来。

  “干这个的话,只要你技术好,嘴巴甜,有幸被哪个富婆挑中,分分钟帮你还债。”周晓梅一边说着,一边毫无征兆的伸出脚丫在我的大腿根儿上肆意的摩挲着。

  我的脸刷的一下直接红到了脖子根儿,下面更是不争气的支起了帐篷。

  “哟,这就有感觉了?别告诉你是个雏儿啊!”周晓梅两眼发光,兴奋的如同发现了新大陆。

  “嗯……”我默默的点了点头。因为周晓梅这个抬腿的动作,让我看到了她浴袍下的那一抹春光。犹如一朵玲珑剔透的荷花盛开在我的面前,上面还有点点露珠散发着诱人的光泽。

  此刻,体内一股热流从胯下直冲鼻腔,我竟然流鼻血了。

  “哈哈”周晓梅笑的花枝乱颤,胸前的双峰更是荡来荡去,可放在我跨上的脚丫丝毫没有要收回去的意思。

  “我告诉你哦,在那个地儿雏儿更值钱。有人一晚上开价5万呢!”见我瞪大了眼睛,周晓梅不忘加了句,“骗你是小狗,你要是不信,今晚可以跟着我去看一看,只看不做总可以吧?”

  “这……”

  叮叮叮。

  就在我犹豫之际,手机上出现一条短信,是姐姐发来的。

  大致意思是母亲当时是偷偷用了准备看病的钱资助我创业,现在病情加重,眼睛已经看不见了,需要钱赶紧做手术,问我现在赚钱了没有,手术可不能耽误。

  我心里一阵酸楚,抹了一下眼泪,同时也下定了决心,要跟周晓梅去试试水。

  吃过晚饭,周晓梅便带着我来到了金花夜总会,刚一进门,一个风韵犹存衣着暴露的少妇便快步走了过来。

  “哎哟哟,你怎么这么慢啊,韩少都催好几遍了。”少妇说道。

  “你放心吧,韩少那边交给我,不会让他对你有意见的。”周晓梅说着用手指了指我,“白姐,我给你带了个宝贝过来,是个雏儿……”

  “真的假的?”白姐一边说着竟直接伸出手在我下面摸了一把,力度软硬适中,分寸拿捏的恰到好处,我下面瞬间竖起了旗杆。可心里的悲愤感也随即而来,我感觉在她们眼里我跟市场上的一匹种马没什么区别。

  “哟,还真是!东西还特别大!”白姐竟然比周晓梅还要兴奋,她甚至没征求我的同意,便拉着我向最里面的包间走去。

  “白姐,我……”

  “闭嘴。”

  白姐说着拉开VIP包间的门,将我一把推了进去。

  哎,估计一定是个寂寞的大肚腩富婆,在家里没有得到满足就来这里找快活。

  我正在心里偷偷想着,一个酥麻入骨的声音突然在耳边响起。

  “在门口傻愣着干嘛,过来啊”

  

  巨大奢华的包间内只有一个孤零零的身影,正轻轻摇曳着身姿,拿着麦克风唱歌,歌声悦耳动听,我不觉竟有些痴迷了。

  “我漂亮吗?”女人放下话筒,舔了舔妖艳的红唇。

  “漂……漂亮……”我结结巴巴的说道,这是实话,并没有一丝恭维的意思。她是我平生见过最漂亮的女人,精致绝伦的脸蛋,乌黑的秀发如流瀑般垂在脑后,雪白的肌肤在灯光的映衬下散发着性感诱人的光泽。玉腿纤滑修长,圆润优美,宛如坠落人间的仙子,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高贵的气质。

  说老实话,就算是卖身,如果是把第一次献给这样的女人,我心甘情愿。

  “说说吧,你都会些什么啊?”漂亮女人问道。

  我第一次出来当少爷,也没人告诉我这种问题怎么回答啊,一番纠结后,我决定实话实说,将唯一还算拿得出手的手艺说了出来。

  “我会按摩捏骨……我小时候跟爷爷学过……”我红着脸说道,不知道这个答案她满不满意。

  哪知不等我说完她便咯咯的娇笑起来,笑的花枝乱颤笑的胸前的那对大白兔抖来抖去,我不禁偷偷咽了口口水。

  “你是第一次做少爷吧?”漂亮女人问道。

  我默默的点了点头。

  “真是个可爱的小傻瓜。”她笑道,然后直接脱掉了豹纹高跟鞋,将娇嫩如玉的香足伸到了我的面前。

  “你不是会按摩吗?来,给我捏捏吧。”漂亮女人命令道。

  我点点头,默默的捧起这对玉足,只觉皮肤如牛奶般丝滑,上面没有一丝皱纹,还散发着一股子淡淡的清香,令人沉醉。

  “你怎么还不动手?”漂亮女人说道。

  “对不起,你的脚太好看了,我一时走神了……”我解释说道,又引得她一阵娇笑。这时候我拼命回忆之前跟爷爷学习的按摩手法和脚底的各个穴位。

  我深吸一口气,将力量蓄在拇指上,稳稳的摁向了她脚底板的穴位之上。

  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个漂亮女人竟闭上了眼睛,满脸享受的表情,还时不时发出几声压抑至极的呻吟,这呻吟声传入我的耳朵,犹如天籁之音。我的胯下不知不觉又有了反应。

  一套按摩结束后,漂亮女人心满意足的睁开了眼睛,用脚趾轻轻抬起我的下巴,说道,“没想到你还真有两下子,这一番揉捏下来,比内个都舒”紧接着,便看见她从钱包里抽出一沓钱,放在桌子上,少说也有几千块。

  “这钱是赏给你的,把你的电话号码留下。”她说道。

  我赶忙拿起纸笔写下电话号码递给她。

  下一瞬,她伸出玉手在我的脸颊上使劲捏了下,“小傻瓜,我还会再联系你的。”说完便拿起纸条,踩着高跟鞋嗒嗒的走了。

  这个世界真是太疯狂了,只是随意的捏了捏脚就轻松挣了几千块?!

  那个漂亮女人离开没多久,白姐就进来了,不由分的抽走了我手里的钱。

  “这个就当作是你的入会费了,以后有这种大生意还会介绍给你的”

  “可是我现在急需钱……”我赶紧说道。

  “这是这一行的规矩!”白姐的语气很强硬,“不过告诉你个好消息,那个女人对你刚才的表现很满意,你给我招待好了,钱少不了你的。”

  我默默的回到家,第二天一大早便被电话声吵醒。

  “王强,我给你发那么多条短信你都不回复我?”姐姐劈头盖脸一通骂,骂完之后说娘的病必须尽快治疗,不然会有彻底失明的危险,还问我什么时候能给家里汇款。

  我只能骗她说公司现在资金周转困难,钱的事情我尽快想办法。其实,姐姐不知道我的公司早就已经彻底破产了。

  我一上午打了无数个电话却还是没有借来一分钱,唉,世态炎凉啊。

  中午借了周晓梅两百块钱,正准备下去买点吃的,兜里的电话突然响了,是一个陌生来电。

  “喂,哪位?”我的语气不是很友好,这种电话不是卖保险的就是推销保健品的。

  “你去帝豪商厦一楼等我,现在。”对面的语气不容置疑,说完便直接挂断了电话。

  “神经病吧!”我嘟囔一句,可越想越觉得刚才的声音耳熟,突然回想起来是昨天包间里的那个美要天仙的漂亮女人。

  “她现在找我做什么?这大白天的也不能在商场里做那事儿啊……”我心里胡思乱想着,却还是打了辆出租车直奔帝豪商厦。

  帝豪商厦是当地的高端商厦,只卖各种原装进口的奢侈品,一般人根本消费不起。

  刚到帝豪商厦没多久,一辆乳白色玛莎拉蒂便轰鸣着停在了我的面前。从车上走下来一个戴着墨镜的妙龄女郎,穿着酒红色的长款风衣,下面是一件精致的包臀短裙,修长的玉腿外包裹着一层薄薄的黑色丝袜,胸前波涛汹涌,伴随着她款款走来,那对儿令人惊叹的丰满不安分的晃来晃去,惹得路人纷纷侧目。

  她摘掉墨镜冲我微微一笑,果然是昨天夜总会的那个漂亮女人。可当她看到我的这身装束之后,脸上的微笑顿时变成了鄙夷,“走吧,去给你买几身衣服,你这头发也要好好倒持倒持。”

  她说完不等我同意便率先走进商场。

  她带我来到杰尼亚的专卖店,直接点了件模特身上的招牌西装,趁着换衣服的空档我偷偷瞄了眼价格。

  尼玛,四万八一套,我现在身上可是连四百八十块钱都没有……

  我穿着西装走出更衣室,她在旁边饶有兴趣的看了几眼,说了句,“还不错,就要这件吧。”

  之后,她又领着我买了块名表,还做了个发型。

  我偷偷在心里算了下,这一套东西整下来少说也有七八万,这女的真是有钱啊。

  都弄好之后,她拉着我走出了商场。我正想她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时,她整个人突然毫无征兆的贴了上来,娇艳的红唇距离我的耳朵只有几厘米,兰息轻吐令我浑身发软,“小傻瓜,今晚好好陪陪我……”

  

书评(438)

我要评论
  •   “&你干嘛

      “你干嘛呢!”周晓梅嗔道,听语调却并没有真的生气。

  • 一下眼&泪,同

      我心里一阵酸楚,抹了一下眼泪,同时也下定了决心,要跟周晓梅去试试水。

  •   “&。

      “那怎么办?我这才刚刚洗一半……”周晓梅撅着嘴,一脸无助。

  • 巾钻了&的毛玻

      “谢谢啦……”她冲我抛了个媚眼,裹着浴巾钻了进去。不过好像是故意没关卫生间的门,只合上了里面浴室的门。透过门上的毛玻璃,我看到一个曼妙的身体如水蛇般肆意蠕动着。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