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八终年无期  

 

 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却因为妹妹殒命而简单总结。她亲自动手将已婚夫傅彦舜关进监狱,让他替妹妹抵命。三年后,他入狱,带着仇恨复仇,催毁她的公司,让她一无所有。他牢牢地的锁她,乔菱根本不理会他的解释,冷艳的五官刻着冷漠,手刚打开车门,眼前突然掠过一只修长的手迅速关上了门,紧接着一个高大的身影挡住了视线。。

“傅彦舜,我现在才发现,原来你那么会伪装。”乔菱咧着嘲讽的笑,片字都在挖苦他。

一夜过后,傅彦舜依旧不动声色的沉稳,凉意早已渗透心脏,可他丝毫没有颤抖,雨滴顺着他的睫毛落下,模糊了他的视线,他站了一夜,腿脚已经麻木没有知觉。

“不是这样的,你为什么就不能听我解释呢?乔菱,全世界都可以怀疑我,你为什么就不肯相信我!”傅彦舜激动地摇晃着她的两肩,一双墨眸如夜落寞,他的手在颤抖,满眼仍留一丝期望。

“我承认那天我在酒吧,可我真的是在那意外碰见佩汐的,根本没有对她做什么出格的事,更别说害她了!”

无论怎样,他代表的可是乔家的形象,切不能丢了势气!

她看到了,鲜红的血顺着缝隙滴在坐垫上,那一刻,心里突然抽痛了一下,却是稍纵即逝。

“我说了,见不到她,我誓不罢休!”傅彦舜几乎是咬牙说出,更加攥紧手中的毛巾,可以隐隐看到那条条可怕的青筋,而身上突发的强大气场竟让老管家退后一步。

傅彦舜闪过一抹亮光,他目不转睛的看到眼前纤尘不染的秀影,她还是那么的清雅,蕴在眉稍间都是骄傲。

乔菱根本不理会他的解释,冷艳的五官刻着冷漠,手刚打开车门,眼前突然掠过一只修长的手迅速关上了门,紧接着一个高大的身影挡住了视线。

“你让开!”她仍没有看傅彦舜,依旧冷若冰霜,现在这张俊美的脸,让她恨之入骨!

傅彦舜伸手颤抖的拿过,却是死死的攥在胸口,苍白的唇毫无血色,低沉的声音已经沙哑:“我一定要等到她!”

“傅少爷,小姐说不想看见你,让你立刻离开。”老管家递给傅彦舜一条毛巾,沧桑的脸上阴暗无常,透明镜片下的目光浑浊又冷密,冷眼斜视着他。

她看到了,鲜红的血顺着缝隙滴在坐垫上,那一刻,心里突然抽痛了一下,却是稍纵即逝。

他一直在低下高贵的头颅,以求让乔菱给予他解释的机会,可是,他低头并不代表他认可,更低下不到别人来说自己毫不知耻!

“傅彦舜,我现在才发现,原来你那么会伪装。”乔菱咧着嘲讽的笑,片字都在挖苦他。

他就是这样羁傲不逊,明知道自己会存生死一线,却还是要执着的去跳这个漩涡......

“你若想死,我成全你。”管家正要回斥,极清极冷的女声打破了晨曦的死寂。

或者,是她太慈悲了,对于这个‘杀人犯’,流泪都显掉价,所以,她高傲的抹去了满脸的泪水......

“小菱,你要相信我,真的不是我做的!”傅彦舜冒着大雨,雨水溅湿了他的裤腿,模糊了他分明的棱角,他只是紧追在乔菱的后面,直到到了一辆奔驰车面前。

“你想让我死?”他薄唇微启,语气中已尽绝迹。

第12章 谈判

2021-05-01

第12章 谈判

2021-05-01

第13章 变动

2021-05-01

第13章 变动

2021-05-01

第14章 升职

2021-05-01

第14章 升职

2021-05-01

第15章 又见

2021-05-01

第15章 又见

2021-05-01

第16章 针锋

2021-05-01

第16章 针锋

2021-05-01

第28章 洽谈

2021-05-01

第28章 洽谈

2021-05-01

书评(434)

我要评论
  • &,却还

    他就是这样羁傲不逊,明知道自己会存生死一线,却还是要执着的去跳这个漩涡......

  • ,对于&这个‘

    或者,是她太慈悲了,对于这个‘杀人犯’,流泪都显掉价,所以,她高傲的抹去了满脸的泪水......

  • 密,冷&眼斜视

    “傅少爷,小姐说不想看见你,让你立刻离开。”老管家递给傅彦舜一条毛巾,沧桑的脸上阴暗无常,透明镜片下的目光浑浊又冷密,冷眼斜视着他。

  • 速关上&紧接着

    乔菱根本不理会他的解释,冷艳的五官刻着冷漠,手刚打开车门,眼前突然掠过一只修长的手迅速关上了门,紧接着一个高大的身影挡住了视线。

  • ,可是&她已经

    也许以前,这样的目光会让她心疼,可是现在,她已经被怨恨所磨灭......

  • &发现,

    “傅彦舜,我现在才发现,原来你那么会伪装。”乔菱咧着嘲讽的笑,片字都在挖苦他。

  • 可以怀&期望。

    “不是这样的,你为什么就不能听我解释呢?乔菱,全世界都可以怀疑我,你为什么就不肯相信我!”傅彦舜激动地摇晃着她的两肩,一双墨眸如夜落寞,他的手在颤抖,满眼仍留一丝期望。

  • !”傅&身上突

    “我说了,见不到她,我誓不罢休!”傅彦舜几乎是咬牙说出,更加攥紧手中的毛巾,可以隐隐看到那条条可怕的青筋,而身上突发的强大气场竟让老管家退后一步。

  • ,傅彦&他知道

    在到了乔家大门前时,傅彦舜并没有敲门,因为他知道,这都是徒劳。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