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宠你一世  大嫁光临宝贝我宠你  宝贝我宠你全文免费阅读  军婚霸爱宝贝我宠你  

 

 

安小末盛子萱小说名字叫做《宝贝,我宠你》,这里提供安小末盛子萱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宝贝,我宠你小说精选:安小末眸中一怒,腿摔得生疼。 想她也是有脾气的,方奕霖要了她的人就该对她负责,怎么可能他需要的时候她就乖乖过来,他不需要的时候,她就得不出现呢? 安小末捏紧拳头,她忍着现在所受的一切,总有一天,她要方奕霖乖乖臣服在脚下! 想着,安小末从衣柜取出一件睡衣披在身上,打开门向卧房一瘸一拐的走去,不带一丝留念。 望着安小末的背影,方奕霖的心里有些不是滋味,可一想到盛子萱的逃婚很有可能是因为安小末,他又觉得自己对她所有的苛责都…

安小末眸中一怒,腿摔得生疼。

想她也是有脾气的,方奕霖要了她的人就该对她负责,怎么可能他需要的时候她就乖乖过来,他不需要的时候,她就得不出现呢?

安小末捏紧拳头,她忍着现在所受的一切,总有一天,她要方奕霖乖乖臣服在脚下!

想着,安小末从衣柜取出一件睡衣披在身上,打开门向卧房一瘸一拐的走去,不带一丝留念。

望着安小末的背影,方奕霖的心里有些不是滋味,可一想到盛子萱的逃婚很有可能是因为安小末,他又觉得自己对她所有的苛责都是没问题的。

他独自待在空荡的房间,点燃一根烟,半天没吸一口,一直盯着盛子萱留的那张纸条发呆,他发誓一定要找到盛子萱逃婚的理由!

事发突然?

纸条上这四个字他反复琢磨着。

盛子萱到底是发生什么事所以才突然走掉?与安小末有关吗?发生再大的事情,就不能两个人一起解决吗?

方奕霖努力想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手中那根烟已经燃烧出长长的烟灰,猩红的烟光还在努力吸取烟丝,那一点小亮光时而微弱时而发出锃亮的的红色,燃烧到方奕霖指节的时候,方奕霖一皱眉,将烟狠狠扔了出去。

这让他越发的恼怒,将盛子萱留下的纸条撕得粉碎,一拳打在床上,眼中残留骇人的光芒。

隔壁的安小末塞上耳机,听歌的声音放得老大,郁闷得翻来覆去也睡不着觉。

她越想越觉得委屈,电话紧握在手,一直处于关机状态。

她没勇气开机,怕接到大家的电话,有些问来问去的话题,只会惹她更烦躁。

安小末苦笑一声,她真的很想不明白,到底是什么原因让盛子萱在就要接受幸福的这一刻逃开了?

难不成……是盛子萱察觉出安小末这么些年对方奕霖隐藏的感情,所以故意退出吗?

当下有这个想法,安小末就赶紧摇头否定。

她与盛子萱表面上看起来关系还不错,但背地里,盛子萱总奚落她。

若不是为了给弟弟安小虎治病而欠了盛家太多人情,安小末绝对不会留下来一心想偿还。

想起安小虎,安小末眉目间的愁色慢慢晕开。

她开心的翻开钱包里的照片,照片上安小虎笑得灿烂,还露出两颗虎牙,被他的笑容感染,安小末跟着笑了笑。

安小末再看向门口,既然已为人妻,就做好妻子的本分,至于最后她是会等到自己想要的幸福,或是待在不想待的地狱,她自己一点儿也不知道。

她的命运掌握在方奕霖手里,就像是一颗棋子,下棋人落子在哪儿,她就在哪儿。

而此时盛家依旧无人入眠,盛父已经冲盛母发了好久的脾气了。

“你说说你到底是怎么想的?怎么能答应让小末嫁给奕霖呢?你这不是害她吗?”盛父冷声。

或许是知道盛父不可能答应,盛母竟然瞒着让安小末代替子萱结婚的事情,还让他一直在外面找子萱。

盛父也是回家后才知道新娘子换人了。

“那能怎么办?盛家现在的财务状况你又不是不知道,难道嫁给奕霖,对小末来说不是个好归宿吗?”盛母回话,据理力争。

“你!”盛父显然是气极了,甩开盛母的手,气冲冲说一句:“我现在就去找小末!”

“不许!你现在若是去了,奕霖肯定会抽走放在我们公司的资金,那我们就完了!”盛母拉住盛父,声泪俱下,“更何况,小末已经嫁给奕霖了,他们现在是合法夫妻,你凭什么阻止?”

盛父皱紧了眉头,盛氏公司现在的财务出了很大的问题,而嫁盛子萱给方奕霖时,他们私下有个一千万的交易。

如今盛子萱不见了,若是没有安小末顶替,交易还如何继续进行下去呢?

盛父愣在那儿,看着苦苦哀求他的盛母,转过身,颓然地走进了书房……

方奕霖安小末小说名字叫做《宝贝,我宠你》,这里提供方奕霖安小末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宝贝,我宠你小说精选:天色渐渐亮了起来,阳光懒懒地照进安小末的房间,在洁白的墙壁上斑斓出金黄色的光圈。 安小末睁开眼,坐起身,懒懒地伸了下腰,一副没睡醒的模样。 她抬起眼睛的时候恰好看见了阳光,觉得心情非常好。 心情好的原因当然不仅是因为阳光,更重要的是她做了一个梦,一个好甜美的梦——她梦见心爱的奕霖哥哥牵着她的手,陪她在海边散步,海风温柔地将她的秀发飘起,那种轻舞飞扬的感觉。走了一段,她说累了,两人就依偎着坐在海边,奕霖哥哥将她搂得好紧,…

天色渐渐亮了起来,阳光懒懒地照进安小末的房间,在洁白的墙壁上斑斓出金黄色的光圈。

安小末睁开眼,坐起身,懒懒地伸了下腰,一副没睡醒的模样。

她抬起眼睛的时候恰好看见了阳光,觉得心情非常好。

心情好的原因当然不仅是因为阳光,更重要的是她做了一个梦,一个好甜美的梦——她梦见心爱的奕霖哥哥牵着她的手,陪她在海边散步,海风温柔地将她的秀发飘起,那种轻舞飞扬的感觉。走了一段,她说累了,两人就依偎着坐在海边,奕霖哥哥将她搂得好紧,他说爱她,然后温柔地吻她,那时候,她真幸福得不知东西南北。

醒来了虽然发觉只是南柯一梦有些失落与遗憾,但她还是因为做了个好梦而心情舒爽,似乎对于以后与方奕霖的感情也充满了更多的希望。

安小末不由想:或许,方奕霖会被她的真心打动,会爱上她,对她好呢!

所以,从今天起,她更是要做个合格的妻子,懂得温柔与体贴,不能与方奕霖怄气。

安小末越想越激动,再伸了个懒腰,迅速将衣服穿上,下床将散下的头发扎成马尾,刚走到房门口又折回,掏出化妆品对着镜子仔细地打扮一番才算是满意了,走到厨房,决定要为方奕霖做顿精致的早餐。

别墅设在郊外空地上,大清早的空气十分新鲜,初夏还不那么炎热,让人神清气爽。

安小末推开厨房的窗,打开冰箱,想着今天该做什么早点才好。

新婚的第一个早晨,她不想与方奕霖吵架,想了想去,拿了两个鸡蛋与一些蔬菜,开始了她忙碌的一天。

“谁允许你动我的东西?”方奕霖冰冷的声音响起。

“啊?”专注做早餐的安小末被方奕霖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大跳,不知什么时候方奕霖出现在她身后,将她手里的盘子夺过去,恶狠狠地瞪着她,眼神里满是厌恶。

“我只是想做早餐给你吃。”安小末小声解释着。

对方奕霖,她从见到的第一眼起就决定了会收敛大大咧咧的豪迈性子,在他面前,她就是一只温顺的小猫。

“不需要!”方奕霖冷酷出声,将安小末端出来准备盛早点的碗清洗一遍放进橱柜,眉目间,那种漠然甚至愤怒让安小末不知该怎么办是好。

安小末这个时候才突然想到,这应该是盛子萱买的东西,而自己不经允许就用了,所以方奕霖会显得如此生气。

原来,盛子萱占满了他的一整颗心,而她安小末真的不过是个多余的、被嫌弃的。

想到这里,安小末的心又一次狠狠地刺痛,脸上的妆容再过夺目也掩饰不了她那黯然的双眸。

方奕霖背转过身,走到厨房门口的时候又突然停住脚步。

安小末望着方奕霖的背影,见他不说话,她鼓起勇气唯唯诺诺地问:“要去上班了吗?这早点是我亲手做的,要尝尝吗?”

“安小末!”

“嗯?”安小末端着锅里的早餐,满怀期待。

方奕霖缓慢地转过身来,紧盯着安小末的眼睛,目光犀利:“我是不是告诉过你,会有那么个时候让你主动开口说离婚?”

听了方奕霖的话,安小末眼里涌出的期待全部都变成绝望。

她笑得苦涩,真搞不懂自己刚才到底是在期待什么?

本以为他停下脚步是觉得刚才有点过分,会给她一点安慰什么的,哪知却是更大的打击与伤害。

“你就这么想跟我离婚?”她痛心地问,但话一出口就后悔到不行。

今天不是有提醒过自己不能与他怄气的吗?

自己这么问话,还能指望有什么和好的余地呢?

书评(465)

我要评论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