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人都明白我是一名修真者,但我老婆是不明白!“那神秘人找到了吗?”。

“你这脸是怎么回事?”

陈元奇先是愣了一下,随即才反应过来,翻了个白眼轻蔑说道:“我还一直以为叶灵芸的丈夫是个死人,受了这么多的欺负也不见丈夫站出来说半句话,但现在看来你还是有一口气的嘛!”

陈元奇所在的陈家财大势大,有传言称陈家在这个灵气复苏的背景下有修真者撑腰,所以能够在三坊市一家独大。

“你也不用感到自责,我们本就不是真正的夫妻,这些事你根本不可以管的,但是爸妈那边不知道,所以还需要你担待些,不说了,吃饭吧!”

陈元奇不说,孟浪还不知道叶灵芸受了这么多委屈。

灵气复苏,天地、世道、人心皆巨变!

......

叶灵芸连忙起身说道,这件事她的确没告诉孟浪。

......

但现在不仅是这片天地,连他孟浪都是苦尽甘来,可以从新开始。

孟浪不用问都知道叶灵芸脸上的巴掌印从何而来,因为陈元奇。

孟浪不说话,先是赏了陈元奇两个耳光,而后直接提着晕死过去的陈元奇来到公司大门前,不过并没有回家,而是朝市中心的方向而去。

孟浪脸色一如既往的平静,但这会议室的温度却是一点一点的在下降。

叶洪未曾说话,只是放下手中碗筷,起身离开,几乎是三步一摇头,背影疲惫不堪。

握紧双拳,感受着灵脉在体内游走的那种奇妙感觉,孟浪双眼耀耀生辉,自语道:“想不到千年之后我还能等到这一天,当初那些我送你们去飞升的人,孟某很想当面问你们一句,这些年是否安好?”

他们是飞升了,而孟浪便一直被困在阵眼中,被灵气枯竭的天地当做养料,竟持续数千年之久,直到三年前孟浪体内灵力全部消失,他才得以从那个阵眼中逃脱出来。

吃过饭后孟浪以出去散散步的理由出门了,说是散步,身上戾气却是极重,以极快的步伐赶往叶灵芸之前所在的那家公司。

握紧双拳,感受着灵脉在体内游走的那种奇妙感觉,孟浪双眼耀耀生辉,自语道:“想不到千年之后我还能等到这一天,当初那些我送你们去飞升的人,孟某很想当面问你们一句,这些年是否安好?”

“孟浪,吃饭了!”

书评(95)

我要评论
  • &叶灵芸

    此时房门被推开,一道倩影走了进来,正是孟浪现在的妻子,叶灵芸。

  • 着孟浪&大的委

    她将手中的筷子直接砸在孟浪的头上,指着孟浪的鼻子骂道:“姓孟的,你到底还是不是个男人,自家媳妇在外面受了这么大的委屈你都能一声不吭,废物都没有你这么废的。”

  • 公道,&回来?

    “我的妻子受了委屈,身为丈夫的我来为她讨回公道,你扇了她一巴掌,你觉得我该在你身上找点什么回来?”

  • &情绪。

    就在孟浪刚拿起筷子的时候,方媛再也克制不住心中的情绪。

  • 竭的天&脱出来

    他们是飞升了,而孟浪便一直被困在阵眼中,被灵气枯竭的天地当做养料,竟持续数千年之久,直到三年前孟浪体内灵力全部消失,他才得以从那个阵眼中逃脱出来。

  • 浪双眼&我送你

    握紧双拳,感受着灵脉在体内游走的那种奇妙感觉,孟浪双眼耀耀生辉,自语道:“想不到千年之后我还能等到这一天,当初那些我送你们去飞升的人,孟某很想当面问你们一句,这些年是否安好?”

  • 头发花&是格外

    三坊市中心豪华庄园内,一头发花白的老者躺在病床上,他气息微弱,看来行将就木,不过那双眼睛却是格外有神。

  • &议室的

    孟浪脸色一如既往的平静,但这会议室的温度却是一点一点的在下降。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