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睿之拿起衣服,根据灰袍青年之前的指示顺着石子路朝北方竹林的方向走着,不急不缓,与身旁那些边走边兴奋地东张西望的少年形成鲜明对比。

  半晌后,苍古忽然开口道:“掌门师兄,听说,东边那个岳山派里新诞生了一个金丹高手,不知道是否真假?”

  那些大的门派一心挤兑青元派,侵占其势力,新起的门派对其地位又虎视眈眈,前有虎后有狼,如果形势不能改变的话,他们青元派前景堪忧了。

  青云真人叹了口气,嘴唇微动,想说什么,却最终没说,摆摆手,让他们都散了。

  这是一只黑色的猫,谗猫。

  少年的手一抖,快得好像一道光。野兔透明的眼睛瞬间变得血红,拼命挣动着,发出咕咕的咬牙声,但一切都是徒劳。

  翌日,天刚破晓。

  白景川皱眉道:“看来,除了那个新诞生的金丹期高手,他们对年轻一代也很有信心。”

  苍古“哼”了一声,面色不虞道:“修仙大会,哼哼,他们好大的野心。”

  检查了百多个人,终于有一个少年合格了,三位道士均松了口气。

  在山脚下一片空旷的场地上,此时聚满了从幽州各地赶来的人,均神情焦急地抬头望着天空,等待着什么。

  她上下打量了一番还愣在原地的林睿之和他肩上的那只黑猫,嘻嘻笑道:“你就是新来我们奕剑观的那个小师弟吧?今年多大了?还真的跟陶师兄说的一样,带了只宠物猫呢,呵呵呵。”

  灵蛇灯笼般的巨目死死地瞪着众少年,庞大的蛇头不住地在东晃西荡,似乎在寻找着什么,又似乎随时会落下雷霆一击,吓得一众少年瑟瑟发抖,屏息凝神,不敢发出半分声响。

  “五行少木,不合格。”

  众少年哪见过如此恐怖情状?包括林睿之在内全部变了颜色,有胆小的甚至已经面如土色,裆下迅速出现一片水渍。

  少年似乎一下子失去了所有的神采,垂头丧气地回到家人身边,一家人叹息着走了。

  “不合格。”

  “灵尊不要!”就在这关键时刻,伴随着一声娇俏的疾呼,半空中飞来一袭火红的身影。

  蓝袍道士浑厚的声音再次传出:“五行缺土,不合格。”

  这个少年很特别,没有任何人陪伴,肩上还睡着一只黑色的猫。

书评(127)

我要评论
  • 座的亲&傅过来

      不多时,各观首座的亲传弟子代表师傅过来挑人。最终,林睿之竟然被奕剑观的人选中,众人无不露出羡慕神色,均认为他是走了狗屎运。

  • &种野味

      无数个日子里,他跟它就这样靠着野兔、野鹿等各种野味度日。

  •   一&长拥簇

      一个被家长拥簇着的少年双腿微颤着走了过去,中年道士将手虚按在他的腹部,摇头道:“不合格,回去吧。”

  • &  少

      少年抬起头,微眯着眼睛瞧着一旁刻在高耸巨石上的两个遒劲有力的大字——幽州。

  • 些大的&,他们

      那些大的门派一心挤兑青元派,侵占其势力,新起的门派对其地位又虎视眈眈,前有虎后有狼,如果形势不能改变的话,他们青元派前景堪忧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