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婉秋彻底地的蒙圈了。郑南风这巨无霸,这究竟是在干什么?“婉秋小姐,这外面风大,我们赶快屋里吧,要不然把您冻感冒发烧了,这风这罪可就真大了。”叶婉秋还没说话的,郑南风了郑南风这巨无霸,这到底是在干什么?。...

叶婉秋彻底的蒙圈了。

郑南风这巨无霸,这到底是在干什么?

“婉秋小姐,这外面风大,我们赶紧进屋吧,要是把您冻感冒了,小风这罪可就真大了。”

叶婉秋还没说话,郑南风已经弯腰客气的对她做出了请进叶氏集团大楼的手势。

在场的人都惊呆了。

郑南风对叶婉秋谦卑的态度,震惊了所有的人。

叶婉秋不是郑南风的情人吗?

可是就这现象看,叶婉秋哪里像郑南风的情人,她分明就像是郑南风的妈。

不,郑南风对叶婉秋的态度,应该比对他妈还尊敬。

叶婉秋是在晕晕乎乎中,在众人的簇拥下走进叶氏集团贵宾室的门的。

“郑董事长,您喝茶!”

贵宾室内,叶青林亲手把一杯热气腾腾的茶放在了郑南风的面前。

郑南风眼睛一瞪,当即就发飙了:“你是脑子有问题吧,茶应该先给婉秋小姐。”

说话的时候,郑南风亲自动手,把身前的茶杯小心翼翼的放在了叶婉秋的面前。

叶青林愣住了,老狐狸叶老爷子这时开口道:“青林,你愣着干嘛,赶紧给郑董事长再倒一杯啊!”

叶青林给郑南风倒茶的时候,叶老爷子在叶婉秋耳边低声道:“婉秋,我们集团现在全靠你了,你赶紧和郑董事长提提融资的事,看看他怎么说?”

叶婉秋抿了抿嘴,她定了定神。

此刻她整个人就像在做梦似的,脑子一点都不清醒。

这郑南风太怪了。

他一个在云海叱咤风云的大人物,为什么要对她一个小女子这般客气了?

他不会是在捉弄她吧,她现在提出融资的事,会不会被他当场打脸了?

“郑董事长,南风集团给叶氏集团融资的事,我们前面已经谈好了,后面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波折,南风集团要取消对叶氏集团的融资,现在我请求您,不知道您能不能重新考虑一下给叶氏集团融资的事了?”

冷静一下,叶婉秋看向了郑南风。

郑南风本来正在喝茶,叶婉秋说话后,他一口直接喷了。

“别,别,婉秋小姐,您这不是在折煞我吗,什么请求不请求的,您直接吩咐就行,不就是融资的事吗,以前南风集团答应融资五亿,现在婉秋小姐吩咐了,五亿直接变成十亿,我们马上就签合同!”

郑南风站了起来,他对着叶婉秋弯着腰,那样子谦卑极了。

而且在郑南风的一招手中,他的助理已经把合同从包里拿了出来。

在来的时候,他就准备好了合同,上面已经写明了,南风集团要向叶氏集团融资十个亿。

很快,叶婉秋就和郑南风签好了合同。

说了一堆讨好叶婉秋的话后,郑南风离开了叶氏集团。

叶老爷子他们安排车把叶婉秋送回家的时候,她整个人都还是懵的。

“南风集团的十亿已经到账了,他们还发布了官方消息,说给我们集团融资了十亿。”

“老爷子,我们集团的股票开始涨了,而且转眼就来了一个涨停。”

不停有人在向叶老爷子汇报着。

本来板着一张老脸的叶老爷子,瞬时就咧嘴笑了。

“老爷子,叶婉秋这次真的太过分了,竟然让您亲自上门去求她,现在南风集团的融资已经到位,集团股票也已经涨停了,我觉得应该给叶婉秋一点教训了。”

叶虎嘴巴歪歪,在这时开口了。

叶老爷子微笑的脸,瞬时就冷了下来。

在叶家,他一向独断专行,这次厚着老脸去求叶婉秋后,他是真把叶婉秋恨进了心里。

“集团的情况刚刚稳定,叶婉秋暂时不能动,以前我们都小看她了,她是真不简单啊,她竟然能让郑南风对她如此巴结,她身后的人肯定是真正的大人物。”

虽然心里想过河拆桥,给叶婉秋教训,但是叶老爷子终究是只老狐狸,能看懂形势。

“老爷子说的对,叶婉秋背后肯定有大人物,只是就我了解的,叶婉秋根本不认识那样的大人物啊,难道那大人物,与刚回云海的楚阳有关?”

叶青林眉头收缩了一下。

叶虎这次直接笑了起来,他口中道:“爸,你就别搞笑了,就楚阳那流浪汉,他要能认识什么大人物的话,我就能和即将出任云海的总负责人是拜把子!”

叶青林伸手摸了摸脑袋,感觉自己的想法真的挺搞笑的。

“叶婉秋背后有大人物,我们暂时都得给她一点好脸。”

叶老爷子眉头深锁着。

叶虎喉头鼓动一下,口中不甘道:“老爷子,叶婉秋那么嚣张,连您老人家都不放在眼里,我们真的就要任由她在集团随意猖狂吗?”

叶老爷子的脸阴沉着,他口中道:“我说给叶婉秋好脸,那只是暂时的,等调查清楚她背后的大人物究竟是谁后,我们才能想办法,看怎么才能把她弄出叶氏集团。”

说完,他站起身就往外走了。

走了几步后,他又回过了头:“对了,青林,据说云海新的总负责人,在五天后就要上任了,你好好准备一份礼物,到时候我们给他送去,不管叶婉秋背后有什么大人物,只要我们和云海新的总负责人搞好了关系,那人也就不足为惧了。”

......

“呵呵,妈,这是我从泰国给你带的礼物。”

客厅内,叶灵把一精致的盒子,放在了柳茜的面前。

柳茜乐开了花,她口中道:“真是妈的好女儿,妈真没白疼你。”

“姐,这是给你的。”

叶灵把一玉吊坠塞在了叶婉秋的手里。

跟着她对楚阳翻了一个白眼:“楚阳,你一声不吭出去流浪了五年,现在你是怎么有脸回来的了?”

看着小姨子扭动着饱满的身姿,楚阳有点无奈:“我不是出去流浪了,我是出去打拼事业了,现在我事业有成,当然要回来照顾你姐了。”

“呸,你能照顾我姐就是怪事了,这次我姐遇到了困难,还不是要我男朋友出面才能解决,我问你,自始至终你做了什么?”

叶灵对着楚阳嘟嘴不屑着。

柳茜这次跟着道:“婉秋啊,这次多亏了灵灵的男朋友子辉,要是指望楚阳这废物的话,你的事业也完了,我们家也完了。”

叶婉秋有点懵,因为她刚刚才进家门。

楚阳听得更懵,叶婉秋能重回叶氏集团,郑南风会巴巴的跑去和她签合同融资,这都是他在操作。

这一切与叶灵的什么男朋友子辉有个什么关系了?

书评(387)

我要评论
  • 反驳了&人。”

    “叶婉秋,你真的是翅膀硬了,现在竟然连老爷子的意思都敢反驳了,如果假以时日的话,你眼里恐怕不会有叶家任何一个人。”

  • 这是我&您会喜

    叶青林正在笑呵呵着,“老爷子,这是我专门为您挑选的茶具,希望您会喜欢。”

  • 为集团&候放下

    “呵呵,婉秋,你就别生气了,你为集团操劳多年,真的是时候放下肩上的担子,想想你的终身大事了。”

  • 缔造了&叶氏集

    他一手缔造了叶氏集团,今天集团迎来上市,他心里比谁都要高兴。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