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蛋的,早明白就不带这废物回来了,真的跟随他丢死人了!”柳茜在低声着。刚林子辉让她脸上有光,此刻众人一自我调侃楚阳,她心里登时也不是个滋味了。“呵呵,大家就切记担刚刚林子辉让她脸上有光,此刻众人一调侃楚阳,她心里顿时不是个滋味了。。...

“该死的,早知道就不带这废物过来了,真的跟着他丢死人了!”

柳茜在小声着。

刚刚林子辉让她脸上有光,此刻众人一调侃楚阳,她心里顿时不是个滋味了。

“呵呵,大家就不要担心楚阳了,他是我大姨子的老公,只要他愿意,我随时可以安排他去我家的公司干个保安的。”

林子辉乐呵呵的说话了。

他正翘着二郎腿,摇晃大头皮鞋。

在说话的过程中,他的目光从叶婉秋的长腿细腰上滑过,那眼海中快速闪过了一丝贪婪。

这货可不是个好东西,看叶婉秋国色天香,他心里很早前就动过鬼心思。

呵呵,借着这机会,辉少狠狠的打击一下这楚废物,说不准辉少将来能把这对姐妹花都收进怀中了!

“楚阳,辉少都这么说了,你还不赶紧谢谢他。”

“楚阳啊,你可真走运,竟然有辉少这么一个连襟,你就去辉少家公司看门吧,那总强过去扫厕所。”

柳家人中,有人在起哄。

林子辉嘴巴都笑歪了,他看向楚阳,口中阴阳怪气道:“楚阳,我们林家的实力在云海可不是盖的,去我们家看门,可不是谁都能去的,我是看在我大姨子的面子上,才会给你这次机会的!”

“妈的,楚阳这家伙是真够丢人的,他和辉少是连襟,现在却只有资格去给辉少家看门,我要是他的话,此刻已经打个洞钻到地底下去了!”

“呵呵,说白点,楚阳就是一个叫花子,他要个屁的脸,不过可惜了叶婉秋,竟然嫁了这么个玩意,现在她应该感觉已经丢死人了吧!”

大厅内,有人在你一言我一语着。

叶婉秋羞红了脸。

她的自尊心是极强的,此刻她的老公被人如此侮辱和贬低,她这心里难受极了。

“是吗,林家的实力既然这么强,那你怎么会拿个假的唐代玉佛来糊弄外婆了?”

楚阳冷笑的站了起来。

“你放屁,我这是正宗的唐代玉佛,怎么可能是假的?”

林子辉面色猛的一变。

楚阳径直走到柳老太太身前,目光一扫她身前那盒子内的玉佛后,口中淡淡道:“唐代玉器的雕刻,是吸取了当时的雕刻和绘画手法的,其雕刻的人物,质感十足栩栩如生,而这玉佛的阴刻线歪歪曲曲,一看其手法就极为粗略,根本不可能出自唐代大师之手。”

“楚阳,你一个叫花子,你懂个屁的玉,你少在这里妖言惑众,败坏老子的名声。”

林子辉顿时涨红了脸。

这玉佛他根本不是三十万买的,而是三千块钱从一古玩店淘来的。

现在楚阳说他的玉佛不是唐代的,他顿时就恼羞成怒了。

看了林子辉一眼,楚阳冷笑了一声,“呵呵,我说的是真是假,大家一看便知,我这才是正宗的唐代玉佛,它正是我送给外婆的礼物。”

说话的时候,楚阳从怀中掏出了一盒子。

他从盒子中拿出一玉佛直接放在了柳老太太的面前。

那玉佛雕工细腻.线条流畅,给人一种浑厚有力之感。

“哼,楚阳,你就是一废物,能懂什么玉,能懂什么艺术?子辉送给我的乃是正宗的唐代玉佛,你拿的这个肯定是价值几十块的山寨品。”

柳老太太冷冷说着。

她看都没对楚阳拿出来的玉佛看,直接一把抓起它在地上摔成了好几瓣。

这就是一废物,他能拿真的唐代玉佛来给她老人家拜寿,那太阳都能从西边出来!

柳老太太对楚阳的鄙视,是从骨子里发出来的。

当然爱玉的她,早就看出来林子辉送的玉佛是山寨品了。

她不拆穿他,乃是因为柳家需要这宝贝外孙女婿。

要知道林子辉可是郑南风都会给面子的主,柳家把他给哄开心了,以后在云海那还不得前程似锦啊!

“你看都不看,为什么就把我的玉佛给摔了?”

楚阳的面色变了。

他是龙血战神,这柳老太太竟然对他如此无礼。

要不是因为她是叶婉秋的外婆,他的巴掌早就过去了。

“呵呵,你说为什么,因为我不需要看,就知道你拿的是个山寨品,楚阳,你就是个一无是处的人,怎么可能买得起唐代的玉佛送给我?”

柳老太太冷笑着。

楚阳瞳孔收缩,口中微怒道:“林子辉送给你山寨品,你当宝贝捧着,我送给你真品你却摔了,你这摆明了就是在狗眼看人低!”

“楚阳,你竟然敢骂我,这真的是反了,我告诉你,子辉是林家的少爷,连郑南风都会给他面子,他是不可能会拿山寨品来骗我的,是你这个爱慕虚荣的家伙,拿着假的唐代玉佛来糊弄我,你这是在当我是傻子,还是当你自己是傻子了?”

柳老太太的眼睛瞬时瞪得溜圆。

“是的,楚阳这家伙简直就是脑子进水了,他竟然说辉少的玉佛是假的,而且更可笑的是,他还有脸说他拿出的玉佛是真的。”

“尼玛,太搞笑了,楚阳已经彻底的疯了,他要买得起唐代的玉佛,我就能买得起商代的青铜器!”

“辉少啊,你就别跟楚阳这厮一般见识了,他就是个脑残,奶奶马上就会收拾了他。”

大厅内,有人在对着楚阳指指点点,也有人正在讨好林子辉。

“楚阳,你给我滚出去,柳家不欢迎你。”

柳老太太唰的站了起来,她的手指都快要戳到了楚阳的鼻子。

楚阳的目光从她脸上环扫向了柳家众人,他口中淡淡道:“我明白了,你们这些人颠倒黑白,无非就是想巴结林子辉,不过你们的算盘肯定要打空了,因为这林子辉根本就是个骗子。”

顿顿,目光一扫地上的玉佛碎片,楚阳又摇了摇头,“这玉佛是唐代李二年间的,价值最少五百万,当真是可惜了。”

“楚阳,都到这个时候了,你竟然还敢胡说。”

柳老太太怒声。

这次楚阳没说话,柳婉秋惊讶了起来:“奶奶,别说,楚阳这家伙的玉佛,好像真的是唐代的。”

书评(96)

我要评论
  • &呵呵着

    叶青林正在笑呵呵着,“老爷子,这是我专门为您挑选的茶具,希望您会喜欢。”

  • 老爷子&强调叶

    他说这样的话,正是在向叶老爷子强调叶婉秋会夺权的阴谋论。

  • &本来就

    “呵呵,将来的天下本来就是年轻人的,放心吧,只要叶虎他们肯努力,肯定会有机会的。”

  • &,他会

    当然,最重要的是,她对那个人还有期待,他会不会有一天还会回到云海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