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呸,萧晨这叫花子闯下如此大祸,这个时候他居然还在吹,他啊不看见棺材就会掉眼泪!”“混蛋的叫花子损毁了秋儿的聘礼,他我以为他能扫断个桌子腿就能万事大吉了,他当本来有些出神的叶婉秋,听到这些叫骂声,瞬时回过了神。。...

“我呸,楚阳这叫花子闯下如此大祸,这个时候他竟然还在吹,他真是不见到棺材就不会掉泪!”

“该死的叫花子毁坏了秋儿的聘礼,他以为他能扫断个桌子腿就能万事大吉了,他当真是在异想天开!”

柳家大厅,此刻一片嘈杂。

本来有些出神的叶婉秋,听到这些叫骂声,瞬时回过了神。

刚刚她又差点产生错觉了。

他就是一个普通任性的渣男,他只会给她带来耻辱和麻烦,怎么可能真的给她惊喜,让她光芒万丈了?

“楚阳,你毁坏了我的聘礼,此刻竟然还有心情和叶婉秋打情骂俏,我这就让楚风过来收拾了你。”

愤怒的柳婉秋,对着楚阳叫着,她手下已经掏出了手机。

“对,打电话给楚风少爷,楚风少爷知道楚阳的恶行后,肯定会亲自带人过来踩扁他的。”

“楚阳这叫花子,以为能扫断桌子腿就天下无敌了,他当真是个井底之蛙,云阳楚家乃是一流家族,其家族养着的打手不计其数,那些人才是真正的练家子,他们随便来一个,就能把楚阳当场踩成狗的!”

有柳家人盯着楚阳,在恶狠狠的帮腔着。

楚阳冷笑,他看向柳婉秋,淡淡道:“打吧,你的楚风少爷恐怕要让你失望了。”

柳婉秋给楚阳翻了几个白眼后,楚风接听了电话。

“亲爱的,谢谢你刚刚给我的惊喜,你送的聘礼,我都很喜欢。”

“不过那些礼物,都被一个混蛋给毁坏了,我真的好伤心啊!”

“什么,你没给我送聘礼,这,这怎么可能了?”

柳婉秋拿着手机,表情从妩媚变成伤心后,瞬时又变成了震惊。

她那拿着手机的玉手猛的垂了下来,她口中喃喃自语道:“聘礼不是楚风送的,这怎么可能了?”

“什么,聘礼不是楚风送的,秋儿,这之中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啊?”

“这不应该啊,楚风姓楚,楚家的聘礼又是点名送给婉秋小姐的,这不是楚风送给秋儿的,又是谁送给谁的?”

柳金和陈凤的脸上都变了颜色。

楚阳看着他们,脸上浮起了一抹冷笑:“呵呵,聘礼楚家本来就不是送给柳婉秋的,是她爱慕虚荣硬把这事扣在了自己的头上,这可真够讽刺的。”

啪!

柳婉秋手里拿着的手机直接掉在了地上。

她的脸也瞬时变得通红了。

这聘礼竟然不是楚风送的,她这人丢得可真够狠的。

“聘礼是楚家送来的,不是送给秋儿的,难道是送给叶婉秋的?”

柳老太太的声音响了起来。

她看向叶婉秋和楚阳,脸上的愤怒,已经变成了万般惊讶。

“楚家人来送礼的时候说了,这聘礼是楚家代楚少爷送的,要是这聘礼真是送给叶婉秋的,那岂不是说楚阳是楚家少爷?”

“特么的,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嘛,楚阳就是一叫花子,他怎么可能是楚家少爷了?”

“话是这么说不假,但是楚家人点名了聘礼是楚少爷送给婉秋小姐的,这在场的女人中,除了柳婉秋外,就只有叶婉秋了!”

柳老太太话后,有柳家人在议论纷纷着。

“呵呵,这聘礼不是送给柳婉秋的,当然就是送给我女儿叶婉秋的了,楚阳姓楚,他是楚家少爷,也是可以说得通的。”

柳茜回过了神,她露出了灿烂的笑脸。

刚刚她恨不得一口把楚阳给吞了,但此刻看楚阳,感觉他整个人都帅气了很多。

楚家少爷!她的叫花子女婿真的是楚家少爷?

“楚阳,难道你真是楚家少爷?”

柳老太太定定神,看向了楚阳,她的语气温和了许多。

虽然一直以来,她对楚阳的鄙视是发自骨子里的,刚刚楚阳接二连三的行为更是激怒了她,但如果楚阳真是楚家少爷,她对他依然要另眼相看了。

楚家,乃是云阳一流,楚家的少爷,那可是妥妥的金龟婿。

“楚阳,你赶紧告诉你外婆,你是楚家的少爷啊!”

看到楚阳冷冷的看着柳老太太不说话,柳茜急声了起来。

她盯着楚阳的嘴,那是恨不得帮楚阳回答。

天啊,叫花子女婿眨眼变成了楚家少爷,可千万不要再让茜姐失望了!

楚阳在目扫全场,他发现大厅内无数炙热的目光,都正紧紧的盯着他。

“我不是楚家少爷,也不稀罕和楚家有一丁点关系。”

楚阳淡淡的开口了,一抹恨意从他眼眸的深海中一闪而过。

楚家人,间接的害死了他的母亲,他不屑当楚家少爷,更不屑楚家带给他一丝光环。

如今,他已荣登战神。

只要他一跺足,云海云阳都得颤抖,楚家那小小的财势,他根本不屑一顾。

“你果然不是楚家少爷,这点我早就该想到了的,你要是楚家少爷的话,当年你们母子来云海,就不会沦为乞丐了。”

柳老太太叹息了一声。

“楚阳,你是认真的吗,你真的不是楚家少爷?”

柳茜激动着,她顿感一盆冷水直接淋在了她的头上。

“楚阳这叫花子自己都这么说了,他肯定不是楚家的少爷了,楚家少爷定另有其人。”

“是的,这情况才是真实的,楚阳就是一叫花子废物,他怎么可能是一流楚家的少爷,在场的美女们,你们谁的名字中有婉秋两个字,或者是小名中有婉秋两个字的?”

有人在叫着,很多目光都在游目四顾着。

今天来给柳老太太拜寿的,除了柳家人外,还有少数和柳家关系要好的外人,排除楚阳是楚家少爷后,众人的目光顿时转向了外来的几个女人。

“天啊,我的名字中怎么没有婉秋了,这真的好可惜啊!”

“嫁给楚家的少爷啊,想想这就够兴奋的,不过我不叫婉秋,没有这嫁入豪门的命。”

有美女在摇头着,她们脸上有失望的表情。

“哎,刚刚又在幻想了,他怎么可能是楚家的少爷了,他就是一个普通人,而且超级任性,自己就不要再对他抱有任何奢望了,还是赶紧想想,今天的事该怎么解决吧!”

叶婉秋心里在叹息着,失望之下,她情不自禁的摇了摇头。

“老婆,我虽然不是楚家的少爷,但是我依然可以给你,你想要的一切。”

楚阳的声音在叶婉秋耳边轻声的响起着。

叶婉秋一愣,只听大厅之外,传来了洪亮之音:“恭请叶婉秋小姐移步,您的老公楚阳为您准备了一份大礼。”

书评(94)

我要评论
  • 她对那&云海了

    当然,最重要的是,她对那个人还有期待,他会不会有一天还会回到云海了?

  • &花烛,

    在新婚当夜,外敌入侵,西境告急,他甚至来不及洞房花烛,便连夜归去了西境。

  • 车,在&前。

    车,在云海市内穿行着,楚阳看着窗外,往事一幕幕浮现在了他的眼前。

  • &七年前

    以致于七年前,叶青云病死,六年前,他母亲病故,他都未能回来见他们最后一面。

  • 受到沉&出援手

    受到沉重打击的楚母很快就病倒了,是叶青云伸出援手救了楚母。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