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响了的声音,让大厅内骤然宁静。“萧晨给叶婉秋准备好了一份礼,他一个叫花子能准备好什么礼了?”“萧晨这家伙该会又在恶作剧吧,他作为礼物叶婉秋的礼,你猜其价值能“楚阳给叶婉秋准备了一份大礼,他一个叫花子能准备什么大礼了?”。...

突然响起的声音,让大厅内陡然安静。

“楚阳给叶婉秋准备了一份大礼,他一个叫花子能准备什么大礼了?”

“楚阳这家伙该不会又在恶作剧吧,他送给叶婉秋的大礼,你猜其价值能不能超过一百块了?”

很快,大厅从安静变成了沸腾。

柳家的很多人对着楚阳和叶婉秋指指点点,那脸上都是讽刺和嘲笑。

他们怨恨楚阳刚刚在柳家的举动,他们想的,得抓住楚阳送礼这机会,狠狠的羞辱打击他和叶婉秋。

“我艹,外面的天空来了好多飞机,那场面好吓人啊!”

柳虎从门外冲了进来,他是柳金的儿子。

刚刚这货听到声音,准备出去一探究竟后,然后回来好好嘲笑楚阳的。

但他出去看到柳家上空密密麻麻的飞机,差点被吓了个半死。

此刻他三步并作两步冲进来,脚下一个不慎,还在地上啃了一个狗吃屎。

“什么,外面来了好多飞机,虎子你不会看错了吧?”

柳老太太大吃了一惊。

刚刚楚家人开劳斯莱斯来,她都想不起认识那样的人。

此刻有人开着飞机来到了柳家上空,她顿感脑瓜子一阵嗡嗡的。

“真的,真的,外面真的来了很多飞机。”

“妈的,真的是飞机,一共有二十一架。”

柳虎回来后,有柳家人去外面一探究竟,他们看清楚情况后,回来那脸上都写满了震惊。

“恭请叶婉秋小姐移步,您老公楚阳为您准备了一份大礼。”

洪亮之音再次响起。

“老婆,我们出去吧,我给你的惊喜到了!”

楚阳微笑着,对叶婉秋做出了请出门的手势。

叶婉秋感觉懵懵的,她满头雾水的问道:“楚阳,外面来的飞机,与你有关吗?”

楚阳点了点头,回答:“对,它们就是我给你的惊喜。”

在叶婉秋愣住的瞬间,楚阳已拉着她的手大步走向了厅门。

“天啊,柳家这是发生什么了,竟然来了这么多飞机?”

“看那飞机条幅上写的字,应该是柳家的某个女婿为讨柳家女儿的欢心,在庆祝他们的结婚纪念日了!”

“真特么怪事啊,柳家只是云海的三流家族,就是云海一流家族女儿的结婚纪念日,也不一定能出动这么多飞机庆祝的!”

柳家外的街道上,路过看热闹的人在议论纷纷着。

二十一架直升飞机,就像飞鸟一样,正排成品字形稳稳的停在柳家上空之上。

火红的条幅随风飘荡,特别的引人注目。

“楚阳,你这是......”

被楚阳拉着走到柳家院子中间后,叶婉秋有些蒙圈的问着。

楚阳微笑着,他拍了拍手。

刹那间,二十一架直升飞机上飘下了火红的玫瑰花瓣。

那是一场玫瑰花的暴雨......

那些纷纷扬扬的火红花瓣,落满了柳家的院子,落满了柳家外的街道......

微风轻拂着,花瓣飞扬,玫瑰的香味飘满了院子,弥漫了柳家外的整条大街。

“老婆,五周年结婚快乐!”

楚阳的声音,在叶婉秋耳边响起着。

叶婉秋如梦似幻,她鼻子一酸,眼中有晶莹的泪不由自主的流了下来。

不过此刻,她不是在伤心的流泪,而是感动的在流泪。

他抛下她离开了云海五年,他竟然还记得他们的结婚纪念日。

这个曾经她耻辱的日子,只有她独自铭记着。

每年的这一天,所有人都只记得这一天是柳老太太的生日,只有她在没人的夜偷偷的黯然流泪......

现在他回到了她的身边,不但记得这特殊的日子,还给她准备了一场如此盛大的玫瑰盛宴,她本来悲伤的心,不觉中已开始微微的变暖......

他能记得这日子,是不是说明,他并非真的薄情之人?

五年前,他一声不吭的抛下她,是不是有什么难言之隐了?

“老婆,对不起,我让你等了我五年,往后余生,不会再让你等了!”

“既然你想光芒万丈,往后,我便充当你的马前卒,让你做最闪耀的女人。”

楚阳声音再起,他拉着叶婉秋的手,在院子内缓缓迈步,玫瑰花瓣环绕着他们,这一刻他挺胸抬头,那王者之气正从他身上飘散而出......

他卸甲归隐云海,本是为她。

既然她想要光芒和荣耀,他便苏醒就是了。

他们父女对他们母子恩重如山,她更是苦等了他五年。

他就屈这战神之尊,充当她的马前卒又如何了。

等他战神荣耀再次加身,不要说让她闪耀云海,就是闪耀这天下又有何难了?

“我艹,楚阳这家伙是怎么请动这么多飞机,来庆祝他和叶婉秋的结婚纪念日的?”

“是啊,这事真的很怪,飞机上坐着的这些人,看上去感觉都好牛,楚阳是怎么请到他们的?”

“难道以前我们都小看楚阳了,他离开云海这些年,不是去流浪了,也不是去要饭了,而是去干大事了,并且如今已有所成?”

站在院子内的众人,都感觉脑瓜子有点懵懵的。

出动二十一架飞机,办一场如此盛大的玫瑰宴会,这没有一点实力,怎么可能做到了?

一个他们眼中的叫花子废物,竟然搞出了这样的场面,他们摇晃脑袋,感觉一切都是那么的不真实。

“我明白了,楚阳这家伙前面在说谎,他就是云阳楚家的少爷,这么隆重的场面,肯定是楚家为他办的。”

“我呸,楚阳这坏蛋可真够虚伪的,前面他还说不稀罕和楚家有一丁点关系,现在讨好老婆,还不是要靠着楚家才行!”

柳金恍然大悟着,柳婉秋小声骂着,她眼中正掠过羡慕嫉妒恨。

“你们看,飞机上的那些人在干什么?”

突然有人叫了这么一句。

楚阳冷笑着,转脸看向了天空。

呵呵,柳婉秋他们终究只是井底之蛙而已。

他们眼里只有楚家。

他们哪里知道,他自身拥有的财势,要比区区楚家,何止大上百倍。

马上,他的身份就要浮出水面,这些井底之蛙在得知他的真实身份后,恐怕会当场吓破苦胆吧!

书评(346)

我要评论
  • 虽然楚&前这个

    虽然楚阳五年未归音讯全无,她对他有些怨恨,但她也不愿意嫁给眼前这个卢家俊。

  • 这么定&”

    “好,这事就这么定了,婉秋,家俊是年轻俊杰,嫁给他,不会辱没了你。”

  • 的是,&一次发

    当然,最重要的是,他要弥补他还活着的妻子,不能让遗憾再一次发生!

  • 子身前&”

    卢家俊把手中的盒子放在了叶老爷子身前的桌子上,“叶老爷子,我喜欢婉秋已经很久了,楚阳那混蛋不懂珍惜她,您就将她嫁给我,让我好好的疼爱她吧!”

  • 的是,&她对那

    当然,最重要的是,她对那个人还有期待,他会不会有一天还会回到云海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