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啊,萧晨这家伙居然真的是楚家少爷,现在我们真的是小瞧他了!”“尼玛,萧晨离开了云海也不是去四处流浪了,不是去从军了,他居然也不是纯粹的叫花子,居然是被楚家赶出家族的少柳茜顿时笑弯了眉毛,她乐呵呵道:“没想到啊,楚阳竟然是楚家的少爷,我们家这等于和楚家结成了亲家。”。...

“天啊,楚阳这家伙竟然真的是楚家少爷,以前我们真的是小看他了!”

“尼玛,楚阳离开云海不是去流浪了,而是去参军了,他竟然不是单纯的叫花子,竟然是被楚家逐出家族的少爷,我们真的要对他另眼相看了!”

“是啊,这真是人不能单看表面,楚阳是个退伍兵,这倒没什么稀奇的,但他是楚家的少爷,这可就有点稀奇了,楚家今天会派人来给叶婉秋送聘礼,说明楚家准备把楚阳召回去了,只要重新回到楚家,楚阳可就是楚少爷了,我们可不能再对他凶巴巴的了!”

楚老太太的话,让现场的人一阵沸腾。

柳茜顿时笑弯了眉毛,她乐呵呵道:“没想到啊,楚阳竟然是楚家的少爷,我们家这等于和楚家结成了亲家。”

“当年,楚家把我们母子赶出来的那一日,我楚阳便不再是楚家人,楚家的礼物我们夫妻不稀罕,请你们以后不要再厚着脸,向我们夫妻靠了。”

楚阳对着手机,在冷冷的说着。

噗!

那一头,楚老太太没忍住,差点一口血气喷了出来。

“什么,我们厚着脸向你们夫妻靠?你这废物竟然这么的不知好歹,我们在可怜你,这你都弄不明白吗?”

“废物啊,你错过了回到楚家这宝贵的机会,以后就算你跪着走到云阳来求我,我都绝对不会同意,让你踏进楚家一步的。”

楚老太太愤怒着,口水喷了一手机。

楚阳面色平静,他口中淡淡道:“今日的楚阳,早已不是昔日的楚阳,今日的楚阳不需要任何人可怜,更不会稀罕回到楚家,我楚阳今日在这里表态,我和楚家早已恩断义绝,希望他日楚家人不要跪着来求我,那时,我定不会给楚家人半分面子!”

“什,什么,楚阳,你在说什么,你说楚家人会跪着去求你,你是脑子进水了,还是真的已经疯了?”

楚老太太差点抓狂。

楚阳冷冷一笑,不再回话,只见他手一用劲,柳老太太的手机咔嚓一声,就被他捏成了三截。

“这,这.......”

在柳老太太震惊的时候,楚阳已拉着叶婉秋的手,大踏步离开了柳家院子。

......

啪!

楚家总部,楚老太太一巴掌直接拍在了桌子上。

她脸气得通红,在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真的气死我了,楚阳那废物竟然敢这么猖狂,楚雄,你不是说你给那废物打电话,他感恩戴德,让你代他向我问好吗?”

楚雄的面色很紧张,他伸手抹了一下额头后,开口回道:“楚阳估计是脑子进水了,不然他不会顶撞妈您的,您放心,我马上就去教训他,让他来楚家跪下来给您道歉。”

“你让楚阳到楚家院子之外跪着就行了,我已经说过了,以后不会让他踏进楚家一步的。”

楚老太太恨恨道。

“好的,妈。”

楚雄回答着,他面色极其难看。

那个臭小子,难道真的是脑子坏了吗?

他好不容易为他争取到回到楚家的机会,他竟然这么白白的给葬送了。

他毁坏他送去的礼物,并顶撞楚老太太,无疑已惹下大祸,并且连累到了他。

这下好了,楚老太太震怒,这辈子他是别想再回来楚家了!

楚雄一边往门外走,一边恨得牙咬咬。

楚老太太在楚家那就是天,谁得罪了她,在楚家肯定会混不下去的。

“楚雄,还有,你去找楚阳的时候,顺便给叶家和柳家送个讯,说从今以后,楚阳不再是楚家的儿子,他要敢打着楚家的旗号,在外面作威作福的话,楚家必定会亲自动手打断他的腿。”

楚老太太的声音在楚雄身后响起,她眼眸的深海中闪过了一丝恶毒。

楚雄顿住脚步回过了头,他张张嘴想要说点什么,但看到楚老太太冷着一张脸,他又没敢吭声。

“楚军,你跟着你二叔一起去找楚阳,楚阳如此猖狂无礼,他必须得到教训,楚家更不需要他这样的子孙!”

楚老太太声音再起。

“好的,奶奶。”

楚军兴奋的应了一声,他转身向楚雄,“二叔,还等什么,我们赶紧去找楚阳吧。”

话一落音,他大踏步走向了门外,他那脸上的笑容恶毒极了。

......

“雄哥,军少,你们大驾光临柳家,柳家真的是蓬荜生辉,快请坐,来人,上茶!”

柳家大厅内,柳老太太等刚刚平静下来,楚雄和楚军便大驾光临了。

“少来这一套,小小柳家根本不够资格,让我们坐下喝茶,我们这次来是来找楚阳的,让他赶紧出来。”

楚雄还没说话,楚军脸一板冷冷的开口了。

前面说话的柳老太太此刻张着个嘴,再也发不出声音了,楚军这么直接,让她老人家觉得异常尴尬。

“呵呵,原来你们是来找楚阳的!”

柳茜微笑的站了出来。

“你是?”楚军眉头皱了皱。

柳茜乐呵呵的回答:“我是楚阳的丈母娘,和你们是自己人。”

灿烂的笑容在柳茜脸上弥漫着,此刻她是心花怒放的。

呵呵,虽然楚阳脑子进水了,连楚老太太都怼了,但他终究是楚家的少爷,和楚家一个“血”字撇不破,楚家人这专门来找他,肯定是来和他缓和关系的。

柳茜做出了错误的判断,所以她站出来出风头了。

“我呸,谁和你是一家人,告诉你们,今天我们来是来教训楚阳的,等那不知天高地厚的玩意出来了,我们就要押他去云阳,给我奶奶磕头道歉!”

楚军对着柳茜眼睛猛的一瞪,“还有,我奶奶说了,楚阳那崽子从今以后,跟楚家再没有一毛钱的关系,他要敢打着楚家的旗号作威作福,楚家必打断他的狗腿,你们柳家也给老子记住了,以后你们要敢用楚家的名义招摇撞骗,楚家必定一脚给你们踏成粉碎。”

柳茜的脸顿时唰的红了,她咽了一下口水,脚下向后退了几步。

“楚阳了,喊他滚出来。”

楚军目扫柳家人,口中厉声。

“楚,楚阳已经不在这里了!”柳老太太结巴着。

“给他打电话,让他滚过来。”

楚军很野蛮,上去一把就揪住了柳老太太的衣领。

柳老太太吓得脸色剧变,她慌忙回道:“楚,楚阳的电话已经关机了。”

啪,啪!

“废话少说,赶紧给老子找人,不然有你们好看的。”

楚军一扬手,直接扇了柳老太太两个耳光。

对楚阳嚣张的柳老太太,此刻脸红一块白一块的,已吓得面无人色,看着楚军捏着的拳头,她口中叫道:“快,快,快把楚阳找过来。”

书评(460)

我要评论
  • 老爷子&道:“

    用手轻抚叶青林递上来的茶具,叶老爷子乐呵呵道:“是的,叶氏集团由我一手创建,把它做大做强,乃是我的夙愿。”

  • 叶婉秋&爷爷,

    叶婉秋大急,立刻反驳:“爷爷,我已经嫁人了,怎么可以再嫁了?”

  • 夏和天&问心无

    十年戎马,功盖天下,对大夏和天下万民,他,问心无愧。

  • 果然,&了起来

    果然,叶老爷子的脸猛的板了起来:“婉秋,你必须嫁给家俊,否则你就不是叶家的女儿。”

  • 的意思&息休息

    叶青林眼珠子一转,开口道:“我的意思是,婉秋你真的该休息休息了,老爷子,我建议给婉秋放一个长假。”

  • 子逼到&后算算

    昔日将他们母子逼到绝境的人,他也该和他们秋后算算账了!

  • 中道:&“大伯

    叶婉秋面色一沉,口中道:“大伯,你恐怕是忘记了,我五年前就已经嫁人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