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的,你们是在敷衍了事老子是吧,楚阳究竟来但是不来?”啪!砰!哗!咔嚓!“你们这些废物,是真看不见棺材不掉眼泪,老子抽死你们!”啪,啪,啪!柳家大厅,楚军正展威风八面楚阳的电话关机了!。...

“妈的,你们是在敷衍老子是吧,楚阳到底来还是不来?”

啪!砰!哗!咔嚓!

“你们这些废物,是真不见棺材不掉泪,老子抽死你们!”

啪,啪,啪!

柳家大厅,楚军正在大展威风。

楚阳的电话关机了!

叶婉秋的电话也关机了!

柳老太太他们焦头烂额,根本就找不到楚阳。

作为云阳一流家族的少爷,楚军嚣张跋扈惯了,他根本没把柳家众人放在眼里。

他踢坏了大厅的古董花瓶,摔断了大厅的椅子腿,也掀翻了大厅内的桌子......

当然,最嚣张的是,楚军还用巴掌问候了好几个柳家人。

此刻,柳家人都被吓得远远的躲在大厅的角落上去了。

楚家少爷,他们就算打得过,也真不敢打啊!

“楚阳那混蛋,肯定知道自己闯了大祸,所以故意躲起来了。”

“哼,哼,只是他躲得过初一,躲得过十五吗,老子迟早给他揪出来,让他为他愚蠢的行为付出惨重的代价!”

发泄完毕,楚军骂骂咧咧的离开了。

他的身后,楚雄的面色甚是难看。

楚阳是他的儿子,当年楚阳母子被迫害的时候,他惧于楚老太太的淫威没敢放一个屁。

对于那事,他多少还是有些愧疚的。

所以这次得知楚阳回云海的消息后,他才会给他打电话,并游说楚老太太想让楚阳回归楚家。

但是他做梦都想不到的是,楚阳竟然是个硬骨头。

现在他捅了这么大的娄子,他就算想帮他,也已经无能为力了。

楚老太太已经震怒,她安排楚军陪他一起来抓楚阳,这次是神仙都救不了他了!

楚雄摇了摇头,心里叹息一声,人已经走出了大厅的门。

......

夜,有些深了。

金林酒家的VIP包房内,叶婉秋感觉有点醉了。

从柳家出来后,她和楚阳便来了这金林街。

两个人沿着少年时熟悉的街道,逛了很久后,楚阳提出要请客吃饭,他们便进入了这金林酒家。

今天是个值得庆祝的日子,点菜的时候,楚阳还点了两瓶红酒。

虽然平素很少喝酒,但今天高兴,叶婉秋也端起了酒杯。

酒过三巡,她已经露出了醉态。

她斜依在包房的沙发上,一只玉手搭在沙发的靠背上,一只玉手正摇晃着手里的高脚杯,“楚阳,这次你退伍回来,一共拿了多少钱的退伍费?”

“九十万!”

楚阳随口说出了一个数字。

此刻佳人面色红润,眉目含笑,这让他看得有些出神。

叶婉秋抿抿红唇,再问:“那你为我下的那场玫瑰雨花了多少钱了?”

楚阳一笑,回答:“八十万!”

“八十万!楚阳,你真的太蠢了,那么多钱都快够买一套房了。”

叶婉秋嘟嘟嘴,她冷不防用手戳了一下楚阳的太阳穴。

随着她这动作,一股淡淡的香味,瞬时钻进了楚阳的鼻子。

楚阳一愣,感觉心神有些微微的摇曳,“老婆,你想要买房?”

定定神,楚阳看向了叶婉秋。

叶婉秋点点头,认真的说道:“是的,现在你回来了,我们和妈她们长期住在一起,总是会有一些不方便的。”

楚阳想想觉得也是实情,他开口说道:“好,房子我很快就会买的。”

叶婉秋白了楚阳一眼,说道:“你个败家子,把退伍费都快花光了,你口袋里没剩几个钱怎么买?”

嘴中满是责怪的语气,她的心里却有些暖暖的。

这个男人辛苦十年拿了九十万,但却愿意一下子给她花八十万,这说明她在他心里的地位一定很重要吧?

“呵呵,钱的事你不用操心了,我自然有办法的,我就把我们的房子买在那里吧!”

楚阳微笑着,他的手正指着玻璃墙外的一个位置。

叶婉秋一看吐吐舌头,说道:“你该不会是想说,你要买金云山上的别墅吧?”

楚阳回答肯定:“是的,我就要买那山上的别墅,住在那里的话,只要一垂眼,就能看到我们小时候的家。”

啪!

叶婉秋轻轻一巴掌扇在了楚阳的头上,她口中道:“好了,楚阳,你就别吹牛了,我们喝酒吧,天也不早了,我们喝完了早点回去吧!”

说话的时候,叶婉秋的心里是叹息的。

他辛苦十年,本可以拿着那笔钱买个安身立命之所,但他却为讨她欢心,一下子花掉了一大半。

现在他说他要在金云山上买别墅,肯定是想逗她开心了。

金云山寸土寸金,那里的别墅低于千万,那是想都别想的。

他本是楚家少爷,但却和楚家矛盾重重。

这次楚家给她送来聘礼,肯定是想化解和他之间的矛盾。

他如果顺着这台阶走下来的话,肯定能回归楚家,如果那样的话,他真有可能买得起金云山上的别墅。

不过可惜,他却毁坏聘礼,拂了楚家的意,并激怒了楚老太太。

“老婆,我毁坏了楚家送你的聘礼,你生我的气吗?”

楚阳突然开口问着。

从叶婉秋的脸上,他猜出了她心中的一些想法。

“不怪!虽然我不知道你和楚家之间有什么误会和矛盾,但我知道,当年你和张阿姨落难云海,一定与楚家有关,楚家本是因为你,才会给我送聘礼,你不要楚家的礼物,我应该尊重你的选择!”

叶婉秋摇了摇头。

楚阳情不自禁握住了叶婉秋的右手,他认真道:“老婆,你放心,不用靠着楚家,我一样可以照顾好你的,那些礼物他日我定十倍的送你。”

叶婉秋笑笑,端起酒杯,“喝酒吧!”

杯中绵柔的液体,缓缓的流入了她的喉咙。

说实在的,她虽尊重楚阳的选择,但心里还是有点失落的。

有哪个女人不喜欢珍珠,不喜欢钻戒了?

她和他结婚的时候,他可是什么都没有送给她的!

楚阳一仰脖子,也将杯中酒倒入了口中。

他捕捉到了叶婉秋眼中那一抹失落。

也能理解她心中的想法。

哪个女人不喜欢漂亮的首饰和衣服了,谁又不想被男人捧在手心里了?

她如此善良美丽,本应该活得像个公主一样的。

但偏偏她遇到了他。

当年他走之时,她貌美如花,正值青春年华。

五年的青春时光,对于一个女人来说该多么的宝贵了。

五年前大婚之夜,他甚至连结婚钻戒,都未来得及送给她,便归去了西境。

今日他归来云海,定要十倍,百倍的补偿给她!

书评(103)

我要评论
  • 讯全无&。

    虽然楚阳五年未归音讯全无,她对他有些怨恨,但她也不愿意嫁给眼前这个卢家俊。

  • &。

    他说这样的话,正是在向叶老爷子强调叶婉秋会夺权的阴谋论。

  • &住他子

    他怕,他这孙女掩盖住他子孙的光芒,最终在叶氏集团扎下深根。

  • ,只见&了一条

    掏出手机一看,只见有人给她发来了一条信息:“老婆,对不起,我回来了!”

  • 绝境的&他们秋

    昔日将他们母子逼到绝境的人,他也该和他们秋后算算账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