泼墨画像的夜色,吞没着云海。夜深人静了,华美的灯火,依旧点亮着大街。“楚阳,我记得我,当初我是在这里认识了你的,那时候你但是一个小屁孩子,可伶兮兮的跟随我叫我小姐姐。夜深了,华丽的灯火,依然照亮着大街。。...

泼墨一样的夜色,淹没着云海。

夜深了,华丽的灯火,依然照亮着大街。

“楚阳,我记得,当年我就是在这里认识你的,那时候你还是一个小屁孩子,可怜兮兮的跟着我叫我小姐姐。”

美丽的佳人已经醉了,她脚步蹒跚着。

白皙的玉手正指着她和他相识的那家包子铺。

“呵呵,我这个小姐姐当真想不到,当年的小屁孩子,后来竟然会成为我的老公,还在新婚之夜抛下了我。”

叶婉秋继续自嘲着,她用手指戳了一下身边楚阳的太阳穴。

看着这熟悉的包子铺,再看看叶婉秋水汪汪的大眼睛。

楚阳感觉鼻子有点酸了。

“对不起,老婆,参军者,当为国尽忠,当年我抛下你,实属无奈,舍小家为大国,没有国哪来的家了?”

“老婆,你放心,这次我卸下重任归来云海,一定会补偿你的。”

楚阳给叶婉秋深深的鞠了一个躬。

睹物思人!

站在这王妈包子铺前,他想起了当年那个小女孩。

十五年前,他们母子流落到云海。

楚母病倒,奄奄一息。

他沦落成了一个小乞丐四处乞食,想要挽救自己的母亲。

世态炎凉,江湖冷漠。

生活总是那么真实和残酷,小小年纪的他,在乞讨的过程中处处遭受白眼,根本没有人愿意伸出援手。

就在他绝望之时,王妈包子铺前,那个穿得漂漂亮亮的小女孩,把两个包子塞在了他的手中。

“小姐姐,我妈生病了,求求你,帮忙救救她。”

那一天,他跟着小女孩一路哀求。

她打扮得像个小公主,一看就是有钱人家的女儿,这是他最后的希望了,几天来,只有她对他伸出援手有个好脸。

后来,小女孩求着她的爸,找医生治好了他的母亲。

从那之后,他们便成了朋友。

那些年,他们父女总会拿着食物和一些钱,来接济他们母子。

她也总会在其他小孩欺负他,骂他是小叫花子的时候,挡在他的身前,充当他的小姐姐。

爱情自那时就在他心中开始萌芽。

她在他心里一直是最美丽最善良的女孩。

他爱她!

他十年戎马,在足迹踏遍世界的过程中,他见过无数的美女,那之中有妖娆万千,有异国风情,但他一直心如止水,唯有她在他心中挥之不去。

一个他这么爱的女人。

他却为了这个国家,为了这天下万民辜负了她。

对国他是忠诚的,对她他是有罪的......

“好了,跟你闹着玩的,看在你今天给我下了玫瑰雨的份上,我已经原谅你了!”

叶婉秋嫣然一笑,伸手拍了一下楚阳的肩。

种种恩怨,般般情仇,都在这一笑之间消融开来。

......

等楚阳和叶婉秋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二点多了。

他们轻手轻脚进入房间后,关上门打开了灯。

“嗯......有点累了,我们睡觉吧!”

叶婉秋伸了一个懒腰,她脱掉高跟鞋,直接爬上了床。

灯光下,美人如酒,楚阳看得有点呆了。

不得不说,他这老婆当真是要容貌有容貌,要身材有身材。

在酒有些上头的氛围内,看着她优美的样子,他不禁有些心神摇曳。

“楚阳,你在看什么?”

叶婉秋在床上用手支撑着头在问着。

“没,没看什么!”楚阳一愣。

叶婉秋嘟嘟红红的嘴,她口中道:“你讲话都结巴了,说明你心中有鬼,楚阳我问你,你是不是很想上床睡?”

楚阳精神猛的振奋了起来。

难道今夜有戏?

“如果你愿意让我上床的话,我想我不会介意的。”

楚阳定定神,诚恳的说着。

他是战神,血气方刚,在这样的氛围这样的夜,守着这么漂亮的老婆,要是他说不想上床睡的话,那话可就有点昧良心了。

说完话,他望着叶婉秋满怀期待。

“你想得美!睡觉!”

叶婉秋小嘴一噘,翻身趴在了床上。

短短一分钟,她就发出了均匀的呼吸声。

红酒的后劲,此刻正浓着,不胜酒力的她,在沾床后很快就进入了睡梦。

楚阳有些无奈的从地铺上站了起来,他走到叶婉秋的身边,小心翼翼的为她盖上了被子。

哎!五年前的洞房花烛夜,他辜负了她。

他想要再次让她敞开心扉的接受他,恐怕不是一朝一夕的事!

楚阳心里有些唏嘘。

他虽然是战神,但截止到目前为止,他依然是个爱情的生手。

身有力拔山河之力,他依然年轻着,看着这么漂亮的老婆,却不能搂着她睡,他这心里确实有些难受。

不过转念想想,这次他归来云海,本是为了一生一世的守护她,楚阳也便释怀了。

所谓来日方长嘛!

他终会感动他这漂亮的老婆,让她重新爱上他的。

等他重新走进她的心扉,那美好的生活自然就会开始了!

摇头晃脑一下后,楚阳关上灯,躺在了地铺上。

不多时,他也进入了梦乡。

砰,砰,砰......

楚阳是被一阵猛烈的敲门声给惊醒的。

“楚阳,怎么回事啊?”

叶婉秋坐在床上,正在揉着惺忪的睡眼。

“我去开门,看看是谁!”

楚阳摇了摇头,从地铺上爬了起来。

等他打开房门,就看到了双手叉腰的柳茜。

“楚阳,你这脑残,竟然还敢来我们家,你是打算把我们害死,你才肯罢休是吧?”

柳茜对着楚阳就是一阵喷。

她胸膛起伏,口水喷了楚阳一脸。

楚阳用手抹了一把脸,无奈的退后了两步,他问道:“妈,到底发生了什么,这一大清早的,你怎么火气这么大?”

“谁是你妈!楚阳,今天老娘必须给你说清楚,我不是你妈,你也不是我们家的女婿,外面天高地阔,你爱到哪里去就到哪里去,我们家庙太小了,真的容不下你这神经病,你就当发发善心,赶紧跟婉秋把婚离了,然后去过你的独木桥吧!”

柳茜在连连摇手,她看着楚阳,那样子像是在笑,又像是在哭。

楚阳感觉头有点大,这大清早刚起来,他这丈母娘就对他龇牙咧嘴的,他着实有点懵啊。

按按太阳穴,定定神后,楚阳刚准备说话,叶灵穿着睡衣从一旁冒了出来,她指着楚阳叫道:“妈说的对,楚阳,你真的是个脑残啊,你闯下了滔天大祸,你赶紧离我们远远的,不然我们迟早都会被你害惨的!”

书评(299)

我要评论
  • 眼珠子&是,婉

    叶青林眼珠子一转,开口道:“我的意思是,婉秋你真的该休息休息了,老爷子,我建议给婉秋放一个长假。”

  • &叶婉秋

    这叶青林乃是叶婉秋的大伯,但是她这大伯却绝对不疼爱她这侄女。

  • 几米后&坐上了

    楚阳凝视母亲的坟墓良久,叹息一声转身走了十几米后坐上了一辆黑色的劳斯莱斯。

  • 人肯定&吧!”

    楚阳想想,补充道:“叶家老爷子酷爱字画,今天去恭贺他的人肯定不少,你想办法给我弄一本兰亭序吧!”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