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楚阳,你前天也不是很拽吗,昨天怎么明白怕了,奶奶说了,让你跪在这院子之外,到天黑了才能走,此外我还得给你三十个嘴巴子,端掉你的狗牙。”楚军已到院子之外,他楚军已到院子之外,他走向楚阳,脸上冷笑连连。。...

“呵呵,楚阳,你昨天不是很拽吗,今天怎么知道害怕了,奶奶说了,让你跪在这院子之外,到天黑才能走,另外我还要给你二十个嘴巴子,打掉你的狗牙。”

楚军已到院子之外,他走向楚阳,脸上冷笑连连。

楚阳看了他一眼,口中淡淡道:“楚军,昨天你去柳家动手打人了是吧?”

楚军猛的一愣,接着叫道:“妈的,我喊你这废物跪下,你没听到是吧,我去柳家打人了,你能咬我吗,柳家那就是一些蚂蚱,我想怎么踩,就能怎么踩。”

楚阳摇了摇头,口中道:“柳家是我丈母娘的娘家,你不该去那里闹事的。”

“楚阳,你真的太让我失望了,你给我跪下说话,你耳朵能听到吗?”

突然,楚雄厉声了起来,他瞪着楚阳脸上正怒气滚滚着。

这次这兔崽子的行为,无疑已经连累到了他。

楚家以楚老太太为尊,他必须借着这机会,拿出自己的态度,那样楚老太太才会原谅他的。

楚雄心里在打着算盘。

楚阳看了他一眼,失望的摇了摇头,“你很失望是吧?告诉你,十五年前,我就已经对你绝望了,收起你的大呼小叫,今天的楚阳已经长大了,不再惧怕你们楚家任何人。”

“楚阳,就你这态度,你特么是来道歉的吗?”

楚军咆哮着,他冲上去就想揪楚阳的衣领。

楚阳闪电般出手,直接抓住了楚军的右手腕子,他冷笑:“道歉?楚家人配吗?我不是来道歉的,是来教训你的。”

楚军面色剧变,因为楚阳的手就像铁箍似的。

他张嘴准备说话,嘴却越张越大,随着楚阳猛的用力,只听咔嚓一声,楚军的右手就折了。

啪,啪,啪!

接着,楚阳三个耳光,把楚军扇飞在了地上。

他猛的向前,一脚已经踏在了楚军的后背上。

“楚军,你给我记住了,凡是与我楚阳有一丁点关系的人,以后你都给我离得远远的。”

“你没有资格动我身边的任何一个人,以后有违我必严惩不贷!”

楚阳的声音冰冷的响起。

被他踩着的楚军,发出了撕心裂肺的嚎叫:“啊,我的手,我的手断了,疼,疼死我了!”

“记住了,以后不要再去招惹我,否则结果只有死!”

楚阳冷冷的看着地上的楚军,目中毫无怜悯。

当年,就是因为这货猥亵陈玉,他们母子才会被逐出楚家的。

今天,他就是杀了他,也是他咎由自取。

“楚阳,你好大的胆子,你赶快放开楚军。”

跟出了院子的楚龙,在舐犊情深。

他冲上来,就要掐楚阳的脖子。

楚阳看都没对他看,一拳出去,楚龙已蹬蹬倒退五步,一张嘴就吐出了三颗牙齿。

“啊,我的嘴,我的嘴!楚雄,你死了吗,你还不管管你这贱种。”

楚龙捂着嘴,狂叫了起来。

楚雄冷汗着,他定定神,口中厉声:“楚阳,你真的是疯了吗,你竟然敢打你大伯,我现在命令你,放开楚军,然后给你大伯磕头赔罪。”

说话的时候,楚雄用手指着楚阳的鼻子,脚下在向他逼近。

“站住!”

楚阳猛瞪楚雄。

凛冽的杀气,猛的从楚阳身上散发,连这天地一时间,都仿佛寒了三分。

楚雄打了一个寒颤,不由自主停住了脚步。

楚阳看着他,口中冷冷道:“你有什么资格命令我?”

楚雄一愣,口中脱口回答:“我是你爸。”

楚阳冷笑一声,口中道:“停,我爸在十五年前就已经死了,楚龙更不是我的大伯,如今的楚阳,与楚家一毛钱的关系都没有,楚家人谁再找我攀亲带故,我见一个杀一个。”

话音一落,他脚下猛的一用劲,楚军背上的肋骨咔嚓就断了三根。

“啊!”

只听一声惨叫,楚军已晕了过去。

楚阳收回脚,已踏步而去。

寒风中仍弥漫着杀意,楚阳面色冰冷,没有一丝一毫的表情。

对楚雄,他早已绝望,他和楚家早已恩断义绝。

当年楚家人让他做替罪羔羊,将他们孤儿寡母赶出楚家的时候,谁在意过他们母子的死活?

如今楚家人还想将他踩在脚下,他岂能如了他们的意。

今日,他只是对楚军楚龙略施薄惩,如果楚家人再敢犯他,他定然不会轻饶。

......

“叶婉秋,你到底知不知道楚阳去哪里了?”

柳金正在质问着。

陈凤跟着怒道:“叶婉秋,你不要再瞒着了,如果知道楚阳在哪里,你就赶紧带着我们去找他,不然他要夹着尾巴逃出了云海,我们大家都得跟着他玩完的。”

叶婉秋的面色很委屈,这里正是她的家。

柳老太太带着柳金他们已经来盘问她很久了。

楚阳的手机是关机的,她根本不知道他真的去了哪里?

走的时候,他说的他要去楚家找楚军的,他该不会真去楚家了吧?

叶婉秋心里转动着。

她下意识的希望楚阳不要那么傻,楚家乃是云阳的一流家族,楚家人正在气头上,他去了肯定不会有好果子吃的!

“妈,您喝茶!”

就在这时,柳茜给柳老太太倒了一杯茶。

啪!

柳老太太一挥手,柳茜手中的茶杯就掉在了地上。

茶杯瞬时被摔成了几瓣,地上滚烫的茶水那是向上直冒着热气。

“喝个屁喝,我们柳家这次算是被楚阳给害死了,楚家财势滔天,他们要碾死我们,就跟碾死蚂蚱差不多。”

柳老太太在愤怒着,她跟着瞪向叶婉秋,“叶婉秋,都是你,要不是你嫁了楚阳这么个王八蛋,我们柳家也不会开罪楚家,从而惹来这滔天大祸。”

看着柳老太太狰狞的样子,叶婉秋嫣红的嘴动动又闭上了。

哎,她外婆说的也是实情啊,楚阳和楚家决裂,是真的连累到了柳家!

“呸,楚阳那混蛋,昨天狂成了那样,今天却变成了缩头乌龟,他真是不要脸啊!”

昨天受了委屈的柳婉秋,已经瞪向了叶婉秋。

她接下来想好了一大堆挖苦叶婉秋和贬低楚阳的话,不过她再次张开嘴却没发出声音。

因为她看到,楚阳从门外走了进来。

“楚阳,你怎么回来了?”叶婉秋也看到了楚阳。

楚阳微微一笑,回答:“我去楚家办完了事,自然就回来了。”

“楚阳你真的去楚家找楚军了,你有没有争取到楚军的原谅了?”

柳茜在激动的问着。

楚阳甩甩手,回答:“楚军有没有原谅我,我就不知道了,反正他的右手和三根肋骨,我都已经给他折了。”

书评(362)

我要评论
  • 亲亡故&秋成为

    恩人已死,母亲亡故,叶婉秋成为了他在这个世界上最大的牵挂。

  • &一代中

    她在叶家年轻一代中太过优秀了,如今正身居集团营销部的副总经理。

  • &忌惮了

    这事让本来就有点重男轻女的叶老爷子对叶婉秋更加的忌惮了。

  • ,六年&。

    以致于七年前,叶青云病死,六年前,他母亲病故,他都未能回来见他们最后一面。

  • &,他入

    一年后,他入选了大夏最高级别的“天狼”,身份成了重要的机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