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你折了楚军的右手和肋骨,你是说真的,但是开玩笑的?”柳老太太的头发毛都差点儿竖了出来。萧晨淡淡提问:“毕竟是真的,楚军不长眼,居然敢来我身边如此放肆,我是当然楚阳淡淡回答:“当然是真的,楚军不长眼,竟然敢来我身边撒野,我是肯定要教训他的。”。...

“什么,你折了楚军的右手和肋骨,你是说真的,还是开玩笑的?”

柳老太太的头发毛都差点竖了起来。

楚阳淡淡回答:“当然是真的,楚军不长眼,竟然敢来我身边撒野,我是肯定要教训他的。”

“楚阳,你该不会是在吹牛逼吧?你刚得罪了楚家,你还敢伤楚军?”

柳金插话着,他看着楚阳那脸上写满了不相信三个字,“如果真是你说的那样的话,我只能说你是吃了豹子胆,脑子进水了。”

“好了,我们赶紧回去吧!”

柳老太太突然下令,她的面色正极其难看着。

眨眼,柳家众人便走得干干净净。

叶婉秋则拉着楚阳钻进了房间。

“楚阳,刚刚你说的不是真的吧?”

房间里,叶婉秋正紧张的问着。

“当然是真的了,楚军敢动我身边的人,我肯定得惩罚他了。”

楚阳笑笑回答着,他面色一转后,又认真的看向了叶婉秋,“老婆,现在我回来了,以后遇到事,你都不用怕了,就算再厉害的人,只要敢欺负你,我都铁定给他几个嘴巴子!”

叶婉秋吐吐舌头,沉默了下来。

这家伙是不是真的收拾了楚军,他会不会是在开玩笑?

......

“妈,楚阳应该是在吹牛吧,他怎么可能有那么大的胆子,去楚家弄伤楚军?”

柳家总部大厅,柳金在说着。

柳老太太面色紧张,她回答:“我希望他是在吹牛,如果是真的的话,这事可就真的搞大了,对了,我让你安排人盯着楚阳,你安排好了吗?”

柳金点头,说道:“绿荫小区的前门后门,我都安排人盯着了,只要楚阳一出小区,他们就会马上向我们汇报的。”

柳老太太咽了一下口水,说道:“这样甚好,如果楚阳真的伤了楚军,楚家震怒来袭的话,我们得把楚阳的行踪汇报给他们,那样大祸才不会降临在我们的头上。”

“妈,我们为什么不给楚家打个电话问问了,那样楚阳有没有伤楚军不就清楚了吗?”

柳金伸手抹了抹额头后,看向了柳老太太。

柳老太太咽了一下口水,说道:“你傻啊,楚阳要真伤了楚军,现在楚家人肯定在震怒之中,我们要这个时候打电话过去的话,楚家肯定会迁怒我们的,所以现在我们只能等了,只要楚阳真的有这恶行,楚家人肯定会主动联系我们的。”

柳金神色紧张,说道:“妈,您说的对,希望楚阳那脑残是在恶作剧,不然事情可就麻烦了。”

这一天接下来的时间,柳家人都是在胆战心惊中度过的。

不过直到晚上,楚家人也没有给他们打电话发飙。

接下来的两天是阴雨天,楚阳一直呆在家里没有出门。

第三天,天开始放晴。

日头照射在窗台上,金色的光芒洒满了天地间的万物。

“楚阳,我去上班了!”

叶婉秋早早爬起后,跟楚阳说了一声之后,便出了家门。

她是个事业型的女人,重新回到叶氏集团后,她非常珍惜这个机会。

楚阳说他收拾了楚军后,虽然她和柳家人一样,也有些担心受怕的,但她的工作并没有因此耽误。

这两天她每天按时上下班,没有听到楚家人来找麻烦,她心中的大石便也落了下去。

“嗯,再睡会吧!”

叶婉秋走后,楚阳睡到了日上三竿后,才从地铺上爬了起来。

伸伸懒腰后,他穿好衣服出了房门。

他在洗手间洗漱完毕,来到客厅的时候,他的小姨子叶灵,正坐在沙发上玩着手机。

“呵呵,楚阳,天都还没黑,你怎么就起来了,怎么不再多睡一会?”

看到楚阳,叶灵眉头一挑,在冷嘲热讽着。

看了看小姨子,楚阳露出了一个笑脸,“呵呵,已经快中午了,我的肚子也有点饿了,要睡也得吃点东西了,然后再接着睡。”

唰!

叶灵冰雪聪明,顿时就明白了楚阳是在跟她开玩笑。

她猛的站了起来,对着楚阳怒道:“楚阳,你自己说说,你一个大男人整天呆在家里无所事事,却要我姐一个女人去上班打拼,然后来养活你,也不知道你这张脸怎么会这么厚的?”

“小妹,你这话可就说错了,我不但不需要你姐养活,还能养活你姐,像你姐去上班,是因为她想要有自己的事业,那样她会过得充实一点,我是尊重她,才会让她去上班的,不然的话,以我的实力,足够给她锦衣玉食的生活!”

楚阳对着叶灵摇了摇手,之后他继续道:“至于我嘛,刚刚才回云海,我先休息一段时间,以后会找点事做,来打发打发时间的。”

“我呸,楚阳,你真的是说话也不怕闪着腰,你告诉我,你是个什么实力,口袋里还有几个子?还有,你休息一段时间了,是打算去扫马路,还是打算去给子辉家的公司看门?”

叶灵瞪着楚阳还没说话,柳茜冷不防冒了出来。

看了丈母娘一眼,楚阳无奈的说道:“我的实力反正不弱,从我收拾楚军后,楚家不敢再来找你们搞事,你们应该能看出一点了吧?”

“哈哈,哈哈,楚阳,你真的太能吹了,那天你去楚家了肯定是不假的,但是你根本就没动楚军,你去楚家之后,肯定没少扇自己耳光吧,还有,你要说你在楚家,没给楚老太太他们跪下磕头道歉,我都能不叫柳茜!”

柳茜没忍住,哈哈的笑了起来。

楚阳有些无语,他问道:“妈,你不叫柳茜,你打算叫什么了?”

柳茜一愣,还没反应过来,叶灵指责起了楚阳:“楚阳,你就别在这里耍嘴皮子了,你得罪了楚家,被楚家拉进了黑名单,你这等于是自己毁掉了前程,你是真不明白啊,一个男人有一个好的背景,能少奋斗几十年的,而像你有个好的背景的话,最起码能少奋斗两百年,如今你退伍费也花光了,楚家也回不去了,这辈子你也别指望在云海买车买房了。”

说到最后,叶灵直接无奈的摇起了头,她看着楚阳,就像是恨铁不成钢似的。

楚阳笑了,他淡淡道:“呵呵,我根本不需要什么背景,因为我自己就是最大的背景!”

叶灵给楚阳翻了一个白眼后,又准备说话时,她兜里的手机响了。

掏出手机一看,叶灵灿烂的笑了起来。

“喂,子辉,有什么事吗?”

“呵呵,晚上要请我们吃大餐啊,那行吧,我给妈她们说!”

叶灵挂下电话后,兴高采烈的看向柳茜说道:“妈,子辉说了,今天晚上他要请我们吃大餐。”

“呵呵,子辉可真有心,等会他请我们吃饭的店,肯定是高档次饭店,他可不像某些人,就知道在我们家白吃白喝,连路边摊都从来没请我们吃过。”

柳茜眉开眼笑着,说话的时候,她对楚阳翻了一个白眼。

书评(337)

我要评论
  • 前就已&经嫁人

    叶婉秋面色一沉,口中道:“大伯,你恐怕是忘记了,我五年前就已经嫁人了。”

  • 本来就&放心吧

    “呵呵,将来的天下本来就是年轻人的,放心吧,只要叶虎他们肯努力,肯定会有机会的。”

  • 们没少&叶氏集

    最近叶青林他们没少向他进谗言,他们说叶婉秋有虎狼之心,意欲将叶氏集团收入她一人的囊中。

  • 我已经&,怎么

    叶婉秋大急,立刻反驳:“爷爷,我已经嫁人了,怎么可以再嫁了?”

  • 为了这&力和荣

    这十年,他是为了这天下而活,这次他封为龙血战神,攀登巅峰后,他选择卸下所有的权力和荣耀归隐,正是要为自己活上一次。

  • 面色一&意思?

    听到叶青林的话,她面色一变,口中道:“大伯,你这话什么意思?”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