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辉,这唐龙大酒店的包房了人满为患了,周经理去哪里给我们安排好包房了?”酒店大厅,叶灵在问着。林子辉一笑,提声道:“呵呵,唐龙大酒店的大老板郑南风都得给我面子,包林子辉一笑,扬声道:“呵呵,唐龙大酒店的大老板郑南风都得给我面子,包房爆满了,周经理就算把其他的客人轰出去,那都得给我腾一个包房出来!”。...

“子辉,这唐龙大酒店的包房已经爆满了,周经理去哪里给我们安排包房了?”

酒店大厅,叶灵在问着。

林子辉一笑,扬声道:“呵呵,唐龙大酒店的大老板郑南风都得给我面子,包房爆满了,周经理就算把其他的客人轰出去,那都得给我腾一个包房出来!”

唰,唰,唰!

大厅内人来人往,林子辉这话吸引到了很多的目光。

“呀,这男的年纪轻轻就认识风哥,他可真了不起啊!”

“是啊,风哥不但是南风集团的董事长,而且在云海地下世界,也是响当当的人物,他都会给这年轻男人的面子,这男人肯定来头很大的!”

大厅内有人在议论着。

听到这些声音,林子辉将双手插进裤兜开始装逼了。

叶灵则笑弯了眉毛,哪个女人没有虚荣心了,她的男朋友这么厉害,被众人盯着如此羡慕的看,她当真开心极了。

“呵呵,子辉,你可真厉害,郑南风都得给你面子,那周经理现在肯定是去给我们安排包房了!”

柳茜故意扬声着,此刻她的虚荣心也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风哥,就是这年轻人说和您很熟的!”

豪华的办公室内,周经理正指着一监控显示器,那显示器上林子辉手插在裤兜里,那嘴巴都快要笑歪了。

郑南风正皱着眉头看着,他揉了一下太阳穴,他真的想不起在哪里见过这玩意?

“风哥,您不认识他?”

周经理捕捉到了端倪。

郑南风摇了摇头,周经理再次开口:“这人刚刚很嚣张的,我们酒店的包房爆满了,他要我给他安排包房,自称是我老子,还说要给您打电话。”

郑南风瞳孔收缩一下,口中不悦道:“总有一些玩意会做这么无聊的事,这小子年纪轻轻,一看就是哪家不学好的败家子,周龙你去给他一点教训,顺便警示一下其他人,我看以后谁还敢来我们酒店装逼闹事!”

郑大佬可不是善茬,这兔崽子用他的名头来他的地盘装逼,他岂能不给他长点记性。

“好的,风哥!”

周龙爽快的回答一声,就往门外走了。

么的,那兔崽子刚刚那么嚣张,等会龙哥定让他哭都哭不出来。

周龙面色阴沉着,他是跟着郑南风混的,一毒二狠算得上是个狠角色。

“等等,周龙!”

突然,郑南风叫了这么一声。

“怎么了,风哥?”周龙回头问着。

“去,把我的私人包房,安排给刚刚那人他们。”

郑南风在吩咐着。

周龙当即就是满头雾水,他咽了一下口水,说道:“风哥,刚刚您不是让我给他一点教训吗?”

郑南风一挥手,口中道:“你特么别多问了,赶紧去安排,你给我记住了,必须对那人他们客客气气的,不然老子几个耳刮子抽死你。”

“是,风哥!”

周龙吓得赶紧出了办公室的门。

对于郑南风他很了解,要是风哥不爽,打断人骨头的情况,那是经常会发生的。

“呀,真的是大大哥,大大哥竟然来到了我开的酒店吃饭!”

办公室内,郑南风盯着监控显示器,那眼珠子都瞪大了一半。

那显示器上,楚阳和叶婉秋已经与林子辉他们站在了一起。

刚刚就是突然看到了楚阳,郑南风才会突然转变的。

大大哥竟然认识那嚣张的小子,那他应该是大大哥的朋友了。

只要是大大哥的朋友,就是再狂十倍,他小风也不敢收拾他啊!

郑南风伸手抹着冷汗,他在庆幸,周龙刚刚没来得及去执行他的命令,不然他可就惨了。

现在郑南风在思考另一个问题,那就是大大哥来了他开的酒店,他应该怎么招待大大哥了?

.......

“呵呵,楚阳,你脸皮可真够厚的,竟然跟过来白吃白喝,我猜你这辈子,也没进过这种五星级酒店吧?”

大厅内,柳茜在对楚阳冷嘲热讽着。

对她这个女婿,她是越看越不顺眼了。

“呵呵,五星级酒店我是没进过,不过阿拉伯塔我去过八次。”楚阳笑了笑。

“什么阿拉伯塔?”柳茜愣了愣。

叶灵这次插话问道:“楚阳,你说的该不会是阿拉伯塔酒店吧?”

楚阳点点头,说道:“呵呵,说的正是它!”

叶灵一愣,接着笑弯了眉毛,她摇动纤手说道:“好了,好了,楚阳你就别再吹牛了,阿拉伯塔酒店是七星级酒店,你说你去过那里八次,你觉得我们会相信吗?”

“哈哈,哈哈,楚阳,你真特么太搞笑了,你要是真去过阿拉伯塔酒店,我特么就能去天堂。”

林子辉突然大笑了起来。

他笑得按住了肚子,那口水都喷了出来。

楚阳看看林子辉,淡淡道:“如果你真想去天堂的话,我不介意送你一程。”

林子辉一愣,刚准备说话,周龙已经脚步匆匆来到了他的身前。

“不好意思,让您久等了,包房已经给你们安排好了,你们请随我来。”

周龙直接对着林子辉弯下了腰,他那态度恭敬极了。

他可不知道郑南风是因为楚阳,才会做出这安排的,他以为郑南风前面没认出林子辉,后来认出了才会改变安排。

风哥交代了,一定要对这家伙客客气气的,不用说,这家伙定然是个叼炸天的人物。

“呵呵,我说的对吧,郑南风都得给我面子,这经理肯定得给我安排包房的!”

走在周龙的身后,林子辉在嘚瑟着。

“子辉,你可真有面子,酒店包房满了,都得给你腾包房出来,这待遇真的没谁了。”

柳茜笑得灿烂极了,她口中在称赞着,接着她看了一眼楚阳,“真是女婿千万,各有不同,我们家两个女婿,子辉就像天上的龙,但偏偏还有一条地上的虫,这真的是太悲催了!”

林子辉笑得嘴巴张着,基本上都合不拢了。

这经理真的太给力了,这脸给辉少长得真够足的。

按着这节奏,辉少今晚应该是能抱得美人归了!

“哎,楚阳你也真是的,这世界竞争这么残酷,你有楚家那个靠山该多好啊,但你偏偏要和楚家决裂,现在楚家宣布与你彻底断绝关系了,这辈子你想要再站起来,恐怕就是一件难事了!”

林子辉叹息着,他脸上的神色坏坏的。

在说话的时候,这货瞟了瞟叶婉秋。

乖乖,叶灵长得就够漂亮了,这叶婉秋更是性感妩媚。

这大姨子有这么一个窝囊废老公,她迟早肯定是辉少的菜!

书评(391)

我要评论
  • “老爷&子,集

    “老爷子,集团上市,肯定需要培养优秀的人才,我们家的叶虎和雨薇经过长时间的锻炼,已经堪当大任,还请老爷子多多提拔。”

  • 微笑的&里那兴

    卢家俊微笑的站了起来,他目光一扫叶婉秋,心里那兴奋劲,一下子就冲上了眉梢。

  • 为集团&!”

    “老爷子,我还有一事禀报,婉秋为集团出力多年,她也是时候休息休息了!”

  • &芒,最

    他怕,他这孙女掩盖住他子孙的光芒,最终在叶氏集团扎下深根。

  • 上面的&行云流

    他将兰亭序一打开,只见那上面的字,如行云流水,笔力苍劲。

  • 这叶青&她这大

    这叶青林乃是叶婉秋的大伯,但是她这大伯却绝对不疼爱她这侄女。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