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晨,真的对不起,早明白他们会这样,我们就不来了!”包房内,叶婉秋在萧晨耳边低声说着。“没事儿,就先让这货嘚瑟吧,你安心,他嘚瑟不了多久了。”萧晨笑了笑,他用手指了“没事,就先让这货嘚瑟吧,你放心,他嘚瑟不了多久了。”。...

“楚阳,对不起,早知道他们会这样,我们就不来了!”

包房内,叶婉秋在楚阳耳边小声说着。

“没事,就先让这货嘚瑟吧,你放心,他嘚瑟不了多久了。”

楚阳笑了笑,他用手指了指叶婉秋身前的高脚杯,“老婆,这82年拉菲的味道是不错的,你品尝一下吧!”

郑南风会送这么昂贵的酒过来,其原因楚阳当然知道了。

他肯定是因为他这尊战神在这里,郑南风才会如此客气,至于林子辉这狐假虎威的家伙,在郑南风眼里,那根本就是渣渣吧!

“呵呵,楚阳,你这话说的对,这拉菲的味道真的很美妙,姐,你就尝一点吧,就别管楚阳了,这么好的酒,他如果喝了,他肯定会牙疼的。”

靠着叶婉秋坐着的叶灵,听到了楚阳后面的话。

“哈哈,是的,大姨子,你就品尝品尝这美酒,别管楚阳的了,美酒一配英雄,二配美人,这82年的拉菲,也只有我这种男人有资格喝了,至于楚阳喝个双沟啥的,那都是抬举他了!”

林子辉在哈哈大笑着。

这货已经喝了不少了,此刻他的脑子已经有点上头了,所以他那是更飘更狂了。

叶婉秋面上一红刚想说话,包房外响起了敲门声。

再接着,包房的门被推开了。

“郑董事长,您怎么来了?”

看到包房外进来的人,叶婉秋赶紧站了起来。

这进来的人有两个,一个是一身高一米八以上的大汉,一个是一脸虔诚的郑南风。

“婉秋小姐,您这是干什么,您赶紧坐,我冒昧打扰,是想过来敬各位一杯酒。”

郑南风对着叶婉秋的方向鞠了一躬,他的脸色很是紧张。

这绝美的女人,可是大大哥的老婆,他肯定得对她尊敬万分了。

当然,刚刚他鞠躬一是给大大哥老婆鞠的,二是给大大哥鞠的,要知道大大哥正挨着他老婆坐着了!

“呵呵,客气了,郑董事长,请坐吧!”

楚阳笑了笑,开口说着。

郑南风是因为他在这里,所以才会过来敬酒的,他面色这么紧张,肯定是担心他不悦。

这小风办事还是可以的,上次他就帮了他的大忙,这次又这么客气,他就给他一个好脸吧!

“谢谢,谢谢大大......”

郑南风激动着,大大哥竟然让他坐,这说明大大哥对他还算满意啊!

不过郑南风的话没说完,因为楚阳的眼皮子垂了下去。

郑南风是个老江湖,他一看就明白了,大大哥此时不想暴露身份。

当即,郑南风笑了笑,就准备坐下了。

呵呵,能和大大哥坐在一桌给他敬酒,那可是他小风莫大的光荣。

“小风,你就别坐了,站着敬酒就行了!”

就在郑南风准备下屁股的时候,林子辉挥了挥手。

见郑南风如此客气,这货已经快要飘上了九重天。

呵呵,辉少一来,小风又是送菜,又是送酒的,这应该比对他爹还尊敬吧!

既然小风如此尊敬辉少,辉少现在不装逼又待何时了。

只要这逼装好了,今晚辉少就能搂得美人归了,说不准经过这一次,那漂亮的大姨子,也会被辉少叼炸天的实力所吸引的。

以后要能一起搂着这对姐妹花,辉少想想,都感觉能爽爆。

“咳,咳......好,我就站着敬酒吧!”

郑南风尴尬了,他咳嗽了两声。

妈的,大大哥都让坐了,他这朋友怎么这么拽,竟然让风哥站着?

哎,但没办法啊,是大大哥的朋友,风哥也只能按着他说的做了!

郑南风心里很不爽,要不是有楚阳在场,他都想直接给林子辉两个嘴巴子了。

“小风,对你今天的表现,我还算满意,以后要继续发扬,敬酒从我这里开始吧!”

林子辉翘起二郎腿,嘴角上扬,那样子要多拽就能有多拽。

“咳,那好吧!”郑南风回答着。

他想的,大大哥不想暴露身份,这酒他就从这货开始敬吧。

“呵呵,灵灵,你辉哥我的实力,你都看到了吧,在云海这地,我林子辉不是吹牛逼,还没有人敢不给我面子。”

林子辉在大笑着,他的手暗中已在叶灵腿上画着圈圈。

这要在平时的话,叶灵早就推开林子辉的咸猪手了。

但此刻她被林子辉叼炸天的面子所吸引了,直接顺着林子辉的心意而笑弯了秀气的眉毛。

“辉哥是吧,我敬你。”

郑南风端起了酒杯,他心里对林子辉的猖狂是很不爽的。

不过介于有楚阳在,他只能把怒火压在了心下。

“喝吧!”林子辉一仰脖子,杯中酒进入了喉咙。

接着郑南风又给叶灵和叶婉秋,一人敬了一杯酒。

现在,郑南风端着一杯酒,正面色虔诚的看着楚阳,按着坐的顺序,现在已经轮到给他这大大哥敬酒了。

给大大哥敬酒,这正是他此行的目的。

他甚至感觉端着酒杯的手,都有点颤抖了。

大大哥可是威震大夏,名扬全球的战神,小风能给他敬酒,当真是三生有幸啊!

郑南风举起酒杯,正准备说几句好听的话来讨好楚阳。

但他刚张嘴,林子辉就打断了他:“小风,这个傻比,就不用给他敬酒了,你给我丈母娘敬就行了。”

“你说什么?”

郑南风顿时大吃了一惊。

傻比,这玩意竟然称呼大大哥为傻比!

“我说,楚阳就是个傻比,你不用对他太客气了,他根本不配你给他敬酒,你敬完我丈母娘,你就可以走了。”

林子辉酒上头了,他可没有注意到郑南风的表情变化。

郑南风伸手抹了一下脸,心里是震惊的。

这玩意这么说大大哥,那他肯定不是大大哥的朋友了。

妈的,这是个纯傻比啊,艹他个大爷的,如果不是大大哥在这里,他算哪根葱,风哥会给他送个鸡毛的菜和酒。

这傻比让风哥站着敬酒,他喝了他难道不怕天打五雷轰?

郑南风的脸上涌起了滚滚怒气,他刚准备说话,但楚阳的手机响了。

“喂,小金啊,有什么事?”

“哦,是这样的啊,那我过来一趟吧!”

楚阳挂下了电话,他对着叶婉秋道:“老婆,我出去有点事,有事你给我打电话。”

叶婉秋点点头,楚阳对着郑南风垂了一下眼皮子,就出了包房的门。

“特么的,这傻比走了也好,不然他在这里大煞风景,也影响我们的食欲。”

林子辉口中骂骂咧咧着。

“你特么到底是哪根葱?”

回过神的郑南风,脸猛的板了下来。

他瞪着林子辉,那面色阴沉极了。

林子辉摸摸脑袋,心里有些疑惑。

这小风刚刚还嬉皮笑脸的,这会怎么会板起脸了?

尼玛,是不是辉少太不给他脸了,让他有点不爽了?

算了,小风这么客气,辉少就给他个好脸,让他高兴高兴吧!

林子辉心里一阵思索后,微笑的端起了酒杯:“小风,你表现的不错,我敬你一杯吧!”

啪!

一声清脆之音猛的响了起来。

郑南风一巴掌下去,林子辉手中的高脚杯直接沾在了他的脸上。

一时间,林子辉脸上玻璃渣子下落着,那红色的液体唰唰的流着,也不知道流的究竟是酒还是血?

书评(159)

我要评论
  • 立刻反&爷爷,

    叶婉秋大急,立刻反驳:“爷爷,我已经嫁人了,怎么可以再嫁了?”

  • 在竟然&,如果

    “叶婉秋,你真的是翅膀硬了,现在竟然连老爷子的意思都敢反驳了,如果假以时日的话,你眼里恐怕不会有叶家任何一个人。”

  • 青林的&意思?

    听到叶青林的话,她面色一变,口中道:“大伯,你这话什么意思?”

  • 实,但&于跳进

    这卢家俊虽然家境殷实,但却是个吃喝嫖赌样样俱全的玩意,她嫁给了他,那就等于跳进了火坑。

  • ,只见&起,我

    掏出手机一看,只见有人给她发来了一条信息:“老婆,对不起,我回来了!”

  • 长时间&子多多

    “老爷子,集团上市,肯定需要培养优秀的人才,我们家的叶虎和雨薇经过长时间的锻炼,已经堪当大任,还请老爷子多多提拔。”

  • 她这大&侄女。

    这叶青林乃是叶婉秋的大伯,但是她这大伯却绝对不疼爱她这侄女。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