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速,楚阳就回了信息:有这样的事?呵呵,那的确是林子辉太猖狂了,碰触到了郑南风的逆鳞。叶婉秋又准备好再发信息,郑南风的声音了响了出来:“我这个人嘛,只要你是朋友,叶婉秋又准备再发信息,郑南风的声音已经响了起来:“我这个人嘛,只要是朋友,没有什么仇恨,我一般对人都是很客气的,人嘛,总要相互尊重的,不过,如果有人敢在我的地盘上闹事,并在我的地盘上不给我脸,我铁定是会教训他的。”。...

很快,楚阳就回了信息:有这样的事?呵呵,那看来是林子辉太嚣张了,触碰到了郑南风的逆鳞。

叶婉秋又准备再发信息,郑南风的声音已经响了起来:“我这个人嘛,只要是朋友,没有什么仇恨,我一般对人都是很客气的,人嘛,总要相互尊重的,不过,如果有人敢在我的地盘上闹事,并在我的地盘上不给我脸,我铁定是会教训他的。”

说话的时候,郑南风是有点紧张的。

刚刚他的大哥墨阳金给他发来了信息,墨阳金说的,他教训林子辉是对的,但是暂时依然不要暴露了他大大哥的身份,而且不要吓到了大大嫂。

郑南风此刻脑子飞快的转动着,要是因为这事,暴露了大大哥的身份,大大哥肯定会对他很失望的!

“原来是这样的,郑南风之所以会殴打子辉,是因为子辉在他的地盘上不给他面子。”

叶灵在小声着。

柳茜点点头,她小声道:“是的,像郑南风这种大人物,肯定是有逆鳞的,现在我们知道了,郑南风就算对一个人再客气,那个人也是不能在他地盘上闹事的,更不能在他地盘上不给他面子。”

叶婉秋美丽的大眼睛正在转动着。

她前面的怀疑,随着郑南风的这一番解释,已经消失了大半。

无论哪个人都是有自己的个性的,郑南风虽然是大佬,但是只要答应了朋友帮忙,他就会尽心尽力客客气气的。

但是他再客气,也不能触碰他的逆鳞啊!

“婉秋小姐,刚刚我火气太大,实在抱歉了,你们慢用,我就先走了!”

郑南风说了这么一句,就出了包房的门。

“哎,刚刚我真的有点冲动了,我得给林霄兄打个电话,我想他应该不会怪我的,要是他怪罪的话,这事可就真的搞大了!”

走出包房之后,郑南风又故意扬声说了这么一句。

“子辉,你怎么样了?”

“子辉,你没事吧?”

叶灵和柳茜,过去扶起了林子辉。

林子辉鼻青脸肿,脑瓜子还在唰唰的冒血,那样子非常吓人。

此刻他是欲哭无泪,特么的,辉少都被郑南风那孙子殴打成了这样,辉少能没事吗?

艹,这两个女人可真不讲义气,刚刚他被郑南风殴打的时候,她们竟然屁都没帮忙放一个。

林子辉心里很不是个滋味,他挣扎的站起来后,龇着牙道:“哎哟,我的手估计被郑南风那孙子打断了,你们快送我去医院。”

叶灵和柳茜扶着林子辉就往包房外走了。

一边一瘸一拐的走着,林子辉嘴中一边骂骂咧咧:“妈的,郑南风就是个狗杂碎,等我爸从国外回来了,我一定会让他去捶死郑南风的。”

说话的时候,林子辉怒气冲天着。

郑南风刚刚的扬声,让他信以为真了。

......

“大哥,明天就是您出任云海总负责人的日子,这是我们安排的流程,您看这样行不行?”

天云酒店最大的VIP包房内,墨阳金把一资料恭敬的放在了楚阳的身前。

楚阳随便翻了翻,口中道:“别搞得太繁琐了,稍微简单一点就行,我这个人不喜欢繁文缛节,这个你是知道的。”

“好的,大哥,我知道了!”

墨阳金点了点头,之后他拍了拍手,口中道:“服务员,上菜吧!”

“知道大哥归隐云海,我有个堂弟人很不错,他非常想一睹大哥的真容,不知道大哥有没有兴趣见见他?”

郑天龙正恭敬的向楚阳询问着。

目光一扫郑天龙,楚阳笑了笑,道:“既然你都开口了,就让他进来吧!”

郑天龙现在镇守云海云阳,正是昔日狼鹰的兄弟,他都这么推荐他那堂弟了,他就见见吧。

“楚战神,我叫郑霸图,在云海办了一个小小的三洋集团,很高兴见到楚战神,我对您一直很敬仰,今天能得见您的真容,我真的太激动了!”

郑霸图很快进入了包房,他身形高大,留着络腮胡子,其模样有几分粗狂。

“呵呵,你倒是谦虚的很嘛,三洋集团比郑南风的南风集团还要强大,在云海排名应该是第一吧,你竟然还用小小来形容。”

楚阳笑了笑。

郑霸图微微弯腰,他口中诚恳道:“三洋集团虽在云海目前排名第一,但是这在战神您的面前却不值一提,只要战神您愿意,瞬时就可在云海建立十个百个像三洋这样的集团。”

目光从郑霸图的脸上掠过,楚阳脸上涌起了一丝满意之色。

这郑霸图谦虚谨慎,看得懂形势,还算是个不错的人。

“坐吧,以后不要战神战神的叫我了,就跟着他们一起叫我大哥吧!”

楚阳开口着。

“是,大哥!”

郑霸图大喜,爽快的坐了下来。

菜很快就上了,那琳琅满目应有尽有。

酒是五十二度的茅台。

喝烈酒,这是楚阳在西境养成的习惯。

边境天寒,喝烈酒能暖和身子。

“大哥,我敬您,以后我就跟着您鞍前马后了,这是我肖飞的光荣啊!”

饭桌上,肖飞举起了杯,目前他是云海的二号负责人,至于云海原总负责人,因为楚阳的关系,已经调去了其他地方。

楚阳点点头,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大哥,我敬您,祝您和大嫂开开心心每一天!”

“大哥,我敬您,恭喜您和大嫂有情人终成眷属,祝您和大嫂早生贵子!”

不停有人举起着酒杯,他们对楚阳的尊敬,那是发自骨子里的。

“喝,喝!”

“好酒,好酒!”

楚阳豪迈的举杯。

酒桌上有说有笑,看着墨阳金和郑天龙,楚阳仿佛又回到了那些峥嵘岁月。

“好了,我也该回去了,你们大嫂还在等我了!”

酒过三巡,楚阳站起了身。

就在刚刚叶婉秋给他发了信息,让他早点回去。

他戎马十年,过惯了刀头舐血的日子。

像他这种人,踏上征途的时候,很多时候都是天为被.地为席,那个时候,他的心中只有国,家离他是那么的遥远。

今次,他归隐云海。

回到了老婆的身边。

家终于向他靠近了。

这样的夜,叶婉秋发来的信息,让他的心中涌起了强烈的归宿感。

这种感觉,很多年他都不曾有过了。

......

“哎,真是悲催啊,林子辉去了唐龙大酒店,郑南风又是安排私人包房,又是送菜又是送酒,但林子辉却不识相一定要装逼,现在他手都被打折了,我看着是又想哭又想笑!”

楚阳走到家门外,就听到了柳茜的声音。

他笑笑,掏出钥匙打开屋门走了进去。

“楚阳,你笑什么笑,你是在幸灾乐祸吗?”

楚阳一进家门,其微笑的脸,就引起了叶灵强烈的不满。

书评(450)

我要评论
  • 阳看着&往事一

    车,在云海市内穿行着,楚阳看着窗外,往事一幕幕浮现在了他的眼前。

  • &他们最

    以致于七年前,叶青云病死,六年前,他母亲病故,他都未能回来见他们最后一面。

  • 个意思&的长辈

    “婉秋,你冲动了,我怎么会是这个意思了,我作为你的长辈,是看你太累了,怕你的身体吃不消啊!”

  • 真的是&叶家任

    “叶婉秋,你真的是翅膀硬了,现在竟然连老爷子的意思都敢反驳了,如果假以时日的话,你眼里恐怕不会有叶家任何一个人。”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