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陈毅听到马龙这般说急忙张口阿谀道:“怎么会。金七爷有马张天师你在身边帮着,当然是无往不利,有什么事情办不成的?”“就马张天师你这左手炼尸术,用僵尸藏毒,谁能意外发现?“就马天师你这一手炼尸术,用僵尸藏毒,谁能发现?这半年来让金七爷赚了多少啊,您可是七爷身边红人。马天师,这里是小的孝敬您的,可别忘了在金七爷面前替我美言几句。”。...

那陈毅听见马龙这般说连忙开口奉承道:“怎么会。金七爷有马天师你在身边帮忙,肯定是无往不利,有什么事情办不成的?”

“就马天师你这一手炼尸术,用僵尸藏毒,谁能发现?这半年来让金七爷赚了多少啊,您可是七爷身边红人。马天师,这里是小的孝敬您的,可别忘了在金七爷面前替我美言几句。”

伴随着赔笑声音陈毅大夸特夸那马龙。

没想到突如其来地就有这么猛的一个爆料。陈歌和宋冰冰听完都深吸了一口气,看来事情已经很确凿了。

就是这马龙在替金七爷办事,金七爷负责弄来尸体,马龙则把尸体炼成僵尸。然后在僵尸身体里藏毒,偷运出境。

一般正常人身体里面不可能藏东西的地方,僵尸都能藏。毕竟就算把僵尸的肚子整个掏空,也不会影响到它的行动,只要马龙靠谱就行了。

陈歌是哭笑不得,僵尸这一邪法居然让马龙玩出了这新花样。

可就在这时候外面突然传来一阵大喊大叫:“阿伟,大毛你们怎么了?!不好了老大!有人……”

听着声音陈歌顿时反应过来,是他和宋冰冰两人在外面客厅打倒的两个杂毛被发现了。

吱呀!

旁边房间的房门被猛地打开,陈毅大吼道:“又出什么事了!?你们这群废物,就不能让我清静一会吗?”

陈歌两人藏身在墙角从门缝里看陈毅和马龙两人急匆匆往厅堂走去。这陈毅是个二三十岁的小年轻,一头金发很是张狂。

跟在他旁边的正是马龙。如果说刚才听声音还有可能认错,但现在看清楚了他的脸,陈歌绝对不可能再认错了,就是那自称马家传人的三流大师。

“陈歌。”

忽地听见宋冰冰轻声叫了一句。他扭头看去,就看见宋冰冰此时站在窗旁。

刚才等马龙两人过去之后,她走到这里把窗户打开了一条小缝,看见原来驻守在外面的小混混此时都跑进来了屋子里。

现在正是逃离的最好机会,不然等一下那群小混混肯定会在陈毅的指使下搜查整座屋子,那他们躲在这小房间里,绝对会被发现。

不由得陈歌多说,宋冰冰拉开窗户直接踩了上去,纵身一跃就往楼下跳。虽说这只是二楼,但也是挺高的啊。

他咬紧牙关连忙冲了几步来到窗前,等看见宋冰冰跳到一楼来时活蹦乱跳地,他才松了一口气。

时间不等人。他连忙也学着刚才宋冰冰样子要往下跳。可不知为何鬼使神差一般,他最后回头看了一眼,竟看见马龙正好推开了门,两人视线相对,顿时都吃了好大一惊。

让陈歌吓到的是,马龙居然这时候来了房间。而让马龙吓到的是,陈歌居然会在这里!而且看样子早就已经埋伏在这了,显然把刚才他和陈毅之间的谈话听去了大半!

马龙顿时勃然大怒,迈步冲过来吼道:“陈师傅,留下来喝一杯茶啊!”他身后还涌进来了四五个不明所以的混混。

这些个混混在看见窗上的陈歌之后顿时明白过来,也追上来伸手要拉扯他的衣服,吼道:“混账,你找死是吧!”

下一秒陈歌才不管这是几楼,直接就往外大喊着跳了出去。别说只是二楼,就算是四楼五楼,他也肯定会毫不犹豫地跳。

毕竟跳下去不一定会死,但要是被抓住了,那就是九死一生,毫无出路了。

咚地落在地上就听见咔嚓一声,陈歌顿时疼得嘶牙咧嘴。本来在车祸里面就弄到了右脚脚踝,如今跳下来把左脚也给弄伤了,剧疼疼得他满头冷汗,走路都走不动了。

这时宋冰冰没多说半句,直接冲过来就背起了陈歌,直接往外跑去。

过了好一阵缓过来陈歌呼吸间闻到宋冰冰身上的香气,顿时眼睛浑圆,脸上微红。身体别的地方自然也有反应,只是他怎好意思让宋冰冰发现?

该死!在这种时候就消停点啊。

他连忙咬着自己嘴唇默念经文,以抵抗淫魔。

宋冰冰不愧是警校出身,背着陈歌这么一个大老爷们,居然还甩开了后面那十几个小混混,直接冲到了路边的小车旁边。

她拉开车门把陈歌丢进去,动作十分熟练。随即自己去了驾驶座,她看着眼前不远处追了过来,拿着棍棒的二三十个怒吼叫嚣的小混混,宋冰冰是丝毫没有慌乱。

插钥匙打火,踩下油门猛打方向盘,在她操纵下,这小车引擎咆哮起来,直接掉头往外冲了出去。

后面座椅里躺着的陈歌好不容易喘过来,就咬牙硬撑着坐起,扭头往后面看去。

“宋冰冰,后面有三辆车在追我们!”

喊了出声他定睛继续往后面看,喊道:“三辆都是面包车。”

这里是荒郊野外,陈毅的手下想要干些什么,压根就没人阻拦。就算现在报警,等警察过来黄花菜都凉了,必须要先回到市区才行!

“放心吧。”

就听见前面宋冰冰笑着开口说道:“我的车技也是一等一的好吧。就那群小瘪三,想要追上我警局车王?想得美。”

话音刚落就听见小车嗡地声响,陈歌直接后背撞上了座椅,不禁倒吸一口凉气。从窗户往两边看,四周的山水树木都彻底拉扯成了一团模糊,他判断这小车的速度绝对在一百五之上了。

幸好这里是荒郊野外,路上压根没人,才能让宋冰冰在这种紧急情况下开这么快。

“事情终于有进展了!”

此时宋冰冰忍不住欢喜地喊了出声。要知道她是负责这个案子的,这么多天来连一点线索的没有,就差点让她头发都掉光了。

在有了陈歌的帮助之后,现在更是一举找到了幕后凶手,和他们的作案目的。回去之后事情就好办多了,她会立马通知海关那边申请合作,把混在人群里面的僵尸揪出来。

如果金七爷暂时收手,把外面的僵尸都收了回去。她就直接带着警局的伙计,一日二十四小时地守在那金七爷的地盘上,等着他露出马脚。

等到搜查令下来,她再直接闯上金七爷家里,把他没机会处理的证据全给他拿了。

“好了,冰冰,开慢点吧。”

此时看到收费站陈歌连忙提醒出声:“我们到市区了,而且后面追的人也都放弃了。”

书评(363)

我要评论
  • 七八糟&还有一

    柜子小格里乱七八糟的放着很多东西,有符纸,罗盘,铃铛,还有一把破烂的桃木剑。

  • 叔是个&职业神

    他也知道,二叔是个职业神棍,靠给人算命看风水养家糊口,供他上大学。

  • 之所以&且,完

    之所以说破烂,是因为这块铜片有破损之处,而且,完全没有规则。

  • 生三,&不断的

    就好像是一生二,二生三,三变九,九九又复归于一,不断的循环。

  • 歌觉得&晕,眼

    看着看着,陈歌觉得头有点晕,眼皮子在打架,随后就睡了过去。

  • 分晦涩&没有多

    这书他看过很多遍,前面讲的是十分晦涩的道家学术思想,陈歌自然没有多大兴趣,他喜欢的是书的后半部分。

  • :此去&望照看

    字条上面只有一行字:此去终南,寻仙访友,归期未定,十年店铺,托付贤侄,万望照看!

  • 本来就&了上去

    “干什么去?别冲动,古玩这东西本来就是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凭的就是个眼力,你现在去找麻烦也不占理。”陈歌连忙追了上去道。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