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速陈歌楼下就缓缓地停了一辆小车,恰恰宋冰冰送他回去。下了车陈歌咬着牙一跳一跳地走到墙边才支撑住,给小车里笑得高兴的宋冰冰挥了挥。随即她便司机开车走了。便乎他就自个下了车陈歌咬着牙一跳一跳地走到墙边才站稳,给小车里笑得开心的宋冰冰挥了挥手。随后她便开车走了。。...

很快陈歌楼下就缓缓停了一辆小车,正是宋冰冰送他回家。

下了车陈歌咬着牙一跳一跳地走到墙边才站稳,给小车里笑得开心的宋冰冰挥了挥手。随后她便开车走了。

于是乎他就自个往楼上一步步走,刚才在车上就商量过了。这次陈歌的力量对破案的帮助可谓十分巨大,宋冰冰会向上面申请奖金和奖状什么的,说不定还会上新闻。

要是上了新闻,那他这个普通的小法师也算是镀上了一层金了。谁要是问起来,直接就说是电视上那个,岂不快哉?

美滋滋地回了家往床上一趟,他才算是松了口气。但过了一会他的笑容就渐渐凝固了起来,因为天花板上竟然出现了一股黑气。

这黑气是凭空出现的,身为法师的陈歌自然知道它是什么东西。

他冷哼出声连忙就滚到床的另一边,伸直手好不容易抓到墙上挂着的桃木剑,给它抓了过来。

这黑气就是小鬼,此时百分之一百是那马龙派过来,想要害他陈歌的。

只是这种雕虫小技,又怎会起到什么效果?

他刚坐回到床上就看见黑气嗡地一声冲了下来,半空中已经凝聚成了一个人面形状。这人脸十分恶心,上面都是溃败的伤口,伤口里蛆虫还在不停地蠕动。

陈歌脸色微变,直接右手捏成剑指就往桃木剑上抹去,同时嘴里念念有词。在这时候那黑气已经冲到了面前,那伤口里的蛆虫差点都碰到陈歌的脸了。

就是这时候他轻喝出声,右手手腕翻转桃木剑便发出嗡地一阵悦耳声响,刹那间就给那黑气拦腰折断了。

那黑气幻化成的人脸做出了个极为狰狞痛苦的神情,张大了嘴巴无声尖啸着。可它身体已经被桃木剑砍成两半,已经凝聚成实体的黑气此时恢复原状,在半空中嗡地就消散于无形。

陈歌仗剑坐在床上,见四周再也没有黑气冒出来之后,才冷哼出声放好了桃木剑,自己踉跄着下了床。

看来马龙认定了就是陈歌是故意去坏他好事的,这件事情非同小可。马龙自己都说,要是这事情办不好,他的小命可就没了。

这简直就是不共戴天之仇啊。那马龙肯定会来报复他陈歌,现在只是小鬼,天知道那马龙还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他得提前准备好,否则让马龙搞了个突然袭击,那就完了。

“表哥,你在找什么啊?”

此时从厨房里出来还穿着厨房围裙的小翠惊呼道。她看见陈歌俯身踉跄着在这客厅里到处翻东西,连忙脱了厨房围裙就跑过去扶住陈歌。

她有些慌乱,低头看见陈歌的脚踝肿起了那么大一块顿时就着急了起来,就给他拉到了沙发上,喊道:“表哥,你这脚怎么弄的?你先做好,我去给你找点冰块去。”

坐在沙发上陈歌没有说话,看着小翠鼓捣东西,便开口喊道:“小翠,今天晚上表哥有点事情。你先去外面的酒店里住一晚上可以吗?”

马龙要是真相动他陈歌的手,时间肯定会选在今天晚上。也不是说小翠留在这会碍手碍脚,只是马龙出招狠毒,要是误伤了小翠亦或者说把她吓着了,那事情就难办了。

听见这话小翠吃了一惊,愕然地扭头看了过来。但看着陈歌坚定的眼神,倒也没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乖巧开口道:“我知道了表哥。”

见她这样委屈差点眼泪都掉下来了,陈歌连忙赔笑解释道:“表妹,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的。今天晚上,有一个想害我的人说不定会来找我麻烦,你在这里的话我要保护你,恐怕施展不开。”

听完这话小翠又吃了一惊,本想问个清楚,但忽地想起自己表哥在城里可是个大人物,有那么一两个仇家也是件很正常的事情。

毕竟就算之前在乡下的时候碰到的那个叫大苏的,只是一个小混混也有五六个仇家呢。

在知道了陈歌并非是因为约了别的女人来家里之后,小翠心里才算是踏实了些。但她又害怕陈歌出事,可就算害怕她一个乡下出来的女孩又能帮上什么忙呢?

看她默默地拿了冰块过来陈歌忙接了笑道:“谢谢你了小翠。”

“表哥,要是有什么我帮得上的,你一定要和我讲啊。”

此时小翠坐在旁边,扭头看他鼓起勇气开口道。

忽地听见这话陈歌有些惊愕,但很快反应了过来。他从来就没有想过要小翠怎么报答他,现在听她这样说,反而有些见外了。但陈歌心里还是暖融融的,更觉得小翠是个有情有义的好人。

于是他一边用冰块敷在自己的脚踝上,一边开口说道:“既然这样的话,小翠你现在能帮我找些东西吗?我记得我放了个八卦在这厅里面的,刚才怎么找也找不到。”

小翠瞬间就反应过来,便直接起身去一旁的柜子上扫了一圈,很快就找到了放在这柜子里的八卦,给陈歌拿了过来。

拿着八卦陈歌不禁有些惊喜,一边擦着上面灰尘一边开口道:“咦,小翠你怎么知道它在那?”

羞涩地笑着小翠说道:“你上次回来,说是要把这八卦收起来不能落灰了,就塞到了柜子里。”

她居然连这种小事情都记得清楚,而且连当时陈歌说了什么话都想得起来。让他对自己马大哈的性格很是羞愧,自己的东西居然还要问别人在哪,实在是不好意思。

但现在是非常时刻,不是犹豫的时候。他直接列了一张清单,让小翠给找出来。

她拿着清单一直在家里找,可到最后也还是剩下了两三样东西没有找到。陈歌列出来的这份清单,是用来对抗马龙的东西,而且为了省时间,还只写了最基本的东西。

如今还差了三四样可就难办了。他挠着头急得吸了好几口凉气。旁边小翠看得心疼,便忙开口道:“表哥,我去店子里找找,说不定落在了店里呢?”

说罢小翠就连忙往外走。看她这样陈歌连忙伸手就开口道:“小翠,现在时间不早了!你直接出去好好地玩吧,找一家酒店住,今晚先别回来了。”

咚地门关上了,外面传来小翠的喊声:“知道啦表哥!”

书评(449)

我要评论
  • &块钱买

    陈歌不由得翻了翻眼皮,道:“东西不要了?好歹三百块钱买的。”

  • 把破烂&的桃木

    柜子小格里乱七八糟的放着很多东西,有符纸,罗盘,铃铛,还有一把破烂的桃木剑。

  • 脸一红&,道:

    张恺老脸一红,道:“这次不一样,我绝对看清楚了,不信你瞧瞧。”

  • !对了&里的聚

    “没有!对了老三,别忘了今晚班里的聚会,林老师让我通知你一声,走了!”

  • &的招牌

    店铺很小,门口就一副手写的招牌:铁口铜尺,麻衣神算!

  • 天文地&理,奇

    后半部分,大多讲的是一些天文地理,奇异见闻,鬼事杂记。

  • 整个店&铺,好

    仔细的检查了一遍,陈歌发现了,整个店铺,好像还真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