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翠走了再之后陈歌回头看了一眼墙上挂着的钟,现在已经是晚上七点多了,天色都暗了下来。他的脚踝经过一阵的冷敷再加上符水,早就可以像平常一样随便动了。此时走到自己房间,拿起...

小翠走了再之后陈歌回头看了一眼墙上挂着的钟,现在已经是晚上七点多了,天色都暗了下来。

他的脚踝经过一阵的冷敷再加上符水,早就可以像平常一样随便动了。此时走到自己房间,拿起刚放下的毛笔继续在符纸上书画起来。

今天晚上要用的符咒都是用来对付邪物的,平时因为没有什么必要,再加上陈歌懒,一直都没有准备多少,现在到了要用的时候就有些窘迫了。

沾着朱砂的毛笔在明黄符纸上笔走龙蛇般扫过,他一手掐住指决架住了法印,等画完了便轻喝出声,直接用法印叩三下在那符纸上,最后直接印在下端。

这便算是完成了一张符纸。一直画了大概十几张,忽地他就听见外面响起一阵敲门声,是小翠的声音。

“表哥,我回来了!刚才出去忘带钥匙,你来帮我开一下门。”

陈歌瞪圆了眼啧了出声,便轻放下手里毛笔,伸手把画好的符纸全部卷到衣袖里,就往门口走去。

他吱呀拉开了门,铁栅栏外面站着的并非是小翠,而是一个浑身邋遢的蓬头垢面男人。

这男人双目无神,忽地一张嘴竟咆哮出声直接就伸手抓住了铁栅栏,猛地用力直接就把整个栅栏给拔了出去。

陈歌倒吸一口凉气,这男人显然就是马龙手下的僵尸!他连忙后退了两步,伸手猛地把房门往外一甩,就想阻那僵尸一阻。

但就听见咚地声响,里面这房门直接也被这僵尸给撞开。他咆哮着跨着大步就冲了过来,脚下流着难闻的血水,让人倒胃。

可此时陈歌纵身跳起,早落在了厅堂的沙发上。他冷眼看着这僵尸扑过来,顿时右手掐了个指决,就轻喝出声:“疾!”

话音刚落这厅堂地板上竟散发出阵阵白光,正好给那僵尸笼罩在里面。要知道在这之前陈歌可是做足了准备的,怎么可能在这区区一个僵尸面前束手待毙?

在白光的照射下那僵尸痛苦地哀嚎了起来,想要继续往前走,可双脚啪地一下就跌在了地上。

它的身体在白光照射下渐渐变得正常了起来。所谓正常,是一个人死了半年以上应该呈现的状态。

衣服下那僵尸的身体化成了一滩脓水,直接咚地倒在了地上,可尽管如此它还是张嘴怒吼这,遵守马龙的意志,要拼命把陈歌杀掉。

此时陈歌皱着眉头看向不远处被撞开了的门,不禁有些担心了起来。这僵尸刚才模仿了小翠的声音,引诱他去开门。

虽说知道这也是一个法师能够做到的事情。可他还是有些担心,小翠现在是不是已经落在了马龙的手里?

啧了出声他连忙拿出电话,就要给小翠打过去,确认一下她的安危。

可就在此时他忽地听见背后传来当啷一阵声响,那是玻璃破碎的声音。不等他动作,脖子上就已经多出了一双漆黑的手,用力死死地掐住他脖子。

一时间脸上憋得通红,他强忍下去扒拉开僵尸的手的本能。因为他知道,这僵尸力气可比一般的男人大多了,想要强行拉开绝对不现实。

他咬住牙根硬起脖子,尽力撑开那僵尸的手。而另一边他右手往回勾,就从衣袖里捏出了两三张明黄符咒,直接掐了个法决就往自己脖子上打去。

瞬间那僵尸就松开了手,陈歌符咒直接打在了自己身上。这符咒对邪物有用,对人没有,陈歌倒也没受伤,只是打着自己喉咙,实在是忍不住强烈咳嗽起来。

而那僵尸突然松手,陈歌一直都在拼命往前顶,此时也惯性地从沙发上摔下,咚地掉在了地上。

咳嗽着睁眼看去,他就看见窗外冲进来两三个面无表情的僵尸。这群僵尸似乎是从楼下爬上来的,它们如今围住摔在地上的陈歌周围,一步步往中间逼近。

在这三双只有眼白的眼睛紧盯之下,陈歌咬牙挣扎着站了起来。可刚动了一下,三个僵尸就咆哮着直接朝他扑了过来。

“急急如律令!”

在那三个僵尸宽阔的背影当中,陈歌大吼出声。

就看见十数张符咒瞬间疾冲开去,撞在了这三个僵尸的身上。咚咚咚地好一连串巨响,僵尸身子被贴上符咒的地方纷纷开始流出恶臭脓水来。

他们的身体也和第一个僵尸一样,开始腐烂,变成应该有的模样。

而趁着僵尸们惊愕的时候,陈歌连忙一个团身就从地板上翻滚了出去,冲出了这三个僵尸的包围。

他回头看了一眼,发现这几个已经被符咒影响得高度腐烂的僵尸,仍旧拖着烂泥一样的身躯,张嘴咆哮着踉踉跄跄往他这边冲了过来。

“该死!”

他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眼里满是怒意。这几个尸体在他家里这样胡闹,搞卫生又得搞死人!

但这几个僵尸也没有自己的思想,只是被人操控,陈歌和他们也说不上道理。于是乎他连忙回身就往自己的房间冲了过去,因为在那房子里有桃木剑。

有了桃木剑,就相当于是有了对付这些个邪物的法宝。陈歌一个闪身冲进房间,刚刚跑到墙边拿起了墙上挂着的桃木剑。

这时候就听见一阵低吼声从房间里传来,他猛地扭头看去,就看见自己房间的窗户也被打了个粉碎,而在床的另一边,站着了两个僵尸。

拍了拍自己脑袋陈歌咬牙皱眉叹了口气。我的个乖乖,那马龙还真下了血本,为了对付他还动用了这么多僵尸。

要知道每炼出一个僵尸,就得杀一个人。这成本可是不低的啊。而如今出现在面前的都已经有六个了。

可以想象马龙到底有多恨他陈歌。

但他右手食指划过桃木剑的剑刃,直接脚下猛蹬就朝床边的两个僵尸冲了过去,吼道:“离我的床远点!”

话音刚落他就冲到了这两个僵尸面前,手腕翻转桃木剑便在半空翻起点点剑花。嗡地一阵声响,那两个僵尸咆哮声夏然而止,在它们胸前已经多出了上百道剑痕。

桃木剑和僵尸之间的关系,就像是热刀子和黄油的关系一般。本来刀枪不入的僵尸在桃木剑面前显得脆弱无比,陈歌随意晃动之下就把他们的身体刺了个千疮百孔。

不仅如此这下伤口还会往四周蔓延,到最后被伤到的僵尸都会变成高度腐烂。

陈歌看着倒在自己面前化成一滩臭水的僵尸不禁冷哼出声。他能这么轻松地对付这么多僵尸,并不是因为他厉害,也不是僵尸垃圾。

而是马龙垃圾,这些僵尸只是匆忙赶货做出来的东西,压根不能称为僵尸。但对金七爷来说,这种东西正中他下怀。因为他也不用这些僵尸去杀人,只要能够藏毒就够了。

书评(382)

我要评论
  • :铁口&铜尺,

    店铺很小,门口就一副手写的招牌:铁口铜尺,麻衣神算!

  • 道:“&一件上

    张恺一脸认真道:“他说这是三国时期左慈用的一件上古法宝,价值连城,可惜不是完整的,只是一块残片,所以才便宜卖给我的。”

  • &吗?被

    还有那个房东,是个二傻子吗?被人欠了一年多的房租也不知道追讨?

  • 个时候&买不起

    陈歌那个时候正疯狂的迷上了文学,什么书都看,又因为穷,买不起别的书,只好拿这些典要来解渴。

  • 翻看过&无极阴

    那些书陈歌小时候就翻看过,都是一些比较孤僻的典要,比如“周易”,比如“正易心法”,“无极阴阳说”,“易龙图”等等。

  • 陈歌心&来。

    陈歌心里忍不住的骂着,看到桌上的那一摞单子,更加肉疼起来。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