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题了房间里闯入来的两只僵尸,陈歌疾步冲进了厅堂,以免除了别的僵尸再次闯入来。而这时候忽的外面响了一阵脚步声。他猛然转头看去,就看见了门外站着一个人。也不是僵尸居然而这时候忽地外面响起一阵脚步声。他猛地扭头看去,就看见门外站着一个人。。...

解决了房间里闯进来的两只僵尸,陈歌快步冲出了厅堂,以防还有别的僵尸继续闯进来。

而这时候忽地外面响起一阵脚步声。他猛地扭头看去,就看见门外站着一个人。

不是僵尸竟然是还穿着一身警服的宋冰冰。

“这里发生什么事了?”

她皱眉捂着鼻子快步冲了进来,开口说道。

宋冰冰回来陈歌倒是很意外,他简单解释了几句情况,便皱眉问道:“冰冰,你上来的时候有没有看见小翠?”

她点了点头开口道:“我就是接到了小翠的电话才赶过来的,她说你出事了。”

说罢宋冰冰低头从自己的包里拿出了一个塑料袋递给了陈歌,继续道:“我让小翠去警局了,那里安全些。你让小翠拿的东西我也给你拿过来了,有什么帮忙的尽管说。”

接过塑料袋陈歌忙打开检查了一番,等发现东西都齐全了他才松了口气。刚才被这些下三滥的货色弄得这么狼狈,也只是因为东西不齐全而已。现在东西都有了,那群僵尸再想闯进来可就没那么容易了。

“帮忙的话倒是有。”

陈歌也不客气直接递给了宋冰冰一些符咒,他转身去鼓捣塑料袋里的东西一边说到:“你把这些符咒全部贴在墙上,不用太密,全部贴完就行了。”

拿了符咒宋冰冰皱眉看着,忽地她抬头去看忙活的陈歌喊道:“这里不安全。你要应对的是金七爷的报复,他可不是吃素的。最好的办法就是我们一起回警局去。”

听完她说话陈歌哈哈笑了起来,等扭头看回去说道:“冰冰,这不是金七爷的报复。这是马龙和我之间的事。难道你要我不战而逃吗?以后我还怎么出去混?况且这里是我的家,要搬家我可没钱。”

这话倒是句句都落在实处,让宋冰冰也说不出什么话来。她心里叹了口气。要不是自己拖着陈歌去帮忙,他也不会落到现在这种局面,不会面临着不知道有多大的威胁。

但事到如今也不能后悔了。她直接爽快地行动起来,拿着陈歌给的符咒就走到墙边全部给贴上了。

约莫过了五六分钟,整个屋子的墙壁都已经被宋冰冰给贴满了。符咒横七竖八连在一起,看上去莫名地让人心生敬畏。

她拍了拍手刚回头张正准备和陈歌说话,忽地就看见一只手从窗外啪第拉住了窗口,那手皮肤黝黑,看上去有些许肿胀,一看就不是普通人。

陈歌早抢在宋冰冰惊叫之前就直接提着桃木剑冲了上前,他手腕翻转桃木剑便在空中唰地透出一阵寒芒,直接砍在了那窗户的手上。

滋啦!

木剑直接砍断了那手掌,几根手指噼里啪啦地掉在屋里,窗外那僵尸估摸着已经摔下楼去了。

回头他看了一眼吞唾沫的宋冰冰,笑道:“全部搞定了吗?”

他的视线越过宋冰冰看到了后面墙上贴满了的符纸,顿时陈歌就点了点头,走过去拍了拍她的肩膀,笑道:“干得不错啊。要是有机会,你拜我为师吧。”

说罢他便直接走到大厅中间盘腿跌坐下来。陈歌双手各自掐了一个指决架在腿上,双目微敛嘴里吟咒。

宋冰冰听着顿时感觉一股清凉涌进四肢百骸,长出了一口气所有的烦闷都一扫而空。

紧接着又看见陈歌双手换了个指决,嘴里轻喝着咒语。过了一阵他忽地大喝出声直接猛地从地上蹿了起身,瞪圆了双眼抢上几步到桌上拿了桃木剑。

扭头回来陈歌正好和惊愕的宋冰冰四目相对,还没来得及说话。他就听见门外传来一阵怒吼,定睛去看就看见三四个僵尸从楼下猛地冲了上来。

他们身体已经开始腐烂,两个眼睛早被蛆虫吃成了两个深窩,应该是较早的那一批僵尸。

而这下看得宋冰冰头皮发麻,轻喝道:“快去搞定他们!”同时她本能地就伸手从腰间摸住了随身携带的手枪,随时准备对敌人发起进攻。

可陈歌伸手按住了她腰间的手,笑着说道:“没事的,你放心吧,他们进不来。”

话音刚落那几个僵尸便直接从空门大开的门口迈开步伐,咆哮着往里冲。可刚跨过门槛,第一个冲进来僵尸的双腿竟然凭空烧起了一团火焰来。

这火焰蔓延得极快,刹那间就已经烧完了那僵尸肿胀的双腿,延伸到了它的身体上。不过是两三秒钟,那僵尸就直接被烧成了黑炭倒在了门口。

看这情况陈歌笑着打了个响指,说道:“看吧。对付这种东西,还是要用术法。用手枪的话,还记得那天晚上我们第一次碰见那大货车的事情吗?”

这说的当然是宋冰冰朝要逃跑的货车司机身上连开了几枪,可那货车司机是僵尸,就算中了枪也压根没受影响,直接就开着车跑了。

听说这话宋冰冰也自嘲似地笑了起来,说道:“这我怎么知道。我是警察啊,又不是道士,当然第一反应是拔枪。”

点了点头陈歌对这个话题倒也没有继续深入下去,只是拿着桃木剑走到了厅堂中央。

在他面前是之前提早搬出来的一座神坛。这神坛上供奉着三层神位,最下面七个中间三个最上面只有一个。

陈歌眼神里透着锐利,在刚才他用了两个术法,一个是清心咒,让他能够心无旁骛。第二个是铁牛咒,这铁牛咒用处也很简单,就是把陈歌的灵魂藏起来,不让别人轻易找到。

如果说马龙不知道陈歌的家在什么地方的话,陈歌应对这僵尸袭击就简单得很了。只要用上这铁牛咒,马龙就不能知道他每时每刻的位置,僵尸自然也就找不到确切的目标。

而如今把灵魂藏起来并非是想躲开僵尸的进攻,而是陈歌要为后面的斗法做准备。

只见他手执桃木剑唰地晃过半空,刹那间桃木剑的剑刃之上竟腾起一阵火焰来。这火焰随风而动,他嘴里吟咒,约莫过了五六分钟才算完,最后大喝道:“急急如律令!”

话音刚落就听见四周风声大起,一股狂风自陈歌身边兴起,从窗户冲了出去。

而他此时再次跌坐在了地上,双目紧闭嘴唇微动,显然注意力完全不在四周的事情上了,而是专心在别的什么东西上。

书评(416)

我要评论
  • 在电话&交代,

    陈歌并不信鬼神,更不明白,二叔为什么在电话里反复交代,让他接手店铺后,每个月至少要接待三位客人。

  • 温一遍&的时候

    陈歌正打算重温一遍鬼事杂记,冷静一下的时候,门口闯进来一人。

  • 淘到一&这里,

    上次张恺在古玩城还淘到一副字画,说是王羲之的真迹,兴冲冲的拿到陈歌这里,结果打开一看,上面写着: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

  • 书是用&风水堪

    书是用小篆写的,里面大多讲的是风水堪舆,奇门遁甲,阴阳术数之类的东西,一般人根本都看不懂,更看不下去。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