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在门外的也不是别人,恰恰陈歌上次施法干掉的人,马龙!他而如今身穿着一身破破烂烂衣服,眼睛了翻了上来只露着眼白,看上来让人很是胆颤。上次宋范冰冰直接开了三枪,她的枪法可刚才宋冰冰直接开了三枪,她的枪法可是不差的,三枪都打在了马龙的手脚上。可这时马龙却并没有停下脚步,而是一步步地坚定往屋里走了过来。。...

站在门外的不是别人,正是陈歌刚才施法对付的人,马龙!

他如今身穿着一身破烂衣服,眼睛已经翻了上去只露出眼白,看上去让人很是胆寒。

刚才宋冰冰直接开了三枪,她的枪法可是不差的,三枪都打在了马龙的手脚上。可这时马龙却并没有停下脚步,而是一步步地坚定往屋里走了过来。

看见这情况宋冰冰顿时惊呼出声,她可是知道自己这三枪下去会造成什么伤害的。被打中了的人肯定不会死,可一定会丧失移动能力。而如今这马龙就像是没事人一样继续往前走,就像是,就像是僵尸一样。

她忍不住开口喝问道:“这人,到底是怎么回事!”

唰地伸手陈歌就把宋冰冰护在了身后,自己站在了前面。他看着外面一步步走过来的僵尸,不禁咧嘴笑起来开口道:“这不是马龙,是一个僵尸。”

这僵尸其实一开始并非是马龙的样子,而是马龙日夜淬炼,等到最后就变成了马龙自己的样子。

一开始还以为马龙只会炼制那种垃圾货色呢,现在终于有个上得了台面的东西出来了。

陈歌手腕翻转,顿时就抓住桃木剑往前蹿了出去。这僵尸光是靠肉眼去看,是很难判断它的真实实力的,一定要上去和它缠斗,才能有了结论出来。

几秒钟就已经冲到了那僵尸面前,可尽管如此陈歌也没有冲出屋门。毕竟这里面有符咒守护,对他很是有利,他为什么要出去打?

两眼盯着面前的僵尸他唰地就伸出了手中桃木剑。剑刃在半空中划过,瞬间就劈砍到了那僵尸的胸口。

吱呀!

随着一阵难听的尖锐声响,桃木剑并没有像之前那样直接像切豆腐一样砍进僵尸的身体当中,而是在那僵尸的皮肤上留下了一道深深的痕迹。

这痕迹往外冒着白烟,而与此同时那僵尸也浑身颤抖,渐渐张开了自己的嘴巴。它的嘴巴不像是普通人一样只能张开一个小角度。

它整个脑袋往后倒,嘴巴都有几乎一百二十度左右了。嘴巴里的根根黑色牙齿锋利异常,陈歌是毫不怀疑这牙齿能够粉碎钢铁,实在是个危险的东西。

那僵尸变化时候他早已经缩了回来,此时看着原来的笑意也渐渐消失,他眉头皱起脸色微变。随后扭头看向身后的宋冰冰,开口道:“冰冰,去替我从房间里面拿点东西。墨斗和糯米。”

看着门口站着不动了的恐怖僵尸,宋冰冰不仅浑身打了个冷颤。她虽说是个铁血女警,但终究也是个女孩子。她不会害怕凶狠的匪徒,可亲身面对这嘴巴能张开这么大的恐怖怪物,还是心里发颤。

听见陈歌说话一两秒之后才反应过来,连忙直接就往屋子里冲。墨斗和糯米能够克制僵尸,她也是听说过的。

而留在大厅里的陈歌则和那僵尸严阵以待地对峙着。那僵尸一直都站着没有动,好像是在等宋冰冰从屋里拿东西出来一样。

可实际上这僵尸在干什么,陈歌可是一清二楚。它没有进来是因为这屋子里面的符咒,而显然马龙不会就此罢手,他一定想办法闯进来。

果不其然下一刻忽地四周便响起了咚咚咚好一阵巨响。墙上贴着的符咒竟然凭空燃烧了起来,上百张符咒同时从墙上脱落,在空中噼里啪啦烧着成了粉末,消散在半空。

与此同时门外的僵尸也低吼着急速冲了过来,它的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陈歌!

刚从四周的爆炸声响中反应过来,他就看见自己面前居然站着了个僵尸。陈歌顿时吃了一惊,连忙大吼着就舞起手中桃木剑来。

半空中木剑挥舞,刹那间就劈砍在了那僵尸的身上。可和之前一样,木剑砍在了那僵尸的身上,压根就对它造不成什么实质性的伤害,只是在它的身上留下了些许的痕迹罢了。

这僵尸完全感觉不到疼,所以这点伤痕可以说是完全可以无视。

陈歌此时连忙后退,但脚下被桌子一绊,顿时整个人就咚地一声摔在了桌上。等反应过来就看见那僵尸已经高举双手,奋力往下砸了过来。

他连忙憋了一口气就往旁边翻转过去。紧接着就是轰隆一声巨响,这桌子直接被僵尸砸下去一个大坑。

而陈歌此时冲到了桌子另一边,连忙两脚用力跳在地上,他刚站稳就听见在那僵尸的后面传来宋冰冰一声大喊:“陈歌,你的东西!”

唰地站在陈歌和宋冰冰中间的僵尸就扭头朝她看了过去。宋冰冰刹那间深吸一口气,浑身已经是汗毛倒竖了。可她也没有忘记自己身上的任务,直接伸手一丢就把自己在房间里面找到的东西给陈歌丢了过去。

塑料袋装着的糯米和墨斗唰啦作响,那僵尸似乎也明白这塑料袋对陈歌来说代表着什么,居然低吼着猛地伸手去空中,要把这塑料袋半路截住。

但它的反应终究是慢了一下,只是手指刮到了那袋子一下,袋子最后还是朝另一半的陈歌飞了过去。

可就是这么一下,直接让袋子破了一个大洞,袋子里面原本装着的糯米此时唰啦啦地就往下掉。

糯米如雨纷飞,直接掉在了那僵尸的身上。那僵尸一时间咆哮出声,身上被糯米蹭到的地方仿佛被烙铁按了上去一般,直接就是一个发红深坑。

而它浑身上下,几乎全部都被糯米溅到了,因此如今它浑身发红流脓,看上去更是血腥恐怖了。

另一边陈歌忙伸手接住了被刮开一个大洞的塑料袋,就伸手从袋子里面拿出了一个墨斗。这东西其实只是觉得是说不定用得上的东西,才买来屯着的,想不到在这种紧急关头救命了。

袋子被刮开对陈歌来说倒是个绝好的消息,毕竟糯米全部洒在了那僵尸的身上,虽说不至于说就这样把它击败,但也能削弱一部分它的力量。

僵尸似乎也明白自身的状态远远没有刚才好了,而让自己状态变差的凶手正是站在房间门口的宋冰冰,它竟然丢下了旁边的陈歌,一动身就朝宋冰冰冲了过去。

“该死!”

陈歌怒骂出声,如今他桃木剑和墨斗在手,对那僵尸可谓是占尽优势。继续打下去,他不可能会输。

书评(81)

我要评论
  • 还要厚&颜无耻

    重新坐到了桌前,陈歌看着水里破裂的龟壳,有些无语,终于遇到了比二叔还要厚颜无耻的家伙了。

  • 了一年&水电费

    这摞单子,是那老混蛋拖欠了一年多的房租以及水电费,拢共六万多块。

  • 陈歌专&所以张

    陈歌专业成绩好,喜欢读书,辅修的是历史,又有这么个神棍叔叔,所以张恺每次得到宝贝都先让陈歌掌掌眼。

  • &这次看

    陈歌想起上次的事情,忍着笑道:“老二,又得到了什么好宝贝,你这次看清楚了没有?”

  • 斑驳的&化,而

    那破裂的龟壳上面,斑驳的纹理居然在变化,而且越来越多,越来越复杂。

  • 陈歌自&叔相依

    陈歌自打有记忆起,就没有见过自己的父母,一直与二叔相依为命。

  • 了?好&块钱买

    陈歌不由得翻了翻眼皮,道:“东西不要了?好歹三百块钱买的。”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