咚咚!陈歌也没停滞不前直接拉着门框冲了回去,只为了快点儿追上前面的马龙。可在那单调而快速的脚步声夏,马龙早已了带着宋冰冰往下面冲了回去。要不然他再次这样追上来,当然只可在那沉闷而快速的脚步声夏,马龙早就已经带着宋冰冰往下面冲了出去。要是他继续这样追上去,肯定只能是追丢了马龙。。...

咚咚!

陈歌没有停滞直接拉着门框冲了出去,只为了快点追上前面的马龙。

可在那沉闷而快速的脚步声夏,马龙早就已经带着宋冰冰往下面冲了出去。要是他继续这样追上去,肯定只能是追丢了马龙。

毕竟他就算是道士,其实也只是个普通人。而那带着宋冰冰逃跑的是个身体强壮的僵尸,两者速度完全不能相提并论。

他瞪得眼睛微微颤抖,咬得牙齿嘎啦嘎啦作响,脑海里疯狂地寻找着能够挽回自己失误的方法。

要是刚才他能够早点看破马龙的阴谋,来他家里帮忙的宋冰冰也不会出事了!

无意中他低头看到了手上残留着的黑色腐烂皮肉,这是刚才他想要拉住马龙时候,从他身体上拉扯下来的东西。

本来僵尸的身体是刀枪不入的,兴许是他刚刚手抓染血墨斗,沾上了些许辟邪之气,才轻易地抓下来这些玩意。

而看着马龙的皮肉陈歌顿时两眼闪过亮光,冷笑着连忙转头回了屋子,心里恶狠狠道:“马龙,我本来不想把事情做绝,但你现在逼得我没有办法,可别怪我了!”

几步他已经走到神坛面前,捡起刚才丢到地上的桃木剑。他手腕翻转,桃木剑就刷地从他手上刮起了马龙的皮肉,挂在半空。

陈歌左手掐住法决嘴里念念有词,很快他猛地睁开眼睛。他双眼中似乎有两团火焰在微微跳动,左手唰地捏成剑指就嗡地指向那桃木剑剑尖上的黝黑皮肉,喝声道:“疾!”

话音刚落剑尖上的皮肉便轰地腾起一团火焰,在半空中噼里啪啦地很快燃烧殆尽。

这是捕魂术,用那马龙的皮肉做引子,强行把他的三魂六魄打散,拘到此时此处。这是极为危险的道术,不仅仅是因为对施法者水平要求奇高,而且还因为太过狠毒,易损阳寿遭天谴。

但现在是什么时候?哪里还顾忌得上其他,肯定是先把宋冰冰救回来再说。

火焰燃烧殆尽,一团灰白色烟雾便从那被烧成黑漆一团的皮肉中升腾起来。

那便是马龙的魂魄!陈歌眼疾手快,直接从旁边抓起准备好的葫芦,唰地就扫过桃木剑的剑尖,给那漂浮在半空的灰白色魂魄收在了葫芦当中。

电光火石间他哇地一声吐出大口鲜血来,染红了衣襟。可陈歌不忘从衣袖中捏出一张符咒来,就给封住了葫芦口,不让那魂魄逃脱。

完成之后他直接就跌坐在了地上呼呼地喘着大气,脸上已经是血色全无,一片苍白。

而就在此时忽地他就听见咚地一声闷响从身后传来。他倒吸一口凉气,连忙挣扎着站了起来,就往后面冲去,冲到后面窗户边上往外去看,就看见在楼下的地面上趴着一个无头尸体。

那尸体正是马龙刚才派来,最后把宋冰冰抢走的僵尸。而此时那僵尸已经是死透了,身体中流出一大滩的恶臭黑色粘液来,再也动弹不得。

陈歌不禁汗毛倒竖,那马龙似乎是因为半路上感觉到陈歌动用了这个可怕的术法,于是便临时再派了这僵尸回来。

就算不能彻底杀掉陈歌,也能给马龙自己拖到些许时间,以应对陈歌的术法。不错,这捕魂术虽说风险极大,效果可观,但要是对方提前知道了,想要防御也是极为简单的。

而若是这术法被防住了,陈歌绝对不可避免地就会被反噬,最后非残即死。而幸运的是这僵尸刚才只来到了窗户上,没来得及发起进攻,陈歌他就已经完成了术法,让马龙魂魄四散,这僵尸自然也就失去了生机,直接往楼下掉了下去。

后怕地拍了拍胸口陈歌定睛往周围看去,那僵尸既然回来了,那代表它刚才应该没跑多远,宋冰冰应该是被它临时藏到什么地方去了。

而就在这时候忽地叮铃铃一阵嘈杂,是陈歌手机响了。他烦闷中大步走去把落在沙发上的手机捡了起来一看,竟然是宋冰冰打过来的。

他吃了一惊。难道是宋冰冰自己打过来求救的?如果是的话那可太好了。

陈歌连忙接起来,在电话里听见的却并非是宋冰冰的声音,而是一个粗犷的沧桑男声。

“你就是陈歌吧?哈哈哈。”

那人爽朗笑着开口说道:“你的妞在我手上,想把她救回去的话,你今晚就一个人去晋城南的清砂码头找我,不然明天一早你可就永远见不到她了。”

听见这狠毒的话陈歌不禁倒吸一口凉气,咬牙喝道:“你是什么人!和马龙结梁子的人只是我一个人,她是无辜的!”

电话那边人居然还吹了声口哨,轻松道:“没错啊,和马龙有仇的就你一个。但和我金七爷!有仇的,可是你们这两个小王八蛋!话不多说了,来就来不来就不来,扯什么淡呢。”

说罢电话就直接被挂断了,陈歌听着嘟嘟声皱起了眉头。看来是刚才马龙的僵尸把宋冰冰抓出去交给了金七爷的手下,这次金七爷约他去码头,显然是精心准备了个陷阱,等着他陈歌跳进去。

可明知这是个陷阱,他也必须得去不成,毕竟事关宋冰冰的性命。直接报警的话的确是一种办法,但时间紧迫,说不定在附近就有金七爷的耳目在看着他的一举一动。

让金七爷知道他报了警,说不定就直接给宋冰冰撕票了。唯一的方法只能是他一个人去应邀。

陈歌沉着脸继续打电话给了小翠,一边回了自己房间换上干净衣服,一边和电话那边的小翠开口道:“小翠,今天晚上你先别回家了,和之前说好的一样去宾馆住上一晚上。哥今晚也不会在家,别回来找我了。”

说罢把电话挂了他穿好了干净衣服深吸一口气走出厅堂,这次可是把全副身家都带在了身上,约莫百来张符咒,铜令牌一个,用来对付金七爷的诡计。

刚准备出门时候他忽地脚下像踢到什么东西,发出了咚地一声闷响。陈歌皱眉看去就看见在墙边竟然躺着一把黝黑的枪,是宋冰冰带来的。这枪应该是后来她被马龙抢走的时候,从她身上掉下来的。

这下正好他俯身去把枪捡了起来揣在自己腰间,有了宋冰冰的这一支枪,他对今晚的单刀赴会,更多了几分自信了。

书评(161)

我要评论
  • 歌心里&的是,

    骂了一阵,陈歌心里的气也顺了一些,不过头疼的是,接下来该怎么凑齐六万多快钱。

  • 么去?&手交货

    “干什么去?别冲动,古玩这东西本来就是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凭的就是个眼力,你现在去找麻烦也不占理。”陈歌连忙追了上去道。

  • 会,林&,走了

    “没有!对了老三,别忘了今晚班里的聚会,林老师让我通知你一声,走了!”

  • 一遍,&铺,好

    仔细的检查了一遍,陈歌发现了,整个店铺,好像还真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

  • 淘到一&同一个

    上次张恺在古玩城还淘到一副字画,说是王羲之的真迹,兴冲冲的拿到陈歌这里,结果打开一看,上面写着: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