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了门陈歌就坐上了出租车直接往晋城南的清砂码头去了。但最后快到了的时候司机却突然缓缓地把车停了下去。“小兄弟,就送进这里吧。里面我但是敢进来了。”坐在驾驶车座上的“小兄弟,就送到这里吧。里面我可是不敢进去了。”。...

出了门陈歌就坐上了出租车直接往晋城南的清砂码头去了。但最后快到了的时候司机却突然缓缓把车停了下来。

“小兄弟,就送到这里吧。里面我可是不敢进去了。”

坐在驾驶座上的出租车司机回过头来赔着笑说道。

看他这模样肯定是知道这清砂码头里面是金七爷的地盘,所以才不敢开进去。陈歌倒也没有为难他,直接给钱下了车。

刚下车他忽地瞪圆了眼不禁深吸了一口气,身后出租车引擎轰鸣,轮胎吱吱呀呀地摩擦着地面,出租车便嗡地一声疯了一样往外冲了出去。

只因为在此时的清砂码头,在陈歌面前站了手上拿着刀枪棍棒的小混混起码有百来个。怪不得那出租车司机那么害怕。

苦笑出声陈歌叹了口气往前继续走,摊手向站在路上的一众混混说道:“各位,是金七爷叫我来的。”

听见这话混混们没有答话,只是默默地在中间让开了一条路,让陈歌往前走。

他皱着眉头在这中间让开了的小路上往前走,两旁是目光如炬面色凶狠的一群小混混正盯着他看。

走到一半忽地就听见当啷一声脆响,陈歌心中那根弦就崩了。他怒吼出声直接脚下猛蹬,整个人就往前冲了过去。

可四周的混混们仿佛被他感染了一般,也怒吼起来。可他们并非是朝里面冲,而是朝陈歌冲过去,此时原本被他们收起来的各种兵器也全部拿了出来。

一时间丁零当啷棍棒敲击声响犹如天雷滚滚。

陈歌本来就走到一半,正陷在这群小混混的包围里。现在就算他能跑得比博尔特还快,也不可能直接跑出去了。

一两秒之后他身后的衣领就被七八只手揪住,同时面前胸口也被无数大吼着的小混混按着,眼前他们举起了各自手中的铁棒木棍,照着他面门就拍下来。

咚!

一声巨大的闷响之下,半空中血花飞溅。

可惜这并非是陈歌的血,他此时瞪圆了眼站在旁边,看着刚才站在自己旁边的小混混被自己人打中,脑袋顿时开花,双眼唰地就往上翻去,只看得见眼白了。

这是因为他危急时刻身体本能地动作了起来,让他躲在了旁边,闪开了这攻击。

那被打中的小混混咚地就摔在了地上没了意识。可周围人哪里有在意的,只是猛地扭头过来看向陈歌,再次咆哮着举起了自己的兵器。

可此时陈歌已经喘息了过来,之间他扭动腰肢直接奋力扯开了后面拉着的一众混混。随后直接用自己肩膀往旁边奋力撞了出去,就听见咚地闷响他直接撞在了一个混混的鼻梁骨上。

血花飞溅下听着那混混惨叫出声,陈歌没有丝毫的怜悯,眼睛盯着那混混手里的铁棍,右手唰地掠过,就给那铁棍抓在了手里。

随后他抓着这铁棍就奋力往周围扫过一个圈,吼道:“谁敢过来我捅死谁!”

这一下铁棍直接打到了六七个混混的面门,被打中的都脑袋嗡一声闷响,就不由自主地倒退了几步,推着自己后面的人往后缩了些距离。

这样陈歌周围直接清理出来一个安全空间,他咬牙抓住铁管,带着血丝的双眼瞪着眼前这些不敢上前的小混混,胸口剧烈起伏着,他呼吸此时还没喘匀。

没人说话,所有人都在盯着各自的目标在看。小混混们等着下一个一拥而上的机会,把金七爷指定悬赏的这陈歌的人头摘下,让自己上位。

而陈歌则一边往清砂码头深处移动,一边瞪眼和四周的混混们对峙,防止他们突然进攻。

而就在这时候突然四周有人怒吼出声:“冲啊!”

这声怒吼就像是冲锋号,让所有混混都大吼着杀了上来。陈歌脸色微变,挥动手里铁棍打在了距离最近的几个小混混脸上。

等把他们打退了几步,趁着这空隙他直接大步往外冲。这清砂码头并非是空荡荡一片,到处都堆放着杂物。

他在这上百个小混混当中冲杀出了一条血路,拼着最后一口气就踩着脚下杂物往高处冲去。

后面小混混有伸手来抓的,有直接拿武器打的。陈歌的双腿吃下几棍子之后,才算终于逃到了高处,此时他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下面的小混混身在低处,要想打到陈歌必须得爬上去那杂物堆。可陈歌手里的棍子可不是吃素的,但凡有人敢爬上来,肯定得见血。

这下那混混们便都迟疑了下来,只是团团围住这杂物堆,没有人带头第一个冲锋。

毕竟只有拿到陈歌人头的那个人才有奖励。而如今第一个冲上去的人,除了被陈歌打得一身是伤,给后面的混混铺路之外,自己有什么好处?

他们虽说是小混混,但也不是傻子。

陈歌此时呼呼喘着大气,扭头往四周看去想要找到解决眼前困境的方法。

而就在这时候忽地啪啪啪一阵声响,这清砂码头四周的大灯突然亮了起来,把这里照得如同白昼。

忽地从远处传来一阵鼓掌声。陈歌皱起眉头忙猛地扭头看去,就看见站在远处有十几个人簇拥着中间一个穿着休闲装的男人正走过来。

鼓掌的正是那穿着休闲装的男人,而且在旁边男人手上还抱着一个人,那人穿着警服不正是宋冰冰吗?

陈歌顿时身心一口气,咬牙瞪圆眼,右手本能地甩动铁棍,吼道:“金七爷,放了她!”

听见这话那休闲装男人顿时哈哈大笑了起来。但他也没有直接反驳,只是啪地在半空中打了个响指,顿时旁边抱着宋冰冰的男人就走到了金七爷面前,把昏迷过去的宋冰冰扶着放在了地上。

金七爷伸手却捏着脸上微红吞吐热气的宋冰冰的脸,笑着摇头啧啧道:“陈师傅,你想得倒是挺美的啊。这么个大美人,你说还你就还你了?”

说罢他负手走了几步上来,挑眉看向陈歌,淡淡道:“陈师傅,要我把你的小美人还给你,也不是没有可能。只不过呢,你得答应我一个小小的条件。”

陈歌听着看着只能是干着急,且不论在金七爷身边那十几个强壮的黑西装保镖。光说这下面围着的上百个混混,就不是他陈歌能够解决的事情了。

书评(482)

我要评论
  • 他想看&值钱的

    陈歌很头疼,想了想,站起身,打量着店铺里的东西,他想看看有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

  • 发烧友&,所以

    张恺是个古玩发烧友,所以大学的时候跟陈歌一样,读的是考古专业。

  • 直与二&叔相依

    陈歌自打有记忆起,就没有见过自己的父母,一直与二叔相依为命。

  • 室友兼&好兄弟

    这个人叫张恺,是陈歌一个宿舍的室友兼好兄弟,排行老二。

  • 检查了&陈歌发

    仔细的检查了一遍,陈歌发现了,整个店铺,好像还真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

  • 陈歌简&到底是

    陈歌简直难以想象,他二叔到底是厚颜无耻到了什么程度,居然连水电费都能拖欠那么久。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