咚咚咚!一连串的枪响回响在这清砂码头上。车窗玻璃当啷脆响下就碎了一地。他把身子拼命地放低以躲迎面而来飞回来的子弹,同时脚下踩动油门,登时汽车引擎便轰鸣声着再开动了出来。车窗玻璃当啷脆响下就碎了一地。他把身子拼命压低以躲避迎面飞过来的子弹,同时脚下踩动油门,顿时汽车引擎便轰鸣着开动了起来。。...

咚咚咚!

一连串的枪响回荡在这清砂码头上。

车窗玻璃当啷脆响下就碎了一地。他把身子拼命压低以躲避迎面飞过来的子弹,同时脚下踩动油门,顿时汽车引擎便轰鸣着开动了起来。

他不再能威胁到金七爷的生命,金七爷的人当然直接反击。

嗡地声响下,汽车直接在原地划了个圈,掉头往远处冲出去。

可与此同时四周也响起了引擎声音,咚地好几声闷响,四周的车库当中冲出来四五辆小车,咆哮着朝陈歌冲了过来。

他一边着急地开车往前面冲,一边不时看倒后镜观察后面追赶小车的情况。

虽说和后面的小车距离越来越短,但陈歌还是很快就冲到了外面的大马路上。在马路上他可以通过那些狭窄的小路甩开后面的车,不管怎么说也还有一线生机!

可就在这时候忽地他听见一声清脆的咔嚓声从下方传来。陈歌脸色剧变,这声音是小车底盘传出来的,金七爷在这车上做了手脚!

刹那间方向盘就失了灵,但幸亏面前是一条大路,一直往前走也没有问题。下一刻却吱呀一声极为刺耳的尖锐声响冲天而起,好像刹车自己刹死了!

汽车在马路上旋转着往一旁撞了过去,速度也极速下降。坐在车里的陈歌就像是深处在深海漩涡中一样,别说再去操作小车,他就连四周是什么情况都看不清楚了,只能看见满眼的金星。

咚!

最后一声巨响。陈歌只感觉身子被一枚巨锤正面打中一样,四肢百骸都软了下来。但他还是知道,肯定是小车撞上什么东西,停下来了。

这样一来他们肯定会被后面金七爷的人追上!想到这个他瞬间又精神了起来,定睛看了看眼前和倒后镜。

确定小车是撞在了路边的水泥柱上了,而安全气囊也跳了出来打在他脸上。后面金七爷的人似乎早就知道陈歌跑不远,此时并没有拼命追上来,所以距离大概还有几百米。

这几百米距离能给陈歌提供四五秒的时间,他深吸一口气连忙挣扎着就推开车门踉跄着走了下去。

随后陈歌冲到另一边拉开车门把后排的宋冰冰给拖了出来。

她经历了这么激烈的冲击,也开始从昏迷的状态中醒过来,嘴里支支吾吾地喊着眼皮子在跳。

抱着她陈歌连忙朝路边的小巷子冲过去。可就在这时候忽地面前一束白光遮盖住了他的全部视线,陈歌本能地抬手捂住自己眼睛,抱着宋冰冰后退了两步。

紧接着就听见轰隆声响,面前被一辆小车直接冲了过来,撞散堆放在周围的杂物,封住了小巷子的入口。

咔嚓。

陈歌慢慢恢复过来的视线看见面前小车车门开了,上面走下来四五个拿着家伙狞笑的小混混。

咬着牙他连忙抱着宋冰冰就往大路上跑过去。这小巷子是走不过去了!他可没有本事在极短的时间里抱着宋冰冰给那几个小混混全部干倒。

而大路显然不多时就会被追上,但能逃一会是一会,总不能束手待毙吧?

抱着她陈歌气喘吁吁地跑在马路上,如今已经是深夜,路上一辆车都没有了。但后面渐渐有灯光追了上来,肯定是金七爷的人。

他们似乎得到了金七爷的指示,不着急把陈歌干掉,要慢慢折磨他们。

在刺眼的灯光下陈歌怀里的宋冰冰也痛苦地喊了一声缓缓睁开了眼睛。她忽地发现眼下的情况,不禁惊呼出声,忙叫道:“陈歌,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见她醒了陈歌便忍着口干舌燥把事情简单地说了一遍。

宋彬彬听完脸色阴沉了下来,她伸手挡住自己眼睛回头看去,就看见密密麻麻地十几辆车已经在后面一字排开,正缓缓开着追赶她和陈歌。

这群人是想着活活把陈歌累死。她忙从陈歌怀里挣扎了出来,跳在地上开口道:“我自己跑!”

于是乎两人便在这公路上撒开丫子跑了起来。要说人怎么可能会跑得过小车呢?而要是自己放慢脚步,金七爷的人肯定不会像现在这样保持距离,直接就冲上来把他们抓回去了。

只能跑,继续跑!

约莫跑了十几分钟,后面小车上的人竟然拿出了个扩音喇叭,哈哈大笑地就吼道:“你们好大的排场了,晚上出来跑个步也要我们哥们几个在后面跟着。怎么样?我们的灯照得亮你们的路不?”

此时在前面跑的陈歌已经是面色苍白泪如雨下,虽说已经是气喘吁吁但仍然咬紧牙根没有放弃。

“兄弟们!你们看那两个人是不是跑得慢了点啊?咱们加快些,不然没有意思啊。”

后面大喇叭喧天响,话音刚落引擎声便迎合着轰鸣响起。

打开了车的天顶那头染紫色的小混混很是得意,忽地他眼尖地看见前面跑着的陈歌尽让咚地一声就狠狠地摔在了地上。

这一摔可把他心里摔得一颤,连忙朝四周自己人喝道:“停车,都给老子停车!”

在吱呀刹车声中,他一边从车上跳下来,心里一边把陈歌祖宗十八代都骂了个遍。要知道金七爷的命令是要把他们好好折磨一顿,但绝对不能弄死他们。

要是陈歌死了,他怎么和金七爷交待?肯定也是死啊!

陈歌此时跌在地上,腿上似乎破了一大片的皮肉,钻心的剧疼让他看都看不清楚了。一双手扶着他在地上坐了起来,正是满脸担忧的宋冰冰。

他此时嗓子就像是着火了一样,但还是拼命喘气。眼前那十几辆小车都停了下来,车上走下来几十个的小混混。

但这群小混混也不着急,就站在旁边,让开了中间一条路来。很快在引擎轰鸣声中,一辆金色的轿车就从后面缓缓开了出来,停在了陈歌两人面前。

咔嚓。

车门开了从上面走下来的正是金七爷。他神情十分轻松,嘴里还叼着一根雪茄。一边吐着烟圈他一边叹气,感慨道:“这是何苦呢?陈师傅。你看看,我坐豪车抽顶级雪茄。你呢?坐在大马路上,想让谁可怜呢?”

摇着头金七爷就转过身来看向陈歌,眉毛一挑开口道:“跟我干吧。就算在半个小时前,你还拿枪对着我,但谁让我心胸宽广呢,我一样不计前嫌。当然,前提是你一定要给我好好干。”

书评(471)

我要评论
  • 正疯狂&,又因

    陈歌那个时候正疯狂的迷上了文学,什么书都看,又因为穷,买不起别的书,只好拿这些典要来解渴。

  • 纹理居&且越来

    那破裂的龟壳上面,斑驳的纹理居然在变化,而且越来越多,越来越复杂。

  • 柜子小&西,有

    柜子小格里乱七八糟的放着很多东西,有符纸,罗盘,铃铛,还有一把破烂的桃木剑。

  • 分,大&异见闻

    后半部分,大多讲的是一些天文地理,奇异见闻,鬼事杂记。

  • 手都说&。

    他家里头也有点钱,隔三差五就忍不住去古玩城里淘点东西,每次得手都说是宝贝。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