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周老师办公室回去,李明宇始终不明白了为什么周老师原本温柔如水似水的表情突然间变的那么纠结了。从教室外面就听见里面哇啦哇啦哇啦哇啦的说话的声,他走在走廊里,低着头胡思乱想着,房门见李明宇回来,韩雨薇顿时一脸愁容的看着他,一如X射线般想要穿透他的心,看看他到底有没有出卖终极秘密。李明宇看到韩雨薇盯着她,心里有些不安,他快步走过去坐在自己的座位上,韩雨薇转过头来,趴在她的椅背上,看着他,嘟着嘴,一双大眼睛,可怜巴巴的。。...

从周老师办公室回来,李明宇一直不明白为什么周老师本来温柔似水的表情突然间变得那么纠结。从教室外面就听到里面哇啦哇啦的说话声,他走在走廊里,低着头胡思乱想着,推开门走了进去。教室的说话声嘎然而止,同学们都瞪着眼睛望着他,他愣住在原地,然后发现大家又转头,自顾自的继续说话去了,一阵莫名其妙的感觉燃烧在心头,久久不能散去。

见李明宇回来,韩雨薇顿时一脸愁容的看着他,一如X射线般想要穿透他的心,看看他到底有没有出卖终极秘密。李明宇看到韩雨薇盯着她,心里有些不安,他快步走过去坐在自己的座位上,韩雨薇转过头来,趴在她的椅背上,看着他,嘟着嘴,一双大眼睛,可怜巴巴的。

“说,你都向周小美出卖什么了?”韩雨薇凝眸,将眼睛眯成一条缝,看着李明宇压低了声音说道。

“周小美是谁啊?”李明宇听了也皱了眉头,随即问道。韩雨薇看着他,顿时脸上的表情更加的浓重了。感情是忘记跟这个单细胞动物讲清楚自己班上最难缠最八卦的班主任周小美了。

“周小美就是刚刚叫你出去的老师啊,她问你什么了啊?”韩雨薇一阵郁闷顿时又换了一种语气看着他问道。

“哦,老师啊,她没问什么,我给了她一张名片,是韩总裁的,西尘说,要是有老师问起什么问题就给她名片让她问韩总裁。”李明宇此刻单纯的笑了笑说道。韩雨薇一听顿时心里幸福的像花儿一样,看来古语云,姜还是老的辣,这一点也不假啊,高招啊。

一堂课就在大家边做习题边聊天的过程中昏昏沉沉的过去。韩雨薇转身过去之后,他又拿出书来仔细的看了看,上面的数字公式他看了看都不懂,他拿着手里的试卷又看了看,两样都不懂,但是直觉告诉他,这两样东西是一个类型的,仅此而已。

数学都看不懂,他从书包里找出来其他的书看了看,他找到语文书的时候,发现里面的乐趣大了。本来他以为自己一个字都看不懂,跟数学一样,但是他发现,每当他看书上的文字的时候,他很快就能看到,而且可以很清楚的其中的意思。看着看着他觉得有些兴奋,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他找出来英语书又看了看,发现跟语文书一样,这很容易就看懂了。

看着桌上放着的语文书和英语书,李明宇顿时心里兴奋不已,他总算找到点自己一看就都明白的东西了,以前自己在魔法界是个大笨蛋,现在上天是开始补偿他了吗?他越想越兴奋,索性埋头把一整本的语文读本全部读完了。

韩雨薇下课出去活动回来,看到他低头看书的样子,不禁“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你要不要这么认真啊哈哈!”韩雨薇坐下来,一双满含笑意的双眼看着他说道。

“厄,我只是想看看,不是之前都没学过吗嘻嘻。”李明宇抬头,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随即又低下头去继续读者。韩雨薇见了顿时凌乱了,在她心目中,李明宇来上学,只是让他每天跟自己在一起,以免被别人拐了去,这个魔法师除了会魔法意外,其他的都是废柴啊,现在居然这么认真,是要搞哪样嘛!她凌乱的想着的时候,教室的门“哐”的一声被打开了,走进来一个女老师,跟之前的周老师大不相同。

此老师,乃是瓦肯中学出了名的,最严厉的语文老师,每天将头发挽的一丝不苟,黑边框的眼睛背后藏着一双凌厉的绿豆小眼睛,古板的职业装,粗跟的高跟鞋,职业装和她的鞋子一样一年四季都是黑色。她大步走到讲台上,将书放在讲桌上,下面一群在上一节课还是野孩子的孩子此刻都变得跟温顺的小绵羊似的。这个古板而有眼里的老师名叫安琪,人一点也不如其名。听名字,怎么也想象不出这样一个素颜古板女来。年纪不大,28岁,单身。听说当老师曾经是她最向往的职业。最起码这个曾经可以追溯到来他们学校之前。

“听说,今天有新同学来?哪一个是新同学,来做一下自我介绍。”古板的安琪老师冷冰冰的问道,教室里的温度瞬间掉了三四度。韩雨薇听着,顿时石化了,她虽然千叮嘱万叮嘱交代李明宇关于学校的所有的事情,但是对于这个自我介绍她还真的是忽略了。

李明宇正在看着语文课本,突然间感觉到大家都安静下来,不小心一抬头,正好对上安琪老师冰冷的眸子,让他不禁打了一个寒战。

“你是新同学?”安琪老师伸手扶了扶黑边框的眼睛,眯着眼睛看着他问道。

“恩。”李明宇点点头。韩雨薇小声的提醒了他一下,他才站起来。

“叫什么名字。”安老师厉声问道。

“李明宇。”李明宇摆出一副勉强的微笑,浅浅的笑了笑说道,西尘说,要是尴尬的时候,微笑一下没准儿会好一点,但是这个时候他倒是一点也没有起作用。

“为什么退级?”

“退级是什么?”

“哈哈哈哈哈”全班的同学除了韩雨薇听到这个问题的时候,都笑了起来。韩雨薇坐在原地,顿时沮丧到了极点。她在心里狠狠的诅咒着这个多事的老师,但是却无济于事。

“早就听说你笨了,没想到你笨到连退级也不知道什么意思,坐下。”安琪老师似乎很满意自己的发现。

“老师,他是转学,不是退级。”韩雨薇实在是气不过,站起来说道,毕竟大家都知道韩雨薇是李明宇的妹妹,现在李明宇被大家这样的嘲笑,她在班里也要混不下去了。

“老师,你不知道就不要胡说嘛,引起误会就不好了。”蒋一梦见状也戏谑的看着安琪老师说道。即使安琪老师一直以黑脸老师著称,但是她之所以黑脸是因为总是有那么个把的学生总是让她黑脸。

“对啊,老师,小薇的哥哥不是退级,他只是转学来了。”付纯作为韩雨薇的好友以及知道内情的人,也不得不帮忙,这是作为好朋友的规矩。因为有韩雨薇等三个人的一致表态,大家也跟着起哄,一致在大喊着:老师不要冤枉好人!这阵势,真让李明宇觉得自己不是活在现实世界里。

安老师听着大家在不断的非议自己,脸顿时黑的比包黑炭还难看,她拿着黑板檫拍了拍桌子,完全没有理会同学们直接说了句:上课。

教室顿时安静了下来,安老师看了看坐在下面的李明宇,心里燃起了一阵阵的厌恶感,像这样的男生,一转来就搞得班里鸡犬不宁,留不得。

李明宇坐下,低着头,不知道退级这个东西到底是什么意思,为什么大家都这么紧张,安琪老师的脸色很难看,他偷看了一眼她,正好被瞧见,又紧张的低下头,继续看着语文课本,他其实蛮喜欢语文的。

两堂课上完,到了吃中午饭的时间,韩雨薇带着他往食堂走去。一起随行的还有蒋一梦和付纯,因为两个他都见过,所以也多少显得自然了些。

“小薇,到底什么是退级啊,为什么大家都那么紧张?”餐桌边,李明宇将一直憋在心里的话说了出来。此话一出他小心的看了一眼韩雨薇生怕自己说错了话,虽然憋在心里不好受,但是惹到韩雨薇也不是什么好受的事情。

“退级呢就是说你明明应该上二年级,而你却在上一年级。”韩雨薇还没开口,付纯就先行细心的解释说道。

“哎呀,就是比较含蓄的说你比较笨啦。”蒋一梦听着,心直口快的说道。

“对,这个解释直白一点,所以我们不能承认你退级,你根本就没退级嘛。”韩雨薇此刻嘟了嘟嘴巴说道,仿佛他在那一刻真的是她的亲人,她一定要保护他一样。

“嘿嘿,其实我确实比较笨啦。”李明宇此刻倒是不以为然,浅浅的笑了笑说道。

“这个呢,自己说可以,但是别人说,就是一种侮辱,不能接受要反抗的哦。”蒋一梦认真看着他的说道。

“对,小梦说的太对了!”韩雨薇笑着,然后很二五八万的拍了蒋一梦的肩膀一下说道。

她是故意的,因为不远处,她们三个一致讨厌的许千山和华名两个人,正朝着她们走了过来。许千山跟李明宇差不多高,但是要比他胖的多,一头半长的头发,看起来整个人显得痞痞的。华名则一副很正经的样子,头发不长不短,皮肤微黑,看起来很结实。浓眉大眼,整个人倒是显得精神不已,其骨子里跟许千山很像,只是多了一丝内敛。两个人在学校里算得上是有钱有势,横行霸道了,所以大家给他们取了一个绰号叫霸道二人组。

“小薇,你哥真的好厉害啊,居然荣幸的得到班上三大校花的保护,不简单,真的不简单!”许千山凑过来一脸坏笑,满是戏谑的说道。

“别小薇小薇,的我跟你没那么好。”韩雨薇很不客气的白了他一眼说道。

“你看,我又没说错,他这么笨还这么厉害,你说让我们这些优秀的男生的脸往哪里搁啊?”许千山故意大声的说着,食堂的同学此刻都竖起耳朵来,眼睛瞪得圆圆的等着看好戏。有些同学已经捂着嘴巴嘿嘿的偷笑了。

“你的脸,不是在这儿了吗?”李明宇疑惑的指着他的脸说道。顿时空气中一阵凝固,随即便爆发出一阵阵的哄笑。整个食堂的同学知晓了情况也跟着大笑了起来。许千山听了只感觉脸上的青筋因为愤怒,一蹦一蹦的跳的很难受。

书评(413)

我要评论
  • “不用&去看看

    “不用了,不是很严重,我先带他去看看房间吧。”韩雨薇说着便快速的起身,拉着尴尬的他走了出去。

  • 住,不&望着自

    “你站住,不许过来!啊!”韩雨薇见他望着自己,不禁向后退了一步,不想一下子掉进了水里。

  • 看了看&鱼居然

    李明宇听了,感激的看了看韩叶又看了看韩雨薇,心里一阵阵的兴奋,也正是因为他太兴奋了,茶几上放着的小鱼缸开始翻滚着气泡,不一会儿里面的鱼居然跳了出来,让韩叶不禁大惊失色。

  • 到这里&睛温柔

    “你刚到这里,一定还没有地方住吧?”韩雨薇兴奋的抓着他,咋嘛着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温柔的问道。

  • 年。传&50年

    魔法大陆,魔法纪元166年。传说每隔50年魔法大陆上就会出现一个魔法白痴,这个传说似乎一点也不假。

  • 韩叶见&以为是

    韩雨薇的妈妈韩叶见自己的女儿带了一个男孩子回来,以为是她的同学于是热情的凑了上去。

  • 有些小&看自己

    “那个…..”他抬眼小心的偷看了一眼跑走的韩雨薇,这是他来到这里见到的第一个人,自然有些小小的兴奋。见她也在看自己,不禁有些不安的转过身来紧张的瞪圆了眼睛。

  • ,后面&,不要

    “厄,其实,那个,我是想告诉你,后面是水池,不要掉下去了……”李明宇有些尴尬的说着,声音很小像是自言自语的样子。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