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雨薇第二天推托自己不很舒服,也没去去上学。李明宇自己去去上学,会觉得很没意思,本也不想去,虽然美女教练通知说昨天放学时之后有个篮球队的交流会让他去报名参加,因为他才自己硬着江南向来说话算话,从今天开始这一整天之内,他将会为李明宇带来他转学之后的第一份大礼。。...

韩雨薇第二天推说自己不舒服,没有去上学。李明宇自己去上学,觉得很没意思,本也不想去,但是美女教练通知说今天放学之后有个篮球队的交流会让他去参加,所以他才自己硬着头皮去了学校。

江南向来说话算话,从今天开始这一整天之内,他将会为李明宇带来他转学之后的第一份大礼。

司机把李明宇送到学校门口李明宇便下了车子,面无表情的朝着学校里走着,虽然以前有的时候会觉得韩雨薇在自己的身边自己就像是韩雨薇的影子一样让自己讨厌,但是他此刻发现自己好像是天生的贱骨头,好不容易自由了,又觉得孤单寂寞的很啊。

“李明宇,早啊!”麦晨北此刻跑着追上他,然后很阳光的跟他打招呼说道。

“早,嘻嘻。”李明宇也冲着他笑了笑,然后露出两排雪白的小牙齿。风吹过来的时候,他的头发也跟着轻柔的动着,显得单纯又可爱。

“李明宇,你今天要小心了哦。”麦晨北见周围没有人,于是小心的凑过来说道。

“恩,谢谢你哦。”李明宇不傻,昨天江南跟韩雨薇说话的时候,他也有听见,以前被欺负惯了,这点事情还是看的出来的。

“那我先走了。”麦晨北见李明宇明白也没多少,浅浅的笑了笑,然后快步的跑走了,他可不想被人看到自己和李明宇在一起,给他陪葬。

在魔法大陆,那些明着要欺负他还是暗地里要欺负他的人,他只要用鼻子一闻就能感觉的出来,挑衅的味道。

李明宇想着打起精神,虽然自己在魔法大陆算不上一个合格的魔法师,但是这么多年练就的一身被欺负的本事也不是盖的,想着他叹了口气,然后抬起头来快步朝着教室走去。

走到教室门口的时候,他感觉教室的门虚掩这有些诡异,周围明明有人却安静的不行,一开始他还以为是自己迟到了呢,但是仔细一想,不对,门边有诈!他四下里瞄了瞄,边儿有两个人一直在这里溜达着,一直那么溜达着,肯定有问题,他正假装什么都没发现的想着如何应对呢,此刻付纯走了过来。

“李明宇,早啊!”付纯从他的身边走过,然后笑了笑跟他打招呼。然后路过他身边,然后就走到门口,在付纯推门进去的那一霎那,李明宇快步的走上前去推了付纯一把。

付纯被推了之后很郁闷,刚想转身鄙视李明宇这个传说中的大坏蛋,一大桶水就那么从天而降,让李明宇瞬间变成了落汤鸡,末了还被水桶砸了脑袋,还好水桶是塑料的。

“谁啊这么讨厌,居然在班里恶作剧。”付纯转了语调,然后愤愤然的说道。李明宇还是第一次见到付纯紧张的样子,很可爱。况且,这水嘛,对于他来说都是小意思。

“没关系,只是湿了一点,一会儿就干了。”李明宇嘿嘿的笑了笑说道,付纯却不听,紧张的皱着眉头,感情没准儿是在报答他救了自己免于在班里的人面前出糗。她在自己的包里拿出一块干净的小手帕,递给了李明宇。李明宇不好意思的接过去,小心的擦了擦自己头上的水,手帕上还带着香味,很清新很清新的香味,顿时让他觉得心情还不错。

他擦了擦脸然后将手帕还给了付纯,有些不好意思,弄的上面都是水,但是坐下之后更加不好意思的事情发生了。李明宇在座位上坐下,想要挪动一下发现自己纹丝未动,屁股上传来了一股不好的预感,不知道是谁在他的椅子上涂了满满的胶水,把他整个人粘的严严实实。

“李明宇,今天小薇怎么没来啊?”蒋一梦从教室外面走进来,厌恶的看着满地的水,然后蹦蹦跳跳的来到他的身边问道。此刻李明宇正在想办法怎么样把这胶水给弄掉,因为纠结而脸色绯红。

“小薇今天有些不舒服,明天大概就好了。”李明宇定了定神,然后看了蒋一梦一眼说道。

“哦,地上这么多水,不知道是哪个傻子又被整了!”蒋一梦答应了一声便自言自语的说道。听到“傻子”这个词的时候,李明宇从头到尾彻彻底底的凌乱了。

一边的付纯也可怜巴巴的看着他,好像感激到不行。李明宇不小心瞥见又立刻低下头去,他实在受不了那单纯的小眼神儿,像是一只受伤的小鹿,此刻正需要爱抚,而自己此刻身处尴尬境地,无能为力啊。

李明宇四下里看了看,有几个同学在偷笑,身上的水已经基本上干了,这倒是让他发愁了。翻了翻书桌里,没有带水来,真是郁闷自己不是每天都会带水的吗?怎么今天用的着的时候偏偏忘记了,李明宇自我埋怨着,一边继续找水。正找着周小美老师走了进来,一副笑脸相迎的样子,李明宇抬眼望了一下他,满脸的汗珠涌现,又瞬间低下头去。但是周小美老师还是义无反顾的朝着他走了过来。

“李明宇同学每次见到老师都这么紧张,简直太可爱了。”周小美两片红唇微动打趣的说道。李明宇努力的低着头,不说话,也不动,他被粘得很难受,很想起来,但是却动弹不得。

“来,今天就让我们班的数学天才给我们讲解一下我们大多数同学都会搞混的几个问题吧。”周小美一声令下,李明宇顿时出了一身的冷汗,别说讲解了,自己就认得数学那两个字,难道江南那个家伙有那么大的威力,可以发动美丽妖娆的周小美老师来一起整他吗?这也太狗血了吧。

“厄,老师,我……”李明宇微微抬起头来真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随即努力的装出一副可怜的样子,眼泪含在眼睛里打转儿。

“这是怎么了,心情不好吗?好了好了老师改天再让你讲好了。”周小美看了自己心爱的学生这么可怜的样子,不禁心里一软,然后自己找了个台阶下去了,李明宇也总算跟着解脱了。

刚刚酝酿了半天的泪水此刻已经在眼睛里退却,一身冷汗流在身上,他努力的让自己身上的水分开始往下流去,全部聚集在自己的屁股部分。集中精力,然后一阵清爽的风出进来,风干了他的身上,顺带着也把裤子上的胶水给带走了。虽然成功的解除了粘力,但是却憋的脸色通红,周小美在讲台上看着他,一副怜惜的不行的样子。

下课之后,因为李明宇严重的缺水,他匆忙的跑到教学楼底下买了一大瓶矿泉水,咕咚咕咚的喝了下去。

可能是水喝得太多了,也可能是喝不惯这种水,上了课的时候,李明宇突然间觉得肚子疼,而且疼的很难受。他伸手捂着肚子,然后痛苦的靠在桌子上,因为太过于难受,黄豆大的汗珠开始往下涌着。

“李明宇同学,不舒服吗?”周小美看着他,有些惆怅的问道。

“恩,老师,我要出去一下。”说着李明宇飞也似的快速的跑了出去,留下班里同学一阵阵的哄笑。

李明宇捂着肚子跑到楼梯拐角处的男卫生间,里面六个位子,居然都是满的。李明宇见了顿时一阵郁闷,心想,整人就归整人吗,干嘛不让人上厕所啊,这也太过分了吧。

李明宇郁闷的想着,看了看周围没人,快速的朝着楼上的卫生间跑去……

书评(349)

我要评论
  • ,让他&快,脸

    他被她拉着,整个人显得有些僵硬,胳膊上传来的温度,让他的心里不禁有些痒痒的,心‘砰砰砰’的跳的很快,脸上的红润浓度更高了。

  • &的手,

    “哈哈,你看起来好可爱啊,要不你跟我回家吧,以后就住在我家好了!”韩雨薇说着不等他答应,便拉起他的手,大步的走了出去。

  • 馆就是&面展览

    “博物馆就是把你拆成八块,然后放在里面展览的地方!”韩雨薇凝眸装作十分恐怖的样子说道。

  • 薇紧张&的腿,

    “你,你不是掉进水里了吗?为什么……”韩雨薇紧张的盯着他,然后快速退回去拿了一件大外套来穿好只露出白皙的腿,紧张的盯着他说道。

  • 着韩雨&薇问道

    “哦,知道了,那个,博物馆是什么啊?”李明宇疑惑的瞪着一双眼睛,认真的看着韩雨薇问道。

  • 睛,疑&惊慌的

    “厄,干儿子是什么?”李明宇瞪大了眼睛,疑惑的看着韩叶问道,说完又惊慌的看了一眼韩雨薇,好像是一个犯了错误的孩子。

  • 子就是&,你叫

    “干儿子就是你以后就是我的孩子,你叫我妈妈叫小薇的爸爸为爸爸,我们以后就是一家人了,你愿意吗?”韩叶耐心的解释说道。

  • 养的孩&一次见

    “小薇,这是你的同学吧,一看就是有教养的孩子。”韩叶第一次见自己的女儿带同学回家,不禁兴奋不已。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