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低下头看见手机上的新闻,“白氏集团太子爷白莫庭酒店夜会神秘的女,共渡春.宵”配的图片是一个俊美男人扶着我,两人姿态亲密无间。准确的说,是我整个人挂在他身上投怀送抱。莫确切的说,是我整个人挂在他身上投怀送抱。。...

我低头看到手机上的新闻,“白氏集团太子爷白莫庭酒店夜会神秘女,共度春.宵”配的图片是一个英俊男人扶着我,两人姿态亲密。

确切的说,是我整个人挂在他身上投怀送抱。

莫说我和白莫庭没什么,就算有什么,他这个出轨三年的男人有什么资格来指责我?

“贱人!”唐天佑双眼通红,抓着我的头发狠狠扇了我几耳光尤不解气,对着我一顿拳打脚踢。

云西西在一旁看着,以胜利者的姿态。

“不要,不要伤害我们的孩子……”我捂着肚子,额头上冒出豆大的汗珠。

“我们的孩子,秦桑,这是不是你跟那个男人的野种?”唐天佑疯了似的猛踹我的肚子。

云西西突然拉住他轻声说:“别打脸,打坏了老院长不喜欢了怎么办?”

唐天佑这才停下来,嫌恶地吐了我一脸口水:“我再给你一次机会,如果这次你再坏了我的事,我弄死你。”

“你做梦!唐天佑你们不得好死!”我一步步往后退到茶几旁边,抓起上面的烟灰缸狠狠砸在唐天佑脑袋上。

“天佑!”云西西尖叫一声抱住唐天佑流血不止的脑袋。

唐天佑瞪着眼睛还要扑过来打我,我连忙躲开他下楼跑了出去。

曾经我精心布置的家,现在成了毁灭我的地狱。

我忍着剧痛一步步往外跑,水泥路上流了一路触目惊心的血,遛弯的大妈看见吓了一跳,拦住我叫了救护车。

我浑身是伤,白色的裙子已经被血染红。

“作孽啊,怎么会搞成这个样子?”大妈并不认识我,却心疼得红了眼眶。

我突然分不清这世界究竟什么是好什么是坏,什么是情什么是义。

“你是他老公吧?我告诉你家暴是违法的,她都怀孕了你还把她打成这样,你是不是人啊?”

大妈的怒骂把快要昏迷的我惊醒,我被包裹在熟悉的薄荷清香里,抬眼看到一张俊美的侧脸。

他声音低沉地说:“对不起,我没有打她,现在必须送她去医院。”

听到医院两个字我就想到唐天佑,想到老院长。

我挣扎着抓住他的衣领哀求:“不,不要去医院,不要去医院……”

“你受伤了,必须去医院。”他语气很坚持。

我摇头哭得喘不过气:“不,不要,不要去……”

现在去医院无异于送死,我不能死,我要唐天佑和云西西为他们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

“好,不去……”

我感觉到他小心翼翼地把我抱起来,这种被呵护的感觉我已经三年没再感受过,现在从一个人陌生人那里感觉到,心里不免酸涩。

“桑桑!”熟悉的声音让我昏昏沉沉地睁开了眼睛。

“妈妈……”我想哭却没有力气,只能眼睁睁看着妈妈双眼通红地走到我面前,眼泪断了线似的流。

“谁把你弄成这样的,告诉妈妈谁把你弄成这样的,啊?”妈妈手足无措地摸着我的身体,声音破碎得不成样子。

“阿姨,我们先送她去医院吧。”

第1章 照片

2021-05-05

第4章 认错

2021-05-05

第6章 流产

2021-05-05

第15章 是她

2021-05-05

书评(86)

我要评论
  • &婚三周

    今天是我们结婚三周年的纪念日,我精心准备了烛光晚餐,还特意买了一套性感的蕾.丝睡衣,我想用这样的方式给我们平淡的婚姻生活调一下味。

  • 要像个&了,你

    我还记得三个月前那次,做完以后他满脸不耐烦地推开我说:“秦桑你是我老婆能不能不要像个荡妇一样,我上班已经很累了,你要是实在欲求不满就自己解决好了。”

  • 打扫卫&得兴致

    打扫卫生、准备食材、点蜡烛、醒红酒,每件事我都做得兴致勃勃。

  • 的女人&都没问

    可他却背着我在跟别的女人上.床!难怪我整晚没回家他连问都没问过一句。

  • 脑袋有&在那个

    我发狂般跑上楼,从垃圾桶里翻出用过的避.孕.套,此刻我脑袋有点发晕险些站不住,视线落在那个用过的避.孕.套上,胃里阵阵翻腾,最后在卫生间吐得昏天暗地。

  • 是我和&结婚三

    可笑的是我和唐天佑结婚三年,总共做过不到十次,每次都是我纠缠很久他才不耐烦地答应,而且都是草草了事。

  • 生经常&确实很

    当时我生着闷气的同时还隐隐对他有一丝愧疚,毕竟我曾经也做过医生经常黑白颠倒,有时候连着好几台手术确实很累人。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