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不是这样的!”我终于等到都忍了,不明白哪来的力气,撕心裂肺地大叫道。一瞬间,所有的目光集聚到了我的身上,我这才行为意识到自己适才的举动有有多愚不可及。而唐天佑和老院长,则瞬间,所有的目光聚集到了我的身上,我这才意识到自己方才的举动有多么愚蠢。而唐天佑和老院长,则是满脸得意地看着我。。...

“不是这样的!”我终于忍不住了,不知道哪来的力气,撕心裂肺地大叫道。

瞬间,所有的目光聚集到了我的身上,我这才意识到自己方才的举动有多么愚蠢。而唐天佑和老院长,则是满脸得意地看着我。

我中了他们的圈套!他们故意把我抓过来,用各种言论刺激我,好让群众发现我的存在。

“秦桑,你怎么在这里?”唐天佑猛地站起身来,故做惊讶地看着我。

“你少在这里血口喷人,孩子明明是你的,白先生他只是看不过去,顺路帮了我一把,你却把所有的脏水都往他的身上泼!唐天佑,你还有没有良心了!”

干脆将错就错了,我索性一股脑把他的所有事情都暴露了出来。

唐天佑“啧啧”了两声,惋惜地摇了摇头,“秦桑,孩子是谁的,你有什么办法证明?那个孽种早已经不在了。”

“它是我跟你的结晶,有你这么残忍的父亲吗,你简直就是禽兽!”一提到孩子的事情,我就无法控制住自己的情绪。

围观的群众,显然大多数都被唐天佑的话迷惑了,用鄙夷的视线瞪着我。

“这都是他家暴我的伤!”我咬牙撩开衣袖和裤管,露出我小腿和手肘上密密麻麻的痕迹,那伤痕多少震慑了一些不信任我的人。

唐天佑冷哼了一声:“秦桑,你怎么能这么虚伪!这些天,我碰过你吗?你随便弄出的几个伤痕,就说是我打的,你有一点证据吗?”

我咬紧唇瓣,能感觉到血腥味在嘴中蔓延开:“那么你呢?你口口声声说孩子是白先生的,说我出轨?你有证据吗?”

“呵,”白莫庭冷然一笑,仿佛早有准备,“各位,我托人拍到了他们偷/情的证据,下面,请欣赏一组幻灯片。”

我脸色微怔,怎么都没想到他还留了这么一手。屏幕降了下来,灯光熄灭,他手指灵活地点击着电脑。

我看着上面显示出来的照片,瞬间怔住了。

那是昨天,白先生把我抱回家的照片,可是灯光隐晦,而且模糊不清,看起来两人凑得很近,极其暧昧。

在场的群众们纷纷哗然一片,视线投向了我,这次,似乎所有人都被这证据给折服了。

“那,那根本不算什么证据,那只是白先生送我回去的照片。”我声音颤抖地道,有些乱了阵脚。

“那么请各位想一想,到底是怎样的亲密关系,才能抱得这样顺手?而且,大家看,白先生的宾利车子一路载着我的妻子到了他的家中,彻夜未归,谁又知道他们做了什么呢?”

唐天佑的声音冷笑着穿出,霎时让我感觉如坠地狱。

周边围观的群众越来越多,那对我鄙夷的视线也一点点增加。

我整个人被孤立地站在原地,仿佛被人扒光了衣裳供人欣赏,脸上是火辣辣的灼痛感。

“清者自清,唐天佑,我会找到你出轨的证据。”我深吸一口气,努力压抑住心里的委屈,抬起头看向那高高在上的男人道。

第1章 照片

2021-05-05

第4章 认错

2021-05-05

第6章 流产

2021-05-05

第15章 是她

2021-05-05

书评(190)

我要评论
  • &般跑上

    我发狂般跑上楼,从垃圾桶里翻出用过的避.孕.套,此刻我脑袋有点发晕险些站不住,视线落在那个用过的避.孕.套上,胃里阵阵翻腾,最后在卫生间吐得昏天暗地。

  • 老婆能&要是实

    我还记得三个月前那次,做完以后他满脸不耐烦地推开我说:“秦桑你是我老婆能不能不要像个荡妇一样,我上班已经很累了,你要是实在欲求不满就自己解决好了。”

  • 、点蜡&红酒,

    打扫卫生、准备食材、点蜡烛、醒红酒,每件事我都做得兴致勃勃。

  • 烛光晚&这样的

    今天是我们结婚三周年的纪念日,我精心准备了烛光晚餐,还特意买了一套性感的蕾.丝睡衣,我想用这样的方式给我们平淡的婚姻生活调一下味。

  • 得今天&日子吗

    “老公,你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吗?”我已经抑制不住地带了哭腔。

  • 流,感&情被日

    这三年来我们因为忙着工作很少交流,感情被日常琐事冲得所剩无几,甚至前段时间还莫名其妙吵了一架,唐天佑因此已经半个月没回家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