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谢您。”我有些焦躁地跟他能保持着距离。之后唐mc天佑在众人面前展现出的那几组图片,我迄今仍然心有余悸,深怕他的手下就在某处暗地里仔细观察着我跟白先生。我不希望能因为我的缘故我不希望因为我的缘故,再给白先生的名誉增添一笔抹黑,他只是一个同情心极强的男人,不应该被唐天佑所害。。...

“谢谢。”我有些不安地跟他保持着距离。之前唐天佑在众人面前展示出的那几组图片,我至今仍旧心有余悸,生怕他的手下就在某处暗中观察着我跟白先生。

我不希望因为我的缘故,再给白先生的名誉增添一笔抹黑,他只是一个同情心极强的男人,不应该被唐天佑所害。

白莫庭带着上车,车内放着温和的暖气,窗外依旧在下着雨,用力地拍打在车窗上。

我有些呆滞地看着左右摆动的雨刮器,缩在车后座的角落里,身上盖着白先生给我的一张毛毯。

“他们现在在哪里?”我出声,发现自己的声音嘶哑得可怕。

白莫庭声音平静地回答:“警局。”

“警局?”我惊诧,猛地坐起身来,“唐天佑和老院长在警局吗?”

“还有院长陈夫人。”白莫庭一边倒车一边淡淡地道,透过后视镜,一双深不可测的眼眸直视着我,似乎试图探寻着我的心思,“怎么,又为你的丈夫心软了?”

“才没有。”听得出他口中的戏谑之意,我连忙摇头道,低垂下脑袋,“我只是没想到,像唐天佑那么骄傲的男人,进了警察局,会落败成什么下场。”

“原来,你是想去看看他的惨状。”白莫庭突而勾起唇瓣笑了笑,凝望着我的视线意味深长,“他们因为私自在公共场合扰乱秩序,至少会被拘留3天以上。”

我点点头,看着窗外浮掠而过的风景,深吸一口气,情绪总算稳定了下来。三天,还好,这三天,我终于可以安然无恙地进出医院了。

来到看守森严的警局门口,白莫庭将车窗放下来,门口的警卫只看了他一眼,便立刻尊敬地敬了一个礼,尔后放行。

下车后,来到看守所,一道玻璃阻隔了外面和拘留所内的世界,唐天佑颓败地低垂着头,身上的白大褂赫然成为了讽刺,他双手被手铐铐着,脸上还有殴打的伤痕。

“这位唐先生,在审讯的时候打伤了我们的警员,动用了几个人才把他控制住。”旁边的警局大队长,眼神轻蔑地扫视了一眼唐天佑,随后对白莫庭汇报道。

老院长和院长夫人靠在一起,陈夫人蓬头垢面地垂着脑袋哭泣,不时地用力殴打自己的丈夫:“都怪你!举办什么鬼发布会!丢人现眼!现在我们和医院都声名狼籍了,你高兴了?”

老院长对自己的夫人根本没有感情,只是一个劲地唉声叹息:“你这马后炮,现在跟我说这些就有用了?”

我看着这幅嘲讽可笑的画面,心中和表面都是无动于衷。

白莫庭领着我走到唐天佑的面前,回头,声音温沉地道:“你有什么话,就当面跟他说吧。”

唐天佑抬起一双愤怒的眼眸看向我,扑过来仿佛恨不得要将我碎尸万段:“秦桑!你这不要脸的贱人!以为自己勾搭上一个大老板了是吧?我告诉你,等我从这里出去之后,我让你全家完蛋!”

他字字句句都是嘶吼出声的,青筋从脖子和额头间爆了起来。

第1章 照片

2021-05-05

第4章 认错

2021-05-05

第6章 流产

2021-05-05

第15章 是她

2021-05-05

书评(83)

我要评论
  • 垃圾桶&脑袋有

    我发狂般跑上楼,从垃圾桶里翻出用过的避.孕.套,此刻我脑袋有点发晕险些站不住,视线落在那个用过的避.孕.套上,胃里阵阵翻腾,最后在卫生间吐得昏天暗地。

  • &制不住

    “老公,你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吗?”我已经抑制不住地带了哭腔。

  • 看他在&,多么

    可是看看他在这个女人身上,多么生龙活虎,哪有一点疲惫?

  • 的理由&来搪塞

    曾经他无数次用这样的理由来搪塞我,我从来没有怀疑过。

  • 一会唐&一震。

    过了好一会唐天佑才回我消息,一连串的图片让我精神一震。

  • 时候正&。

    出来的时候正好接到唐天佑的电话,我手有些颤抖,说话声音也哆哆嗦嗦的。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