倏而,肩膀上多了一件薄外套,还透着一股陌生清新自然的香水味。我微怔,急忙回过头来去,感触眼帘的就是白莫庭柔和的脸庞,精致优雅的五官再放大地呈现出在我的面前,让人心里不由得轻轻一“白,白先生。”我刚才的气势瞬间弱了下来,低下头后退了几步,不敢接他的外套。。...

倏尔,肩膀上多了一件薄外套,还透着一股熟悉清新的香水味。我微怔,连忙回过头去,触动眼帘的便是白莫庭温和的脸庞,精致的五官放大地呈现在我的面前,让人心里不由微微一动。

“白,白先生。”我刚才的气势瞬间弱了下来,低下头后退了几步,不敢接他的外套。

“手很凉。”白莫庭不由分说的牵住了我的手心,这才发现我手心内汗水涔涔。我有些不适应地挣脱开:“白先生,刚才在拘留所里,让你见笑了。”

“那倒没有,倒是第一次看见这样的你。”白莫庭温和地展颜一笑,薄唇上扬的位置恰当好处,宛若暖流淌入心中。

“我只是不想再被欺负下去了吧,还有我的母亲,我就算不是为了自己,也不能让唐天佑伤害妈妈。”我垂下眼睑,轻声道。

“我明白,走吧,我们回家。”

“可是,我最近想联系律师办理离婚协议的手续了。”我摇摇头道。

白莫庭看了我一眼,低头沉思,“我身边有个不错的律师,专门办理离婚案的,介绍给你?”

“真的可以吗?”我欣喜的看着他,之前还在担心,害怕找到那些只收钱不办事的律师,没想到白先生这么热心,立刻就着手给我介绍了一位。

“电话号码我发到你的手机上。”白莫庭手掌温和地搭上了她的肩膀,力度轻柔,动作幅度也很绅士,让我没有丝毫不舒适的感觉,“不过在那之前,你得先回去吃药。”

“谢谢。”我抿唇点了点头。

傍晚时分,白莫庭沐浴过后,独自一人坐在书房内,一只手拨着电话,另一只手指若有若无地敲击着桌面。

“哎哟,这不是白先生么?怎么有时间跟我打电话了?”电话终于被接通,那头传来一道明朗的男声。

“章律师,我有个朋友,手上有一件离婚案急需你来处理,你看你最近有空么?”白莫庭淡淡地开口,开门见山地道。

他在心里一直都只认定这一位章律师,曾经家里或是公司里大大小小的官司案,要么是经手与他,要么,就是由他介绍的金牌律师打理,十分有效便捷。

“白先生,您的要求我一定是赴汤蹈火在所不辞的,只是你得把那位朋友的联系方式给我,让我跟她交流一下。”章律师笑了笑道。

白莫庭沉默了半晌,随即发出一声冷笑,“给你是可以,只不过,你们的聊天必须仅限于离婚案上,你若敢对她动什么心思……”

“白先生,这我可万万不敢的啊,您就别拿我开玩笑了。”章律师听着那头的声音愈发低沉警惕起来,连忙拍着胸脯保证道,“我做事都是有分寸的,您应该知道。”

“嗯。”白莫庭微许颔首,他的确对章律师是抱有足够信任的,“那么,再联系。”

挂了电话,他高大的身形站起,走出房间。

“咚咚”两声敲门,我连忙披了件外套站起身来,打开了房门。

“白先生。”我小心地抬头看了他一眼,白莫庭穿着一套干净整洁的西服,此刻,脸色静默地凝视着我。

第1章 照片

2021-05-05

第4章 认错

2021-05-05

第6章 流产

2021-05-05

第15章 是她

2021-05-05

书评(490)

我要评论
  • 意味着&这个月

    图片里的他赤身裸.体地跟另一个脸上打了马赛克的女人纠缠在一起,足足三十张,也就意味着这个月每一天他都在跟这个女人上.床。

  • 唐天佑&我纠缠

    可笑的是我和唐天佑结婚三年,总共做过不到十次,每次都是我纠缠很久他才不耐烦地答应,而且都是草草了事。

  • 时还隐&生经常

    当时我生着闷气的同时还隐隐对他有一丝愧疚,毕竟我曾经也做过医生经常黑白颠倒,有时候连着好几台手术确实很累人。

  • 给丈夫&一个惊

    等一切准备就绪,我给丈夫唐天佑发了信息,希望回家能给他一个惊喜。

  • 的背景&诉他。

    我往前翻到一张照片,后面的背景居然是我们卧室,再看日期那天我高烧39度一个人在医院打点滴,因为怕他担心没有告诉他。

  • &“什么

    “什么日子啊?你生日?”唐天佑的声音非常不耐烦,那女人正躺在他身边吧?

  • &已经抑

    “老公,你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吗?”我已经抑制不住地带了哭腔。

  • 点发晕&得昏天

    我发狂般跑上楼,从垃圾桶里翻出用过的避.孕.套,此刻我脑袋有点发晕险些站不住,视线落在那个用过的避.孕.套上,胃里阵阵翻腾,最后在卫生间吐得昏天暗地。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