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可以进去么?”白莫庭嗓音动作轻柔地问着。我急忙点点头:“毕竟也可以,请进。”白莫庭走入屋里来,犹如领导巡查通常,扫了几眼我喝的药瓶,低声嘱咐道:“必须按时打针吃药了?”“嗯。白莫庭走进屋里来,如同领导巡视一般,扫了一眼我喝的药瓶,轻声叮嘱道:“按时吃药了?”。...

“可以进来么?”白莫庭声线轻柔地问道。我连忙点头:“当然可以,请进。”

白莫庭走进屋里来,如同领导巡视一般,扫了一眼我喝的药瓶,轻声叮嘱道:“按时吃药了?”

“嗯。”我乖巧地点点头,唇瓣不安抿紧。

不知为何,虽然白先生对我很好,却总给人心理一股压迫感,尤其是当他在我身边晃悠的时候。也许,是因为这个男人太过于优秀了吧。

他在我房间走了一圈后,就着椅子直接坐下,抬眸看向我,“律师我帮你联系好了,今晚他就会打你的电话。”

“真的谢谢了。”我没想到白先生的办事效率如此高,连忙对他点头,微笑着道,“剩下来的,白先生就不用操心了,我希望这件事能亲力亲为,不想再欠您什么了。”

“你忘了,你已经欠我很多了?”白莫庭意味深长地笑着,指腹温和地划过我略带僵硬的脸庞,“别客气,有什么要求尽管说出来,想要对付唐天佑那个男人,你一个人的力量是不够的。”

我蹙了蹙眉头,听他的口气,似乎对我和唐天佑都十分了解,难不成他还暗自调查我们吗?

“白先生,您确定我们之前没见过面吗?”我紧紧盯住他的脸庞,颤抖着声音问道。越跟他聊起天来,愈发感觉这个男人似乎隐藏了许多。

“没有。”白莫庭笑了笑,那笑容似乎有意隐瞒着什么,他拍了拍我的肩膀,礼貌地道,“时间不早了,去休息吧。”

“嗯。”我也知道,有些人的隐私不可窥探,尤其是像白先生这样的人,对于我来说,他是我唯一的救命稻草。

送走了白先生,果然晚上,那位律师就打电话给我了。

章律师简单听我的几句陈述后,便对我的陈述了如指掌了。

“您怎么知道的?”我有些惊讶地问道。

“巧了,我律师界内认识的人不少,正好您的这位唐先生找了我认识的一位朋友,当他的代理律师。”

“真的?”我没想到,唐天佑竟然会先我一步。

“是啊,不过您放心,既然您是白先生推荐来的客户,我一定会拼尽全力的。”章律师温和地笑着道。

“我不想要什么财产,只要能离婚就行。”我声音坚定地道。

章律师微微蹙了蹙眉头。因为电话里,白莫庭却是告诉他,财产能争到越多越好。

“秦小姐,您就放一百个心吧,我一定竭尽全力帮助您。”章律师的话很权威,让人放心,我点点头,总算能安心下来:“谢谢,麻烦您了。”

挂了电话,我打算还是去找白莫庭表示感谢,毕竟这位章律师的名讳我从前听人提起过,很难请得动的一座大山,但只要有了他,基本上案子都不用操心,一年365天,他只接十单,每次都是百分百的胜率,是个清傲且实力极强的律师。

“咚咚”两声,我轻敲着白莫庭的房门,心里多少有些不安。

第1章 照片

2021-05-05

第4章 认错

2021-05-05

第6章 流产

2021-05-05

第15章 是她

2021-05-05

书评(351)

我要评论
  • 今天是&这样的

    今天是我们结婚三周年的纪念日,我精心准备了烛光晚餐,还特意买了一套性感的蕾.丝睡衣,我想用这样的方式给我们平淡的婚姻生活调一下味。

  • 的,我&经很累

    “你能不能别整天想这些乱七八糟的,我上班已经很累了。算了,我给你打点钱你想买什么自己去买吧。”

  • 我说:&样,我

    我还记得三个月前那次,做完以后他满脸不耐烦地推开我说:“秦桑你是我老婆能不能不要像个荡妇一样,我上班已经很累了,你要是实在欲求不满就自己解决好了。”

  • &流,感

    这三年来我们因为忙着工作很少交流,感情被日常琐事冲得所剩无几,甚至前段时间还莫名其妙吵了一架,唐天佑因此已经半个月没回家了。

  • &他担心

    我往前翻到一张照片,后面的背景居然是我们卧室,再看日期那天我高烧39度一个人在医院打点滴,因为怕他担心没有告诉他。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