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进。”里屋,传来他稳重好听啊的声音,我小心翼翼地走进来,他的卧室我但是第一次来,干净整洁宁静的布置,空气里四处都冲斥着男人特有的气息。“有什么事吗?”白莫庭笑容着“有什么事吗?”白莫庭微笑着抬眸看向我,一如既往的温和。。...

“请进。”里屋,传来他沉稳好听的声音,我小心翼翼地走进去,他的卧室我还是第一次来,整洁安静的布置,空气里到处都充斥着男人独有的气息。

“有什么事吗?”白莫庭微笑着抬眸看向我,一如既往的温和。

我小心地抿紧唇瓣,生怕自己说错一个字:“那个,白先生,我刚才跟章律师通过电话了。”

“是吗?他已经了解你的情况了?”白莫庭微许颔首道。

“嗯,我来是谢谢你,帮我找到章律师这么好的一个帮手。”我点点头,诚心诚意地道。

“准备如何谢我?”谁知下一秒,白莫庭突然站了起身,带着沉凝的笑意突而向我靠近,他身高修长笔直,带着一股沉重的压迫感。

我连忙后退了几步,仿佛预知到男人想做什么,连忙躲到门口,转身,伸手就要推房门。

可白莫庭的速度很快挪到身后,炙热温暖的胸膛,贴着我的后背,他唇瓣喷出的气息缓缓洒在我耳侧,柔和地撩拨着我的心思。

“白,白先生?”我的肩膀微微颤抖着,试图反抗,可他却不依不饶地轻笑出声。

“晚上降温,别着凉。”他的手心缓缓伸上来,不知有意无意地擦过我的手背,然后转开了门把,缓缓勾唇,“晚安。”

“晚安。”我感到自己的声带都不正常地颤抖了两下,在房门打开的刹那间,拔腿就跑,仿佛身后有洪水猛兽在追赶一般。

白莫庭淡淡笑着,站在门口盯着我离去的身影,唇角勾出一个意味深长的弧度。

回到房间,我连忙把房间上锁,只觉得喉咙干燥,脸颊炙热,整个人如同烧起来一般的感觉。手指下意识触碰着自己的背脊,仿佛能感受到他身躯贴过来的温度。

天哪,我这是怎么了?在他靠近之时,竟没有觉得排斥,我忍不住有些心虚地咬紧唇瓣,摇摇头逼迫自己驱散这可笑的想法,躺在床上,这一夜翻来覆去,怎么都睡不好。

次日清晨,我一早晨便被佣人们的敲门声吵醒。

“怎么了?”我揉着疲倦的双眸问道。

“早安,秦小姐,先生找您,他在楼下等着呢。”

我怔了怔,随即点点头,“我就来。”换上一身干净的行装,衬衣牛仔裤,我缓步走下楼,看着坐在沙发上安静慵懒地喝着茶的男人,他仿佛浑身笼罩着一种与世隔绝的气质,姿态不凡地坐在那里,便让人挪不开眼。

但此刻我却红了脸,突然想起昨晚上,他不知是有意还无意的撩拨,总让我有种羞耻的感觉。

“睡醒了。”白莫庭挑眉看向我,视线项触的一瞬间,我瞬间躲开了,抿着唇瓣轻轻点头,“嗯。”

白莫庭笑了笑,合上手中的财经报,“章律师说,律师费用需要提前交的。”

我怔住了,以为律师费是事成之后结算的,所以还没想着要筹钱。

“我知道你的性格,肯定不会让我帮你出的,对吧?”白莫庭温和看着她,眼底深藏着危险。

第1章 照片

2021-05-05

第4章 认错

2021-05-05

第6章 流产

2021-05-05

第15章 是她

2021-05-05

书评(423)

我要评论
  • 绪,我&望回家

    等一切准备就绪,我给丈夫唐天佑发了信息,希望回家能给他一个惊喜。

  • &七八糟

    “你能不能别整天想这些乱七八糟的,我上班已经很累了。算了,我给你打点钱你想买什么自己去买吧。”

  • &“什么

    “什么日子啊?你生日?”唐天佑的声音非常不耐烦,那女人正躺在他身边吧?

  • 居然是&我们卧

    我往前翻到一张照片,后面的背景居然是我们卧室,再看日期那天我高烧39度一个人在医院打点滴,因为怕他担心没有告诉他。

  • 背着我&的女人

    可他却背着我在跟别的女人上.床!难怪我整晚没回家他连问都没问过一句。

  • 每件事&得兴致

    打扫卫生、准备食材、点蜡烛、醒红酒,每件事我都做得兴致勃勃。

  • 且都是&草草了

    可笑的是我和唐天佑结婚三年,总共做过不到十次,每次都是我纠缠很久他才不耐烦地答应,而且都是草草了事。

  • 图片让&我精神

    过了好一会唐天佑才回我消息,一连串的图片让我精神一震。

  • 片上的&急有多

    最新的一张照片上的时间显示就在刚才,他迫不及待地压/倒女人,那样子要多猴急有多猴急。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