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背颈微寒,云岭唇角的笑容真的也不是很善良真诚,并且他看我目光意味深长中带着冷寒的关注,如同意外发现猎物的豹子。这种感知能力让我很不很舒服。我我相信人的第六感官,特别是我自己的直觉,电话铃声响起,很普通的铃音,可以与童年记忆中拨盘电话的铃音重叠。。...

我背颈微寒,云岭唇角的笑容实在不是很善良,而且他看我目光玩味中带着冷寒的关注,犹如发现猎物的豹子。这种感知让我很不舒服。我相信人的第六感官,尤其是我自己的直觉,对面这个人,绝对不是善类。与这种人保持平行线的距离是为上策。

电话铃声响起,很普通的铃音,可以与童年记忆中拨盘电话的铃音重叠。

“是我。”云岭声音淡漠。对方说了几句什么,他的目光扫向我,淡淡一笑:“我在王博士的助手办公室。”

他走近我的办公桌,伸手拿起桌上的名牌,正反面看了看,边看边回答:“不是罗小姐,是夏小姐,主任医师夏木娜。”

我心虚。。。。。。他说的罗小姐,确实是王博士的助理。云岭含笑的眼扫过我的脸,我挺直了背脊,有什么大不了的,不就是弄错医生?虽然这对医院的声誉不太好,显得有点管理混乱,但这毕竟只不过是个偶发的小小的事故。再说了,我也不是庸医,就算是,被心理医生误诊也死不了人。名人了不起么?了不起别生病啊。。。。。。

“嘟,嘟,嘟。”有节奏的声音把我从胡思乱想中叫回来,目光所及处是一双修手整洁的手,指甲圆润饱满,修剪得整整齐齐,可以想见到主人生活的严谨。

“夏小姐。”

“嗯?哦,什么事?”我今天是怎么了,精力如此不集中?果然良好睡眠是最重要的,心虚让我没有更正他对我称呼中的一个小小错误,他以为我姓夏,事实上,夏木这个复姓,实在不常见。

云岭微笑着看对面精神恍惚的女医生,这种情况见得太多了,好像女人们无论学识高低,出生贵贱,年纪大小,当然这年纪大小范围在适婚年龄标准之中,看到他都会出现这种精神恍惚状态,俗称花痴状态。“我秘书打电话来,说王博士现在已经空了,正在他的办公室等我。”没有戳穿对方小小的掩饰护士工作失误的谎言。

“哦,是是,我这就送您过去。”我赶紧地起身,这尊菩萨,早送走一时好过一时。

王博士的咨询室离我不远,过道另一边就是,我才敲了下门,门便开了,居然是王博士亲自开的门,热情的笑容让我有重又回到了炎夏的感觉。叹息,名人就是不一样啊,生个病都比别人隆重,王博士可是出了名的傲慢。

“夏小姐。”

我才转身,云岭淡淡带着凉意的声音便响了起来,我咬了咬牙,回头,微笑:“云先生还有什么吩咐?”我觉得我的表演像跑堂的,悲哀。

“这是我的名片,可以随时来找我。”漂亮整洁的手递过来一张素白的卡片,和他的手机铃声一样,什么装饰都没有,白卡,上面一行字:岭上风光工作室,设计师,云岭。没有总监之类的唬人头衔,简简单单三个字,设计师,返璞归真,却又道出了实质,再多的花样,再多的头衔,他也就是做设计的。比之其他拿着一大堆金字招牌耀人眼目的人来说,这人傲慢归傲慢,还是有可取之处的。

“那个,我最近没装修房子的计划,还有,您收费太高。。。。。。”我在说什么啊,我晕厥。

云岭笑了,“没关系,熟人打一折。”

瞪着在我面前关上的门,我愣了半天才反应过来,我什么时候与他成了熟人了?!他倒是自来熟,姑奶奶没这想法。

我转身直奔护士办公室。

“陈美呢?”我怒。

陆露小心指指边边上的凳子,我一看更怒,还有脸哭?陆露赶紧上来:“夏木医生,王博士已经狠狠骂过她了,下次我们都会小心的,不会再犯这种错误了。”

陈美一张圆脸已哭得变成了花猫脸,眼影睫毛膏混成一团,惨不忍睹。虽然我们科与其他科不一样,护士允许化装,你也不能把脸当调色盘用啊。我叹口气:“去洗脸吧,下次小心,我的病人资料呢?”

陆露拍马屁:“还是夏木医生好,平易近人。资料放您那边了,病人已经来了,在候诊室,一会我送到你那边。”

平易近人,唉,我也想当牛人,可怜资历不够牛。。。。。。想到资历,突然记起来,云岭从头到尾都叫只我夏小姐,难道我在他眼里连医生都算不上?什么东西!路过一只不锈钢垃圾桶,我恨恨把他的卡片折了折丢进去。

书评(290)

我要评论
  • 女子惹&柔地说

    母亲优雅地理了理稍显凌乱的发,认认真真端详着碟片,目光如炬般落在碟片上那女子惹火的身段上,然后转过眼来,上上下下打量我一番,温柔地说:“娜娜,明天我们吃猪手炖花生好不好?”

  • 意义差&是两个

    “差一个字,意义差很多,比如说人旁的他,与女旁的她,就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个体。。。。。。”父亲耐心解释。

  • 面不改&。“为

    父亲向后稍仰了下身子,扶了扶眼镜,轻淡地扫了碟片一眼,面不改色,声音一如既往的平和温煦,如同他站在医学院的讲台上一般平静。“为什么?”

  • 父亲平&看了一

    父亲平静的又看了一眼碟片,下了结论:“你叫夏木娜,她叫夏木娜娜,怎么会一样。”

  • &片女优

    “您看,您看!”我使劲将碟片往他眼前凑:“我的名字居然与三级片女优的一样!”

  • 生之年&奋斗了

    什么,还是小木讷?算了,为了这个名字,我在我的有生之年,已经奋斗了N次,与赐予我名姓的父母据理力争,均以失败告终。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