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的烛火在玻璃茶壶下闪着桔色的光,热度让玻璃壶中的水慢慢的泛出水泡,一条一条,珠线一般向下串,云翼抽回上下打量重新布置得简约典雅的客厅的目光,转移到茶几边专注于煮茶的女人身水开了,我移开烛火,抓了把龙井丢入壶中,茶水顷刻间泛绿的同时,茶香四溢。我看着薄片般的茶叶如以往每一次的冲泡过程一样,慢慢翻卷舒展。取出温好的杯,我将茶冲入,推到云翼面前,自己也端起一杯,茶未入口,香气扑鼻。茶,还是那个茶,杯,也依旧是往日的杯,只是对坐的人,不再是往日的人了。物是,人非。。...

小小的烛火在玻璃茶壶下闪着桔色的光,热度让玻璃壶中的水慢慢泛起水泡,一条一条,珠线一般向上串,云翼收回打量布置得简洁雅致的客厅的目光,转到茶几边专注煮茶的女人身上。跳跃的烛光在她的脸上投下晃动的影子,长长的睫毛如镀了层金。女人看着茶具的眼是温柔如水的,带着恍惚的飘移,云翼淡笑,这屋子里,处处有故事啊。

水开了,我移开烛火,抓了把龙井丢入壶中,茶水顷刻间泛绿的同时,茶香四溢。我看着薄片般的茶叶如以往每一次的冲泡过程一样,慢慢翻卷舒展。取出温好的杯,我将茶冲入,推到云翼面前,自己也端起一杯,茶未入口,香气扑鼻。茶,还是那个茶,杯,也依旧是往日的杯,只是对坐的人,不再是往日的人了。物是,人非。

看着对面的人眼波瞬间水气氤氲,云翼打破沉静:“茶真好。”

舌尖漫过淡淡苦涩,旋即泛起回甘,龙井的浓香充盈了鼻翼到口腔。我抬眼,正看到云翼一口饮尽杯中的茶水,不由叹息:“正宗明前西湖顶级龙井,你这样喝,如同牛嚼牡丹。”

云翼笑:“牡丹赏也好,嚼也罢,反正都是各取所需,有什么不对的。”

我笑:“不与你说,没情调的家伙,现在的年轻人是不是都崇尚快餐文化?”

云翼拿起茶壶为自己又倒了一杯,斜睨了我一眼道:“你喜欢情调?”

我一晒:“我装作喜欢情调。”一口饮尽杯中的茶,大口大口的喝茶,茶还是那个茶,香味也并没有因此少掉半分。一直以来,我都为着一个人修正着自己,结果,修到自己都忘掉自己本来模样的时候,那个人一声不响的消失了,任由我迷失。

“送你回来的是什么人?”云翼问。

“朋友。”

“只是朋友?”那小子狐疑地望着我,眼底满是不信:“他看你的眼神可不是朋友的眼神。”

“不是朋友是什么?”我反问:“这么晚了,你与我对坐喝茶,外人看来也暧昧的,事实上我们一点关系都没有。”

云翼鼻子里哼了哼。没理会忙着撇清的某人,自顾自喝茶。

“对了,”我放下杯子:“你怎么知道我家地址的?”

“你电话号码怎么突然变空号了?”那小子斜了我一眼,悠悠地问。

呃,我语塞。

“手机给我。”他伸手。

“干吗?”我才不给。他不由分说一把拎过我包,直接去翻,我扑过去抢:“你做什么。”

他一手把包提高,一手推挡着我,我们两人抢作一团。半晌没有战果。他突然噗嗤一笑:“夏木娜,我们这个样子,外人看来不仅是暧昧了。”

呃!我一骨碌从他身上爬起来,喘着粗气:“你去死。把包还我。”死小子人高马大,我抢不过他。我的包不是不是上辈子欠了他的?怎么动不动就在他手上。

“我只不过是想把我的号码从你手机黑名单里删除。要不你自己删。”

“才不删,就放黑名单。”我怒。

“无所谓了,我换号。”他耸了耸肩,把包丢还给我。

“继续放黑名单。”我板着脸。

“我继续换号。”

这小子,我瞪他,他回我笑脸:“姐姐,您要不怕麻烦,我也不怕的。”

“幼稚。”我骂。

“你的行为比我好不到哪里。”他笑,把脸凑到我面前:“好姐姐,放我进好友。”

“边去。”我拿出手机,把他的号从黑名单里删了。

“一号快捷键。”他还来劲了,指挥着我。

我啪地合上手机:“可能么?一号键有人。”

“那个你没机会再拨了。”恶毒的小子说话更恶毒。

“放着我喜欢。”我不理他。手机里的一号键,换一下号码易如反掌,人心里的一号键,如果轻轻一抹就可以更换,那该有多好。

云翼举手投降做可怜状:“好了,姐姐,不换就不换,犯不着这样难过,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欺负你了,实际上一直是你在欺负我啊,可怜的我不过就想要个进好友名单的待遇。”

我侧头笑了,“别耍宝了,存你进通讯录,好了吧。”

“要好友。”

“去,存哪个地方不一样。号码报给我。”我打开通讯录,他报出一串号码,我低头输入。

“姐姐,我会让你把我放一号键的。”云翼的声音近在耳边,低低柔柔,呼出的气息拂在我耳际让我瞬间腾起一阵麻痒。

“啊~~~~~~”惨叫声在半夜有点惊人。不过我家隔音还是不错的,我快意地看着地上游动的,被我一脚踹实的某猪,按下存储确定键。

书评(444)

我要评论
  • 我的名&片女优

    “您看,您看!”我使劲将碟片往他眼前凑:“我的名字居然与三级片女优的一样!”

  • ,自我&举着碟

    我用激动得颤抖的手一把抓起碟片,自我懂事之后,第一次没有敲门便冲进了我父母的卧室。无暇理会他们为什么会如弹簧般分开,我高举着碟片一下子凑到父亲的眼镜边上。“我要改名!”我决然的宣布。

  • 木讷?&生之年

    什么,还是小木讷?算了,为了这个名字,我在我的有生之年,已经奋斗了N次,与赐予我名姓的父母据理力争,均以失败告终。

  • 眼碟片&,她叫

    父亲平静的又看了一眼碟片,下了结论:“你叫夏木娜,她叫夏木娜娜,怎么会一样。”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