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智是魔鬼,这个肯定真理再度被事实验证。。。。。。代卖行的人走后,我与紫衣对望一下,傻了眼。整个屋子空空空荡荡,除了没办法代卖的杂物垃圾,屋子里基本上所有的的大件家具都寄卖行的人走后,我与紫衣对视一下,傻了眼。。...

冲动是魔鬼,这个绝对真理再次被事实验证。。。。。。

寄卖行的人走后,我与紫衣对视一下,傻了眼。

整个屋子空空荡荡,除了没法寄卖的杂物垃圾,屋子里几乎所有的大件家具都变为我手上那张寄卖清单上的一行字。

“我晚上睡哪里?”我哭。

紫衣鄙夷地扫我一眼:“尽管我们认识了一辈子,我还是过高估量了你的智慧。”

“谢紫衣!”我暴怒:“今晚我睡你家,把季易行踢客厅睡沙发去。”

“也只有这样了。”她平静的回答,仿佛我的无理取闹相当之理所当然。我目瞪口呆,朋友做到谢紫衣这样的,当是极品中的极品,几生也修不来。

揉了揉有点发酸的鼻子,我撇嘴:“你乐意我还不乐意呢,看你们一家三口和乐融融我会妒忌死的。”

“那就找个人结婚也和乐融融去呗。”

说得轻松,姐姐,我也想啊,问题也得有个肯和我领结婚证的不是。我翻个白眼,这话只能心里想,绝对不能说出来,否则谢大僧人立马会打蛇随竿子上,把唐某人翻出来对着我苦口婆心。

“你这屋,不重新装修没法住了。”紫衣跳跃性思维方式比我还强大。

我扫了眼屋子,家具搬走后,挡住的墙体与平时露出来的地方颜色差异巨大。NND,便宜没好贷,当时选墙纸时,想着反正是租的屋,用不着太好的材料,就买了个看来漂亮价格相当实在的东东,结果就是现在这样了。还有地毯也是一样的问题。我总不能对着旧痕迹再去配家具吧。

我苦着脸:“紫衣,我还是人财两失了。”

紫衣噗嗤笑了:“少葱白点名牌,一只包包的钱就把墙纸搞定了。”

“我宁愿要包包。”我迅速回答得斩钉截铁。

“那你就破财。”紫衣的回答也很迅速而明确。

“有没有既可以换新装修,又不用花钱的好事呢?”我作思考状,紫衣用看白痴的眼神横扫我。

事实证明,世界上绝对没有不可能的事。在我垂头丧气趴在紫衣家的沙发上边啃苹果边看电视时,我看到了我梦寐以求的东西。

“紫衣,快来!”我一声尖叫把他们一家三口以光的速度从房子的各个角落全部集合到客厅里来了。

“夏木娜,你再一惊一乍的尖叫,我把你从窗口丢出去。”紫衣捂着胸看着好整以暇坐在沙发上的我,惊魂甫定。

季易行悠悠地捋着手上的洗衣粉泡沫,“紫衣,你还没适应她啊?能叫出来肯定没事,要是没声才是真完了。”

你才完了,你全家都完了。

“小娜姨,什么事?看到小强了?”思雨说话比她爸妈强多了,慢悠悠,甜丝丝的。

“比小强可爱多了。”我把她抱起来:“小娜姨找到了既不花钱,又可以把房子全部装修一新的好办法了。”

“在天方夜谭里找到的?”

“谢紫衣,你现在很不可爱,相当不可爱,你完了,你是黄脸婆了。”我抓起沙发垫子就丢了过去。

季易行看我们大小三人在沙发上拧成了一团,笑道:“别闹了,娜娜,真有不花钱的好事?”

“当然有。”我边指挥着思雨攻击她妈妈,边回答:“你看电视。”

紫衣把思雨两只小手臂箍在怀里,和季易行一起看电视。

电视上,两对男女在主持人夸张的兴奋语调下,喜笑颜开,镜头不断在他们的笑容与设计别致的装修场景中来回替换。

“你说这个啊。”季易行恍然,“一万元为你圆装修梦?”

我点头:“是啊,报名家庭说明自己的装修要求,由节目组安排专业设计师给PK的两对家庭进行指导,先由节目组垫资给每个家庭一万元进行装修。最后由观众打分,PK装修结果,赢的那对可以免费获得这次装修。”我简单说明了下情况。

紫衣道:“这节目我看过,装修得都很漂亮啊,打分的时候很难决定的。”

鄙视一下她,居然参与这种没营养的节目互动,越来越家庭主妇了。

“我一直认为,这节目是装修公司做的托,没看到对指导设计的设计师以及他们的装修公司宣传篇幅占最大么?”季易行道。

继续鄙视,原来季易行也看。怪不得有俗话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这两人能成为夫妻那是上天注定的。。。。。。

“管他是不是托,能为我免费装修就行。”我笑得开怀。

“PK赢了的才可以免费。”紫衣提醒我不要太得意。

“所以说你黄脸婆,你落后,你OUT了。”我乘机打击报复:“我本来就要花钱装修,按电视上这种装修结果,一万元是绝对搞不定的。参加这个节目,设计免费,装修材料全部能拿到最低折扣,人工工资不用出,还能上电视露一小脸,就算输了,出一万元也是大大的超值啊!”我得意地笑,得意地笑。。。。。。

“说得不错,但有一个问题。”季易行慢吞吞说:“一个相当关键的问题。”

书评(373)

我要评论
  • N次,&我名姓

    什么,还是小木讷?算了,为了这个名字,我在我的有生之年,已经奋斗了N次,与赐予我名姓的父母据理力争,均以失败告终。

  • 很多,&比如说

    “差一个字,意义差很多,比如说人旁的他,与女旁的她,就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个体。。。。。。”父亲耐心解释。

  • 火的身&炖花生

    母亲优雅地理了理稍显凌乱的发,认认真真端详着碟片,目光如炬般落在碟片上那女子惹火的身段上,然后转过眼来,上上下下打量我一番,温柔地说:“娜娜,明天我们吃猪手炖花生好不好?”

  • 一眼,&音一如

    父亲向后稍仰了下身子,扶了扶眼镜,轻淡地扫了碟片一眼,面不改色,声音一如既往的平和温煦,如同他站在医学院的讲台上一般平静。“为什么?”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