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了妈?”叶小天一阵很紧张。李琴带着他回屋外的菜地,菜地里一片绿油油的菜心,长势可喜,前天了一掌多高了!叶小天这才想出来,前天早上他回房间后,好好的的研究李琴带着他来到屋外的菜地,菜地里一片绿油油的菜心,长势喜人,今天已经一掌多高了!。...

“怎么了妈?”叶小天一阵紧张。

李琴带着他来到屋外的菜地,菜地里一片绿油油的菜心,长势喜人,今天已经一掌多高了!

叶小天这才想起来,昨天晚上他回到房间后,好好的研究过普霖术,还打坐修炼了一会儿,普霖术功法共分九重,他昨天刚好修炼到了入门第一重,然后兴奋的跑到菜地里面,给刚种下的菜心用了普霖术。

“小天,你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这菜心昨天还是个苗子呢,今天就一掌高了,这正常来说,起码得一个星期啊!”

这种事太妖了,让她根本不敢相信,该不会发生什么灵异事件了吧?她都有点害怕了。         

叶小天回过神来,向左右看了一眼,没发现有别人在,于是小声说:“妈,你别声张,其实这是我做的。”

“你做的?你这孩子是不是傻了?”李琴当然不信了。

“妈,你相信我,这真的是我做的!我告诉你,我昨天不是在外面一整天了么?我其实不是真的睡着了,而是得到了一个高人的传授,他教了我一些方法,其中就有这种种菜的方法,不但可以快速让菜长成,还能长得很美味,比起同样的菜来说,好吃上许多!”叶小天认真地说。

李琴一直看着他的眼睛,叶小天的眼神很清澈,完全没有什么疯狂的光芒,也就是说,他并没有疯,更没有说谎!

可是,这可能么?

她怔怔地站在那里,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妈,你别想多了,我跟你说,这个菜绝对是长得很快的,明天肯定能长出六片真叶来,然后……我算算,大概一个星期这样,就可以摘来吃了。”叶小天扶着妈妈的肩膀说。

“不会吧?”这可是整整提前了三十多天啊!

“绝对会的!妈,这件事你别说出去,我怕会引来麻烦,等我们种出来后,我拿去给人化验一下,看看有没有什么问题。”叶小天认真地说,

叶小天已经想到了一个方案,等自己这菜种出来后,必须拿去那些大酒店卖,而且还要卖一个好价钱来!

李琴怔怔地想了一会,才点了点头,用复杂的眼神是看着叶小天说:“小天,妈知道了,你这孩子真行啊!”

叶小天得意地笑了笑,说道:“对了,妈你过来一下,看看我给你买了什么?”

李琴满脸狐疑地走进正屋里,看到叶小天手里的衣服,顿时吃惊地说:“小天,你这是从哪来的衣服?”

她以前可是生活在镇上的,一眼就能看出来这衣服价值不菲了。

叶小天笑了笑,将自己挖到野山参的事也说了出去。

“不会吧?小天,你确定自己没有发烧?”李琴吃惊地说着,同时还伸手去摸他的额头。

先是菜心一夜之间长大,接着又是野山参,李琴顺便也摸了摸自己的额头,难道是自己发烧了?

“妈,你怎么就不相信我呢?”叶小天郁闷地说。

“小天,你真的挖到野山参,还卖了那么多钱?”

叶小天将她拉到椅子上坐下,然后一字一句地说:“是真的,我是真的撞大运了!妈,以后我们家就不用担心没钱了,这一次我赚到了大钱。”

书评(234)

我要评论
  • 哪还顾&保了。

    “混蛋!”吴大刚知道事情败露,哪还顾得了赵春凤,套起了短裤便往外追,如果让人说出去,自己出丑不说,连这村长的官位也可能不保了。

  • &时让他

    而叶小天的小腿上,一丝鲜血从伤口里流了出来,正好流到他脚踝上的脚链上了,这脚链他已经戴了快二十年,据说是小时候一个道长帮他算命时让他戴上的。

  • 的一声&天整个

    就在他“咚”的一声掉入潭水之时,脚链也让他的血泡透了,闪起了一阵白光,然后叶小天整个人在掉进潭水里之后,也消失不见了。

  • 呆呆在&一个东

    叶小天呆呆在看着这一幕限制级大戏,激动之下,脚下踢到了一个东西,发出了一声响来。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