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姗姗姐,没……也没吧!”叶小天更为显得有些局促了,尤其是对方还拉着了衣服擦汗,露着了里面那白花花的一片,就差也没看见那两团肉了。“嘻嘻……小天你怎么这么很容易羞涩啊?你“嘻嘻……小天你怎么这么容易害羞啊?你这样子,以后可不能泡到女孩子的!”吴姗姗笑道。。...

“姗姗姐,没……没有吧!”叶小天更加局促了,特别是对方还拉起了衣服擦汗,露出了里面那白花花的一片,就差没有看到那两团肉了。

“嘻嘻……小天你怎么这么容易害羞啊?你这样子,以后可不能泡到女孩子的!”吴姗姗笑道。

这个吴姗姗是吴家村里一个非常有意思的人,按说她都二十五六的人了,早就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了,长得又不差,可是她却一直都没有嫁出去,有人说她对男人没有兴趣,也有人说她是眼高于顶,看不起一般的男人。

总之,这一耽搁就是好几年,直到现在都没有谈成一个,她也一直留在村里,做一个小小的村委出纳,倒也是自由自在。

“姗姗姐,我……”叶小天有点无语了,我只是由于光着膀子跟你们遇到,平时又不会如此害羞的啊!

“姗姗说得对,小天你应该大胆一些,不然以后找不到老婆,可别对我们这些女人有那种想法啊!”陈素梅嘻嘻笑道。

“素梅嫂子,你别开玩笑,我可不会的。”叶小天脸色一滞,这女人开起玩笑来,可真是受不了啊!

“小天,话说你这肌肉真结实,让我这个过来人看了都心动啊!”陈素梅突然伸出手指在他胸口按了一下,然后娇笑道。

叶小天更加不自在了,让一个女人这么动自己,他虽然极力控制,但还是起了一些变化。

陈素梅和吴姗姗对视了一眼,然后脸上露出了惊容,这个小天怎么会这么厉害的?

虽然叶小天控制得很好了,但是就算是稍稍起了一些变化,都能让她们看出不同来,心里那叫一个跳得欢啊!

“我……我去游泳了。”叶小天终于无法忍受两个狼女的目光,一下子就穿了过去,朝着河边走。

“姗姗,小天的那个家伙真厉害啊,可惜不是我男人,否则就爽了!”身后传来陈素梅声音,虽然不是很大,但叶小天的耳边好,还是听得非常清楚。

“素梅姐,你气人啊,不知道人家是黄花闺女么,说这种羞死人了!”吴姗姗娇嗔道。

“切,大家都是女人,我不相信你不心动!”陈素梅哼道。

“……嘻嘻,可惜我不喜欢男人啊!”吴姗姗终于说出了心声。

叶小天脚下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在地上,这两个女人可真是够浪的了,特别是吴姗姗,她一个没嫁人的,怎么也跟陈素梅一样啊?

不过,她说她不喜欢男人,不会是真的吧?难道说,传言是真的,她真是一个拉拉?

他不敢停留,身后这两个女人可不是好惹的,陈素梅浪,吴姗姗又不怕自己,万一真让她们再发现自己起的变化大了,不知道会笑成什么样。

想着想着,他就加快了脚步,来到了河边。

这个时候,已经是下午六点多了,村里的孩子有不少都在河里泡着,他们的妈妈也一样都在河里,叶小天可不敢跟这些女人一起,万一再让那个戏弄一下,那就尴尬了。

所以,他自己一个人迅速的游到了上游去。

游着游着,他便远离了自己村,周围也没有人了。

而就在这时,他听到了一阵奇怪的声音,好奇心大起,悄然游了过去,仔细一听,顿时就差点笑出来了。

书评(100)

我要评论
  • 的脚链&戴了快

    而叶小天的小腿上,一丝鲜血从伤口里流了出来,正好流到他脚踝上的脚链上了,这脚链他已经戴了快二十年,据说是小时候一个道长帮他算命时让他戴上的。

  • 气的走&到了山

    叶小天唉声叹气的走到了山上,在一个山洞前坐下,上学那会儿,他经常在这里看书,这山洞很隐蔽,很安静。

  • 大刚知&村长的

    “混蛋!”吴大刚知道事情败露,哪还顾得了赵春凤,套起了短裤便往外追,如果让人说出去,自己出丑不说,连这村长的官位也可能不保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