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着几天,叶小天都在神神秘的秘的行动着,除了李琴明白他在干什么之外,就连叶轻文也不很清楚,问了叶小天也再说,李琴也让他别管如果多。叶轻文本身是一个沉默寡言的人,看叶重文本身就是一个沉默寡言的人,看到两母子不说,他也索性就不理了,拿着叶小天给的钱买了肥料,天天跟李琴去给果树施肥。。...

一连几天,叶小天都在神神秘秘的行动着,除了李琴知道他在干什么之外,就连叶重文也不清楚,问了叶小天也不说,李琴也让他别管那么多。

叶重文本身就是一个沉默寡言的人,看到两母子不说,他也索性就不理了,拿着叶小天给的钱买了肥料,天天跟李琴去给果树施肥。

没有人管自己,叶小天自然就更加的舒服了,除了偶尔进山去找一些药材之外,便是在家里练功,不只是练普霖术,也在练习起金针渡厄来。

练习金针渡厄可不是那么容易的,如果是一般人,那肯定会大费周折,但叶小天不一样,他那些针法都是在脑里形成的,也就是说,只要他知道是什么病情,脑子里就会自行形成一个下针的方法,他自己只要能够将准确度提高就行了。

为了这个,他专门跑到镇上的书店买了一些穴位图回来,将人体身上的穴位都记熟了。

他的记忆力本身在学校里就非常出名的了,现在学了普霖术之后,他觉得自己的脑子更加好使了,记东西完全不用多久,便能滚瓜烂熟,倒背如流。

没有人作下针的模特,他干脆就在自己身上做实验,为此他倒是吃了不少苦头。

“小天,你在家么?”这一天,叶小天正在家里练习着金针渡厄,外面就响起了叫声。

叶小天一听,顿时就是一喜,自己正愁没有人做自己的医学模特,这就有人送上门来了!

“玉清嫂子,你找我有事么?”他马上开门出去,喜滋滋地说。

“你笑得这么不怀好意,我可是害怕了!”刘玉清看着他的样子,故意说道。

“呃……有么?”叶小天尴尬了,自己笑得真有那么明显么?

“臭小子,开玩笑的啦!”刘玉清说着,便走了进来。

到了里面,她才注意到叶小天身上扎着几根金针,顿时惊讶地问道:“小天,你在搞什么鬼,没事往自己身上玩这个?”

“这是金针渡厄法,我正练习这个呢!”叶小天正色说道。

“金针渡厄?小天,你小说看多了吧!”刘玉清顿时就笑了起来,她平时也会看一些网络小说,倒是知道这个东西的。

“不是啊,我真的得到了高人传授,最近练得差不多了,你看,我穴位图都有,可不是开玩笑的。”叶小天说道。

刘玉清看了一下,倒真是穴位图,而且还是正版的,顿时就惊讶起来:“小天,你这不会是在玩吧?”

“玉清嫂子,你觉得我在玩么?”叶小天说着,从身上拨出了一根针来。

“我的天,这么长?”刘玉清吃惊地看着他手里的金针,这样扎进去竟然没有出血,太不可思议了。

“所以说,我可没有骗你,这门医术是很精深的,等我完全学会了,可就成了一个真正的名医了!”叶小天认真地说。

“真的假的?”虽然看到他的动作了,可是刘玉清还有点不敢相信,毕竟叶小天以前也没有真正学过医啊,怎么现在突然间就成了一个小医生了?

“嫂子,你不信的话,我帮你用这个治一下你的病,你就会相信了!”叶小天说道。

“病?我有什么病?”刘玉清好笑地说。

“玉清姐,其实你真有病,只是你自己不重视罢了!”叶小天认真地说。

“不可能,你这臭小子别吓我,我身体有什么问题我能不知道么?”刘玉清嗔道。

叶小天摇了摇头,指着她的脸说:“玉清嫂子,我从你的脸色看出来了,你最近几天睡眠很差,是不是?”

“咦,你怎么知道的?”刘玉清一呆,失声问道。

“我都说我现在医术不差了,不光能看出来这点,而且我还知道你心火很旺,如果让我帮你治一下,你以后睡眠没有问题的。”叶小天认真地说。

“真的假的?”刘玉清迟疑不定地问。

“你还是不相信我!算了,当我没说!”叶小天有点生气了。

刘玉清看着他的样子,迟疑了一下,才说:“你确定能治?”

“当然确定了!”叶小天一听有戏,马上就说。

“那要怎么一个治法?也是用这个针扎么?”刘玉清有点害怕地说。

“是的!不过你不用怕,我手法很准的,绝对不会弄疼你!”叶小天认真地说。

刘玉清终究还是相信了他,不过当知道要脱下衣服才能扎时,一张脸就红了。

“臭小子,你不会是故意想看我的身体吧?”她脸红红地说。

“我去,我有那么坏么?”叶小天脸上一红,说道。

刘玉清咬着下巴想了好一会,终于红着脸点了点头。

书评(352)

我要评论
  • 然后便&碌碌”

    “哎哟……”叶小天痛呼一声,然后脚下一软,便往前摔去,然后便顺着山坡“骨碌碌”的滚了下去。

  • 当叶小&天幽幽

    当叶小天幽幽醒来后,看着周围陌生阴暗的环境,以为自己到了地府,一时间居然有了一种悲哀的情绪。

  • 唉声叹&经常在

    叶小天唉声叹气的走到了山上,在一个山洞前坐下,上学那会儿,他经常在这里看书,这山洞很隐蔽,很安静。

  • 进潭水&了。

    就在他“咚”的一声掉入潭水之时,脚链也让他的血泡透了,闪起了一阵白光,然后叶小天整个人在掉进潭水里之后,也消失不见了。

  • 嘴里发&种想要

    叶小天躲在石头后面,看着吴大刚肆意驰骋,竟觉得身体有些异样,特别是赵春凤嘴里发出的那个声音,更是让他面红耳赤,有一种想要代替吴大刚那个老不羞的冲动。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