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小天的心脏跳动急了出来,说真的,他是很期待……刘玉清脱掉衣服的样子。长这么大以来,除了远远超过看见过女人的身体之外,他还真也没近距离仔细观察过,因为对于身体是十分很好奇的,尤其长这么大以来,除了远远看到过女人的身体之外,他还真没有近距离观察过,所以对于身体是非常好奇的,特别是,他对刘玉清又有一种特别的好感,就更加的渴望了。。...

叶小天的心跳急了起来,说真的,他是很期待刘玉清脱下衣服的样子。

长这么大以来,除了远远看到过女人的身体之外,他还真没有近距离观察过,所以对于身体是非常好奇的,特别是,他对刘玉清又有一种特别的好感,就更加的渴望了。

刘玉清红着脸,看到他那表情后,顿时便更加羞涩起来,尽管她内心中也对他有过某种期待,可是真正以这种样子面对他时,却又有点不自在了。

“臭小子,不能在你家,一会你爸妈回来了,万一看到我们这样子,那就麻烦大了。”她小声说道。

叶小天微微一怔,心想也对啊,万一爸妈回来的话,看到了肯定会误会的,就算自己解释估计都没用,特别是自己父亲的性格,肯定会将自己骂死的。

“那怎么办?”他有点傻眼了。

“要不,到山里去?”刘玉清说道。

“山里?”叶小天一怔。

“我采药知道一些很隐秘的地方,没有人到的,又安全。”刘玉清红着脸说。

“行啊,那就到山里去。”叶小天喜滋滋地说。

看着他的样子,刘玉清终究还是忍不住一口:“小流氓!”

“玉清嫂子,你可别这么说,我可是很纯洁的。”叶小天一本正经地说。

“呸,信你才怪!”刘玉清嗔道。

嘴是这么说,但她却是带着他一起,假装进山采药。

刘玉清倒真是知道山里的一些隐秘的地方,当叶小天看到她带去的地方时,顿时就举起了大拇指,说道:“嫂子,你真行啊,这个地方不但隐秘,还无比安全呢,野猪都上不一来!”

“哼,你还怀疑我的话啊?”刘玉清娇嗔道。

“没有没有。”叶小天摇头说,这个地方可真是安全又隐秘,谁能想到,在一棵大树上会有一个地方可以进一个山洞,而且山洞的口又正好让树挡住视线?

其实本来就没有什么人进到这里来的,更不用说现在是热天了,只有刘玉清这种采药人才会这么干,而整个吴家村,干这一行的也就她一个了。

“咦,里面好干爽啊!”叶小天打量了一下,惊讶地说。

“当然了,我经常到这里休息的,当然要弄得干爽一点了。”刘玉清得意地说。

“厉害啊,还放了防毒物的药草,嫂子,你可真有经验啊!”叶小天说道。

刘玉清更加得意了,不过想到马上要发生的事,顿时脸就红了,小声说:“还是快点开始吧,别整得太晚回去了。”

叶小天点了点头,说道:“行啊,那就马上开始吧!”

看着他那灼灼的眼神,刘玉清脸红起来,啐道:“你这小流氓看什么看,还不转过身去?”

“呃……好吧,其实我是纯洁的。”叶小天吞了一下口水,讪讪说着,却还是转过身去了。

刘玉清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照说自己都是一介妇人了,什么没见过,怎么会比一个男孩子更害羞呢?

她迟疑了一会,还是将身上的衣服脱下来了,只留下里面的贴身衣服,然后羞涩地说:“好了,你可以转身了。”

叶小天几乎是瞬间就转过了身来,眼睛看着她,却发现她用手捂着那最重要的位置,而且还是有贴身衣物的,顿时有点失望了起来。

不过,本来这就是不需要脱里面的贴身衣服的,所以他也不好说什么,怔了一会后,才说:“玉清嫂子,你这身材真好啊!”

“臭小子,你别说了,嫂子都要羞死了!”刘玉清嗔道。

“好吧,那嫂子你先躺下吧,我帮你扎针。”叶小天讪讪说道。

刘玉清迟疑着躺了下去,地上有她之前就铺好的草,一点也不用担心会弄脏身子。

“手拿开一点,要放松身子,别紧张,你一紧张,我就扎不进去了。”叶小天叮嘱道。

刘玉清终究还是让自己平静了下来,也想通了,别说叶小天是给自己治病,就算是他真对自己动手动脚,那也认了!

再说了,他不对自己动手动脚,自己还想反过来泡他呢,谁让这臭小子让自己动心了呢?

等她将手拿开了,叶小天便看到了她那傲人的身材,虽然有贴身衣服挡了不少,但是依然能看出那两只灯泡有多么的大,让叶小天的心跳一下子加剧了。

“不许乱看!”刘玉清感受到他那灼人的目光,顿时脸更红了,嗔道。

叶小天咽了一下口水,厚着脸皮说:“嫂子,你这身材真是没得说的,太棒了!”

“你……麻溜的动手,别墨迹了!”刘玉清有点无语了,这臭小子最近嘴滑了起来啊!

书评(485)

我要评论
  • ,马上&就抬头

    一时心慌之下,他没注意到脚下游过一条蛇来,一脚踩上去,蛇受惊,马上就抬头咬住了他的小腿。

  • 叶小天&呆呆在

    叶小天呆呆在看着这一幕限制级大戏,激动之下,脚下踢到了一个东西,发出了一声响来。

  • 周围陌&生阴暗

    当叶小天幽幽醒来后,看着周围陌生阴暗的环境,以为自己到了地府,一时间居然有了一种悲哀的情绪。

  • 后面传&来吴大

    后面传来吴大刚的怒吼声,叶小天更慌了,如果被吴大刚发现,那自己家以后在这里更加难混下去了!

  • ,脚链&透了,

    就在他“咚”的一声掉入潭水之时,脚链也让他的血泡透了,闪起了一阵白光,然后叶小天整个人在掉进潭水里之后,也消失不见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